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百五十四章 不能把汤亲自给他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容天行打来电话说,傅家人离开了,沈迪被欣喜冲昏了头脑,忘记了自己有车,居然挤上了公交。

    医院内,人潮人涌,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福尔马林的气味,那种刺激的味道,真是太让人难受了,医院里面的人,都是人来人往的,还有很多的病人,一起挂号,混合的气味真是太难闻了。

    挂号的还好,主要是那些病殃殃的人,沈迪特意的带了个口罩,拿着汤坐在公交车上车,坐上冰冷的座位,看着外面的场景。

    此时的沈迪,心里真的很是烦躁,烦躁的不想看什么,因为,如果不见到沅熙的话,就麻烦了,毕竟她亲手为他做的鸡汤,如果凉了,就不好吃了。

    习惯是很可怕的,没有傅沅熙的日子,沈迪觉得是那么的难熬。

    简直是步步微艰,但是沅熙的家人死活不让她见到沅熙,这就很麻烦了,闻着鸡汤的味道,沈迪的思绪没有那么凌乱和烦躁了。

    那日沅熙被歹徒重伤的情形,历历在目,鲜红的鲜血,看的心惊,虽然,她是特工但是沅熙那么多血,心里还是心惊,心里也是难受的很。

    毕竟沅熙不仅帮过她,也还是她的爱人未来伴侣,不管怎么说,他们的关系是有着剪不断的关系。

    沈迪看着窗外,不仅想起了容天行,自己和他是认识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他似乎有一种排斥,这对于一个人的感情并不是很奇怪,但是容天形给她的感是那样的奇怪,似乎当他深邃的眼眸看着自己的时候,有一种被触电的感觉。

    沈迪摇摇头,把自己胡乱的思绪甩掉,现在的她只担心,沅熙,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过的还好吗,伤口怎么样了。

    那天,容天行告诉自己,沅熙的状况还好,那他现在的情况一定也不错吧沈迪想着,这个时候车身颠了一下,差点把沈迪手里的汤给颠掉。

    这个时候,一声嘈杂的声音传来,是一个挂号大妈,跟一个女子吵了起来,那个女子比较年轻,手牵着一个孩子,孩子坐在座位上。

    眼睛怯怯的看着那个大妈,还有泪水在打转,那个女子指着大的鼻子大骂到:“你让我女儿给你让座,她还是一个小孩子呢,你还不害臊啊”

    “哼!你这女人怎么这样,尊老不知道啊!”

    “给你这么不要脸的人让座,尊什么老!”

    周围是一片劝和的声音,嘈杂无比,沈迪皱着眉头,今日应该开车来的,真是的谁知道做个公交车事情竟然这么多。

    因为争吵的事情,车上的人,目光纷纷投向争吵的人,沈迪感觉心更烦了烦,口干舌燥,正好公交车到了站点,沈迪走了出去。

    面对着火辣辣的太阳,沈迪眯起了眼睛,袖子外面的胳膊,被晒得火辣辣的热,似乎下一秒就能熟透似的。

    因为实在太热,沈迪去了小卖店买了一瓶水,先是喝了几口,看了看发现这里离医院也是不怎么远,那就走着过去吧。

    走着去了医院,每走一步都感觉地上是一个锅炉,烤的脚疼,终于走到了医院,一进去阴暗的视线让沈迪一阵的不适应。

    都有些眩晕,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然后走到进了医院,走到沅熙的病房前,门外布满了保镖,沈迪知道,她是进不去了。

    她熬了很多次汤,凉了又热,热了又凉,汤被熬了多少次了,她自己都不记得了,沈迪继续敲门,门被打开了,还是沅熙的家人把沈迪赶了出去。

    看着和刚才一模一样的,场景和情形,沈迪暗暗无语,下了楼坐在一个长椅上,医院的味道还是那么都刺鼻,看着周围咳嗽的病人,还有一些挂号的病人,浓浓的西药中药味道,沈迪已经提不起,什么厌恶的情绪了。

    干脆就是干坐着,这个时候,沈迪都身边坐着一个人,一边坐下还一边咳嗽,看着沈迪手里的鸡汤,说到:“小姑娘啊又来送鸡汤啊,是不是你那男朋友不喜欢你啊,我跟你说啊,感情的事情强求不来,何不找个更好的。”

    那个大叔一直在教育着沈迪,时不时的灌输着心灵鸡汤,茶毒着沈迪,沈迪被那人給墨迹的实烦透了。

    “大叔你要是灌输心灵鸡汤请去别的地方,找别的人去,灌输我不需要。”

    沈迪都声音很大一时间,医院的所有人看着,沈迪那个大叔也是燥红了一张脸,看着沈迪的眼神也是有着愤怒。

    “你这丫头我好心的安慰你你还骂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晃晃悠悠的支撑起病殃殃的身体,就握紧拳头,向着沈迪打来,沈迪也是冷笑一声,这几天憋的火气蹭的一下上来了,这几日受的气,和老是吃着闭门羹的,沈迪,只感觉火气越来越大。

    心想好几天没有,动手了,真是手痒痒,只要不把这个大叔打残了就没事,沈迪一向自以为傲的冷静也是通通的没了。

    就在那个大叔要打向自己都时候,沈迪也是深出了拳头,打向大叔,但是立即就被一只温暖的大手包裹住了,大手很是温暖,同时离鼻子还有一寸的大叔拳头,也是被一个骨节分明的手掌,给包裹住了。

    “小李!大叔的病又犯了快去带下去看看,出事就不好了”

    这声音是容天行,容天行的身后一个女护士,答应了一声,搀扶着大叔下去了,沈迪回过头看向容天行,容天行还是那身白色的白大褂。

    修长的身形,穿上白大褂,别有一番,魅力,深邃都眼瞳看着沈迪的眼睛说到:“这可不像你啊”

    沈迪不说话避开了容天行的眼瞳,不知道为什么,沈迪感觉,容天行的眼瞳,有种别样的感觉,似乎能把你吸进去。

    容天行看着沈迪都样子笑了笑,但看到沈迪手里,的鸡汤时,脸色阴沉了一下,但是立马恢复原样。

    “又来给他送鸡汤?”

    沈迪点点头,说到:“是啊,不过又被赶出来了!”沈迪看着容天行,眼睛亮了亮,想到既然自己送不进去,就让容天行送吧,她就不信沅熙的家里人,还不收。

    “容天行你帮我个忙吧”

    “什么忙?”

    “帮我把这个鸡汤给沅熙。”沈迪就把鸡汤送到了,容天形的怀里,容天行可能沈迪的小眼神,没办法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