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百五十六章 自责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傅母忍不住又开口了:“你那个什么破鸡汤,也要拿来给我儿子喝,你以为这样我们就会喜欢你吗?你以为这样就能补偿我儿子吗?少做白日梦了。”

    “可你儿子也喝了鸡汤,而且,我何时说过让你们喜欢我了吗?傅夫人,麻烦你不要那么自以为是,你们喜不喜欢我,都对我的生活没影响。”沈迪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傅沅熙的父亲怕再在这医院待下去,明天他们就要上新闻了,也不管傅母挣扎得有多激烈,硬是把她扯着离开了医院。

    没有了傅父傅母,沈迪感觉周围空气都没那么压抑了,围观的人也都渐渐散去。

    沈迪很难想象的是,明明傅沅熙人还可以,怎么会有那么不可理喻的父母。

    “你干什么?我非要回去好好教训沈迪那个臭丫头!她把沅熙害成那样,我这么轻易放过她,我都觉得对不起我儿子。”被扯到车前的傅母愤愤不平,还嚷着要回去教训沈迪。

    “你想去教训沈迪,可以,如果你想明天的新闻报纸上都有你,成为一个“大名人”,你尽管去,我绝对不拦你。”傅父松开手。

    傅母一下就没了声音,她只是单纯的想教训一下沈迪,没想自己的名声也搭进去。

    “后果真的会有这么严重?”傅沅熙的母亲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说呢?要是医院里有记者,他们肯定会借此大肆炒作,一旦新闻传开,公司肯定会受到或大或小的影响。”

    傅沅熙的父亲斜了她一眼,然后又接着说道:“抛开这一点不说,容天行肯帮沈迪,就说明了沈迪和容天行关系不一般。你要教训沈迪,你说容天行知道了,会不会帮她?还有,沅熙是真的喜欢沈迪,你看不出来吗?要是让沅熙看到新闻,我们和他的关系又会变僵硬,这就是你所希望的?”

    “我以为沅熙对沈迪只是玩玩而已嘛,我儿子这么优秀,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又不是非沈迪不可。”傅沅熙的母亲嘟嘟囔囔的说道。

    “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那也要沅熙看得上。”

    傅沅熙的母亲一直低着头,看样子是已经知道自己做错了。

    傅沅熙的父亲叹了一口气,然后又说道:“沈迪确实没有什么可惧的地方,但是如果她背后有容天行,那就不一样了。容天行是未来容家的继承人,他背后是整个容家。不该惹的麻烦不要惹,免得引火烧身。”

    “我知道了,但是沈迪那个臭丫头实在是太讨厌了。”提起沈迪,傅沅熙的母亲就一肚子的气。

    活到这种岁数,什么时候有人给她这种气受过?一个个的都是巴结她还来不及,哪敢给她气受?就只有沈迪这个不识好歹的,居然敢这么对她说话?

    “你想教训沈迪,以后有的是机会,不差这一会,你就先忍忍吧。”傅沅熙的父亲安抚到。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傅沅熙的母亲点了点头。

    “要不,你先回医院陪沅熙。”傅父提议道。

    “可以。”傅母立刻就转身回了医院。

    沈迪的余光忽然瞥到傅母又回来了,赶紧躲了起来。

    傅母在去傅沅熙病房的路上,并没有再碰到沈迪,以为她知难而退了。

    等到傅母进了病房,沈迪才出来。

    傅沅熙病房外,沈迪一直站在那里看着傅沅熙。

    “你这么又来了?”容天行看到傅母之后很疑惑。

    “容医生,你应该也有很多事要忙,所以我觉得还是我来照顾沅熙。”傅母解释道。

    “哦,那你来喂沅熙喝鸡汤吧。”容天行把鸡汤递给傅母。

    傅母心里是不愿意的,但是傅沅熙好不容易才吃东西,傅母便没有再过多计较,接过了容天行手里的鸡汤。

    “鸡汤还有吗?”傅母喂傅沅熙喝完了鸡汤,放下手中的碗,问道。

    容天行看了看保温瓶内残余的鸡汤,点了点头,回答道:“还有一些,不过,沅熙还能喝下去吗?”

    “这些鸡汤对沅熙来说,不多。”傅母说道。

    容天行把最后一点鸡汤舀进了碗里,然后递到傅母面前。

    傅母接过鸡汤,喂完傅沅熙之后,然后对容天行说道:“容医生,你也在这里守了沅熙很久了,你就去忙吧,这里我照料就行。”

    “好。”

    “还有这个,就麻烦你了。”傅母把装鸡汤的保温瓶也给了容天行。

    沈迪看见容天行要出来了,为了避免傅母看到自己,她闪身到了门另一边。

    容天行关上门,扭头就看见了沈迪。

    “沅熙把鸡汤都喝完了,你可以放心。”容天行把空着的保温瓶还给了沈迪。

    “我知道。”沈迪一直都在门外看着,傅沅熙喝完了鸡汤,她当然知道。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去忙了。”容天行说道。

    “容医生,傅沅熙他……他怎么样了?恢复的还好吗?”沈迪忽然问道。

    “你自己进去看看不是更好吗?”容天行挑眉,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下次吧。”沈迪眼神有些黯淡。

    容天行没有再卖关子,说道:“沅熙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昏迷不醒,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在你送鸡汤来之前,沅熙还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你去忙吧,我知道了。”沈迪眼神有些黯淡,她早就预料到傅沅熙的情况不会太好,可没想到,这么严重。

    “我觉得你有机会还是去看看沅熙吧,如果你去唤醒他,他醒来的时间会比较短的。”容天行说道。

    “可是我做不到,傅沅熙的父母守着他,我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去接近他,更不用说去唤醒他了。”沈迪摇了摇头。

    “我今天也和沅熙的爸妈提过了,但是他们都不愿意,都认定是你害了沅熙,看来,他们对你的误会有点深。”容天行也颇有感触。

    沈迪自责的说道:“对不起。是我害了他,如果他不来救我,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