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百四十八章 陷入回忆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沈迪了解完傅沅熙的情况之后,皱着眉头有了,心里想着可千万不能有什么事啊!怎么那么傻不知道躲开的,要冲到最前面也不注意自己的安全。

    容天行看着沈迪离开的背影,想起曾经就是这个女人告诉自己,医生是一个伟大的职业,并且告诉自己,血并不可怕,还棒自己客服了困难,也让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方向,从来没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见。

    以前总是渴望见面,希望见了之后能够骄傲的告诉她,“我再也不怕血了,而且成为了你心目中想成为的人,怎么样还不错吧!”

    可是这些都没来的及说,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并且很喜欢从她的态度,从她的神情就可以看出来,果然自己还是来晚了。

    假如自己能够早几年出现,那么结局是不是就不一样了,或许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只可惜自己没有早点出现。

    当年她就像个天使一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将我漫无目的的人生找到方向,现在依然能想起当初她那甜美的笑容,好像能感染一切,就是因为她人生才定下目标。

    当年自己还是个小孩,果然孩童时候的记忆总是最美好,自己因为生病总是会住院,而每次住院最头疼的就是打针抽血,只要见到血每次都会晕过去,或者脸色发白,呼吸不顺。

    大人最头疼也是这个,医生也是,医生总是会说:“就没见过这么怕血的小孩,自己的血有什么好怕的,每次都跟要命一样,连我们现在都怕给你打针了。”

    每次只要一到时间抽血,就会躲起来,家人还有医生都会找好久,但是有一次躲的远就没有找到,结果一路走最后在一个杂物堆放间看到了小时候的沈迪,当时我走过去的时候,她一把把我拽过来。

    然后堵住我的嘴,对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我点了点头,过了好一会,她才问我:“你是谁啊!怎么会到这里来,刚才不好意思啊!我在躲那些人因为我不想让他们找到我。”

    我对她说:“我怕血,不想抽血,就躲那些医生,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这来了。”

    她一听我怕血,就在那里笑,当时我看着她开心的笑容,一时也忘记了抽血的可怕,她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诉我:“血有什么好怕的,你看它红红的从我们的身体里就出来多么坚强,所以你不应该害怕它的。”

    当时我听完她的话觉得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这些,突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觉得一切都变得那么微不足道,好像点开了一扇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发现的门。

    好奇怪这种感觉,一会她又说:“我觉得医生是个很神奇的存在,就像是救世主,你看那些生命垂危的人,还有那些受伤的人,都是医生治好的,难道不神奇吗?他们就好像会魔法的仙子,只要施展魔法就能解救那些人。”

    当时我听完这些是很震惊的,那些医生确实很伟大,可是如果自己将来做了医生,是不是在她心里也是像仙子一样的存在呢!

    当时小小的心里已经下定决心,做一个救人的仙子,解救那些被疾病困扰的人们,当初做这个决定是一瞬间的事,只为她那一句“医生是个很神奇的存在。”而自己想做那个神奇的存在。

    后来回到病房,抽血打针什么的都不会害怕了,好像就是沈迪治愈了自己的心病,让自己没有了困扰,也有了动力,当时给我抽血的医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个小孩不怕血了,每次都很平静的面对抽血,打针。

    后来我去过很多次那个杂物间的楼道还有病房,都没有找到沈迪的踪迹,有很长一段时间觉得非常失落,但是也有了方向。

    只要自己能做医生,并且是很出色的医生,那将来一定还能遇见她,那个笑的很阳光的女孩,给自己方向的那个女孩。

    如今他在有了新的对象,是不是就代表自己和她没有可能了,为什么每次都那么残酷明明遇到了结果她却有了新的对象。

    也许他已经忘了曾经一起说过的话,忘了告诉自己医生是很神奇的存在这件事,看她为那个男人担忧,两人应该关系不浅。

    而且她脸上的表情,还有她着急的做的事,都能证明她确实喜欢那个男人,并且已经喜欢了很久只是自己不肯承认而已。

    容天行懊恼的捂住了头,怪自己没有早点出现,错过了沈迪,错过了自己认为的真爱,想着自己拥有的两个人的儿时回忆,真的是很后悔。

    如今要放走她总觉得舍不得,但是没办法,勉强这件事自己做不了,勉强不爱的人爱自己,那怎么可以,何况自己不愿意看着她难受,看着她不开心,虽然她可能不爱自己,但是只要能陪在她身边也是很知足了。

    虽然两个人的话题有可能是另一个男人,到总好过两个人没有交集,说不倒话好,上天总是这样,在对你好的同时,会给你另一个打击。

    可能是让你暂时分离,也有可能是永远分离,而现在至少她还在身边每天还能看到她的微笑,她的身影,以及她说话的方式。

    容天行感觉她的什么都是美好的,在他的眼里沈迪就是这样,拥有一切自己想象中女朋友具备的条件,就算是缺点也是美好的。

    容天行觉得自己可能是中了沈迪的毒了,不然怎么别的女人在自己眼里根本就是很平常,而沈迪就不一样,甘愿为她做一切。

    包括现在这样每天告诉她另一个男人的情况,就算是病人家属不愿意,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但是一旦看到她的脸就没有办法,控制不住。

    忍不住想像她靠近,果然自己是中了她的毒,而且这种毒无药可救,需要自己慢慢调节,也许直到她成为别人的新娘,自己可能也就放下了,不在像现在这样每天都为了她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到来这样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