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百六十六章 微妙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车子依旧静谧的开在路上,两人之间微妙的关系在车里缓缓流动。

    刚才容绒绒的话突然在沈枫脑中重现,一阵又羞又恼使得沈枫一阵脸红。他努力憋着,只是不想一个冲动把容绒绒踹下车去而造成死亡。

    他也不怕容绒绒死,只不过觉得有点太便宜她,又怕那些人看到容绒绒的尸体又以“男子在外找小三,其妻怀孕只想让男子送去检查,却不料被男子杀害并暴尸马路”而毁了他一世英名。

    于是,这种羞怒在沈枫这里变成了加速,猛然的加快速度让容绒绒身体向后猛地一倾。

    随后,一阵安静后,是容绒绒后怕的咆哮声。

    “我说你这人能不能开慢点啊,你这么着急是要急着投胎啊!”

    沈枫有些得意,耸耸肩一脸无所谓,说,:“你这人是蛔虫吗,咦~真恶心。”

    容绒绒不出所料的被沈枫惹怒,但她也多了一些沉稳,缓缓地说:“看来你也是肚子里的蛔虫啊,连这都知道,哎不对,你眼睛这么好,不会是狗吧。看着挺像的,只不过狗狗中除了你这种狗真是可怜。”

    沈枫怎么也想不到还会有比他还腹黑的人,而且是个女人。他沈枫的一世英名可不能毁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手上。于是,脑子被容绒绒气的有点短路沈枫边开车边嘟囔,说:“小丫头片子,嘴还这么欠,以后准嫁不出去。”

    一听“嫁不出去”四个字,容绒绒刚有点起色的心情瞬间爆棚,这什么人啊,还这么咒别人。

    于是,她也不会觉得炫富了,活像一个小泼妇一样指着开车的沈枫说:“你这个人,你说你叫什么,我去告诉我哥让你混不下去,我嫁不出去?我看你才嫁不出去吧!我长得这么可爱追我的人满满一城,你……哎!你干嘛!”

    沈枫看着路边呼啸而过的树,感叹道,终于到高速公路了,我可不想再听这个丫头说话了。

    而受到惊吓的容绒绒,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双手紧紧握着安全带,长长的睫毛在风里微微颤抖,让沈枫有一瞬间的悸动。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容绒绒就算害怕嘴里还是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声音很小,仔细听才能听得到,她说:“额……我诅咒你永远嫁不出去!永远嫁不出去,也没有人娶你,哎不对,应该是祝你有很多男的追你十八条街,甩也甩不掉!甩也甩不掉……”

    沈枫不听还好,这一听刚好听到了她说的“祝你有很多男的追你十八条街,甩也甩不掉……”,鬼知道他有多讨厌同性恋啊,被这么一诅咒让他脸猛地一黑。

    他淡淡的说:“你给我闭嘴,如果在不闭嘴我就立刻停车然后把你踹下去。巧了我车技好,停车也不会有事。但是你,万一在踹的时候有个意外我还没关车门就飞奔起来,你可就不留全尸了。”

    沈枫说完后容绒绒倒也是听话,立马闭嘴,即便呼吸有点困难也一动不动。只是她长的可爱,动作乖巧,心里却想到了一个特别坏的想法。

    那是小时候哥哥恶整她的时候她学会的,现在想来,那时候的哥哥还被母亲狠狠的训了一番,而自己在一旁看着哥哥想发作在母亲面前却又不敢的样子哈哈大笑。

    想开,也过去也过去了这么久了,那是的他们也就只有五六岁吧。

    很快,他们下了高速公路。

    沈枫还是用很快的速度开,开到一个小区后猛然刹车,车里的一切猛然向前倾斜。

    极速的刹车勾回容绒绒的思绪,她现在可不怕被扔下车了,反正也到了。于是,她狠狠的瞪着沈枫,不满的说:“喂,你不会是神经病吧,一会快点开一会猛地刹车,你要死啊!”

    沈枫却粲然一笑,说:“你不是我‘老婆’吗?我‘老婆’都嫌弃我我不想活了,要不咱们一起殉情吧,多么伟大。”

    容绒绒还是一副看“神经病”的样子,说:“谁是你‘老婆’,你这个人是变态吧,抓着谁就说谁是你‘老婆’啊。要不要脸啊,我跟你说我这一路忍你很久了,要不是因为我没有找到车我怎么可能会让你占一个‘抛弃我的’便宜啊,真的是不要脸,好了我要走了。”说完,欲要开门下车。

    “碰——”车门被上锁,敞篷也不知何时被他关上。

    容绒绒一看出不去,很是愤怒的转过去,而面向的却是放大很多的沈枫。

    容绒绒突然害怕,也许这个人真的是个神经病呢,她的大好年华可不能就此浪费啊。

    她一个弱女子也没学过什么跆拳道啊什么的防身,只能结结巴巴的说:“你……你干嘛?”

    “干嘛?”沈枫邪笑,伸出手,食指与中指之间夹着一个粉嫩嫩的钱包,说:“容小姐,在下沈枫,这是你的粉嫩嫩钱包吧,内附身份证。”

    容绒绒脸一红,连忙结棍钱包,本想说声谢谢,可是这张迟迟没有离开的脸让她有些不悦。她说:“干嘛,还不离开?”

    沈枫又向前了一点,邪魅一笑,说:“之前容小姐不是说我是变态神经病吗,那我就用实际行动告诉容小姐变态神经病在车里会对一个可爱的女人做些什么。”他说完,摁住容绒绒想要反击的手,眼中隐忍的粉色是他故意撒上的色眯眯。

    容绒绒看着越来越近的嘴唇,她承认,这个人长的是不错,嘴巴也很性感很好看,但她也是阅美男无数啊,怎么可能被他迷倒。只是想召唤武器,却不想被他死死摁住手。

    她只好努力让右手回复自由,而这种隐忍般的挣脱却被沈枫看作“还想要”的感觉。

    沈枫收起眼底的鄙夷,说:“你这是想来的意思吗?那好啊,既然你这么渴望,那我们就来吧,大白天的车震也不是不好。”

    容绒绒皱眉,忍不住爆了粗口:“去你妈的,老娘不稀罕你,有本事你放开老娘的手,敢不敢?”

    沈枫微微挑眉,起身离开,其实他早就想离开了,他才不想在这个女人身上多呆一分钟呢。

    沈枫刚要开口说话,嘴里就被塞上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他一皱眉,拿下他口中的东西。接下来是不出所料的一阵脸黑和咆哮。

    “容绒绒你恶不恶心啊!竟然把袜子塞到我的嘴里!你要死啊!不是你随身带着袜子干嘛!不会是脚上的脱下来了吧……呕”

    沈枫一阵干呕,还时不时的用可以杀人的眼神看容绒绒。

    而他却一脸鄙夷,无所谓的说:“反正又不是穿过的袜子,这么激动干嘛。”

    沈枫抬头看她,眼中闪着蓝色的怒火。

    “如果是你你肯定比我还过分!”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像你这样呢!”容绒绒拍着胸脯的说,而“呢”刚一说出口,一只袜球就飞到她嘴里。

    容绒绒拿出来,看看球看看沈枫,淡淡的说:“这是你刚刚嘴里的那个对吧。”

    沈枫也淡淡的说:“不是吧,新的吧。”

    容绒绒拿出一直在手中拿着的袜子,说:“另一只袜子不是个球……”

    “哇!这是你咬过的!!快给我水啊!”

    “你说过你不会比我还过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