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百六十八章 调查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想到徐淼,沈迪就打算找他,毕竟他调查也是有一套,应该会查出点线索吧,于是沈迪准备去找徐淼。

    不过毕竟不能空着手去的,沈迪去买了些水果,然后打车往徐淼的家里干去,车子行驶了一段时间,到了徐淼的家。

    敲敲门,门被打开了,徐淼揉着,惺忪睡眼说到:“谁啊”沈迪也不说话,板着脸看着徐淼,徐淼等了半天,也不见人答话,睁开了眼睛,一看到是沈迪,立马睡意全无,结巴的说到:“原来是沈迪美女啊,快请进”说完还绽开一丝笑容。

    不过那个笑容却似哭一般,沈迪进了屋,她原本以为屋子很乱,不过发现还是挺干净简洁便点点头,说到:“嗯,房间整理的不错,还有这都几点了,还睡太阳都晒屁股了”

    徐淼挠挠头,沈迪把水果放在茶几上,这让徐淼感觉挺惊讶的,略意思所,便说到:“沈迪美女,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沈迪见被拆穿,也不慌张,轻咳了一声便把,地皮的事情,说了一遍,徐淼听后,点点头,沈迪原本就是来找帮忙的,而且还是调查,所以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

    然后留下了琳达的电话,告诉徐淼,说到:“如果还有些不知道的,你可以问问她毕竟,那个时候就是琳达操持的”

    徐淼点点头,说到:“这些事情我虽然,不能保证给你查的清清楚楚,但是我尽我所能,给你查出来,我会量力而为”

    听到徐淼这么说,沈迪也是点点头,没有什么不开心的,毕竟凡事丢量力而为,虽然她的身份比较特殊,但是也不能把人逼死了,徐淼不像别人,夸下海口,说什么一定,会帮你查出来,但是有一个承诺就好。

    一时间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徐淼说到:“你去s市还顺利吗”沈迪的脸色沉了一下,不过还是说到:“还好”

    气氛有些凝固,沈迪又是嘱咐了几句,说着注意安全,便起身就走了,徐淼则是送走了沈迪,开始写一些调查方案。

    沈迪回到了宾馆,给琳达打了个电话,告诉琳达徐淼都事情,琳达表示可以,沈迪犹豫了一下,要来了那个老板的手机号码,想着是不是能在谈谈,拨通了之后,沈迪表明了身份,还有打电话都这次来意。

    通话中,老板的语气不是很好,不过还是道歉自己加都人,打伤了那些工人,沈迪绕过了这些话题,一直在寻问为什么突然放弃合作。

    但是老板,似乎一直在打哑谜,好几次都岔开话题,沈迪想要旁敲侧击,不过那个老板似乎知道沈迪要这么做一样,一直在和沈迪周旋。

    沈迪的心里有一种怒火,谈话中甚至用上了怒呵,结果那老板脾气也很大直接挂断了电话,看着电话,沈迪放下手机,揉着眉心,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要镇定,不过还是觉得窝火,打伤我的人,还不满意起自己来了。

    看来能否,解决这件事情,都得看,徐淼那边的情况了,徐淼那边也是在准备自己的计划,他准备一大早就去探查。

    第二天徐淼穿了个运动服,问明了,那个公司的地址,在公司附近的早餐铺那边,坐下,准备探听一下,八卦这个东西,不止女人爱聊,男人也是一样的。

    早上六点多钟,就有几个白领几个的男女走了进来,点了早餐,徐淼猜想,他们一定会说起公司的一些事情,况且这次的工地,这么大的事情,怎么的也能聊聊,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些线索。

    不过幻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那些人是聊了起来,不过都是一些公司的真八卦,什么谁谁谁和又和那个谁上床了,估计谁谁谁今天螚升职,要么就是谈今天谁谁谁拖业绩了,被上司骂个狗血淋头了。

    而他们一个字,也没有提到工地的事情,直到他们离开,徐淼也没有听到一句有用的,无奈,徐淼只好离开。

    徐淼,打探到秘书的住处,便打算蹲点,到时候真的看到她了,旁敲侧击的一下,蹲了不大一会,秘书果然出来了。

    徐淼立即跳出来,然后喃喃自语,说到:“诶哟真不知道现在的人都是怎么想的,工地火拼”说到这个时候,徐淼特地留意秘书都表情。

    秘书的表情,不对劲了一下徐淼立马走到她的面前说到:“这位女士你觉得你怎么看这些事?”

    秘书说到:“这种事情常有,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听到秘书这话,似乎没有什么奇怪的,徐淼不甘心,又是旁敲侧击的说话,甚至说,一些突然合作就中断了的话语,秘书听了之后面不改色,说的话也很官方,完全没有什么毛病。

    徐淼知道,再问下去说不定就让秘书起疑,只好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这几日,徐淼一直在早餐部,等秘书住址徘徊,甚至去医院问哪些被打伤工人的细节。

    而且还调查来,那个公司和老板,不过什么问题都没有,而且哪些员工,还是公司的一些作息都是很正唱常,工地火拼,似乎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看来是把这个消息封闭了,又过了两日,实在没有什么线索,徐淼給沈迪打了一个电话,沈迪约徐淼在一家饭馆回合。

    两人到了之后,徐淼说到:“这几天一无所获,根本就没有什么异常,我甚至查她都手机通讯记录,都是一些客户,我都调查过礼物,没有什么问题”

    然后把自己这几天经历说了一遍,沈迪皱眉,但是也没有办法,两人吃了一些东西,沈迪让徐淼回去了,自己也是回去了,回去的时候,心里也是有些焦急,这件事真是一点都没有线索啊。

    回到宾馆,徐淼打来电话,说为此恨抱歉没有查到什么,沈迪安慰了一下徐淼表示没有是的,随后挂了电话。

    沈迪知道可能会查不出什么,但是最后听到消息还是有点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