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一醉方休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沈迪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只觉得心累,傅沅熙为救自己受了重伤,住进医院。事件的幕后黑手刚刚浮出水面。傅家人还是不听自己解释,执意不允许自己去见傅沅熙,也不让自己知道傅沅熙的情况。近日,尧城度假村工程又出了问题,明白人都能看出,这件事有蹊跷。所以,现在的沈迪除了要安抚双方住院的多人,还要查出这件事背后的阴谋。一时间,这些难题把沈迪压的喘不过气来。

    由于职业的特殊,沈迪要比同龄的女孩坚强很多,她从做特工以来,遇到的难题也不少。只是这次,事情都赶在了一起,一泼未平,一波又起。这让沈迪有些吃不消。再加上她的急脾气,让她自己走向了抓狂。

    坐在沈迪对面沙发上的徐淼看着眉头紧锁的沈迪,心里不禁泛起一阵心疼。可是又不知怎么安慰她,只能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尽早找出幕后黑手,交给沈迪发落,以泄沈迪心头之气。另一方面,他也心知肚明,沈迪此时的抓狂,也是因为傅沅熙家人对她的的态度。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强,其实男人也是敏感的动物,虽然沈迪没有对傅沅熙的示爱做出回应,也没有答应他的求婚。但是,通过这次的事,沈迪终于知道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她是在乎傅沅熙的,只是可能她碍于自己身份的特殊,不愿意承认罢了。也是,感情这东西,从来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徐淼不禁在心里苦笑,如果那天救下沈迪的是自己多好啊。可是,他也明白,自己是在自欺欺人罢了。人和人之间的缘分都是注定了的,强求不得。徐淼看着正在揉太阳穴的沈迪,也好,既然她一天没有答应傅沅熙,那么,自己就一天不离开她,在她身边保护她。就算有一天,她真的决定和傅沅熙在一起了,他也心甘情愿退出。

    “我们去喝一杯怎么样?”徐淼还在发呆,沈迪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抬起了头,提议到。

    “好啊,愿意奉陪。”徐淼愣了愣,自己原来是不建议沈迪总去喝酒的,女孩子家家在外边喝酒,难免不安全。后来,沈迪嫌自己墨迹,每次喝酒就叫上自己同行。好在二人身手都不错,也没受过什么欺负。

    “还好有你,徐淼,还好有你。”沈迪看着徐淼,真诚的说。

    “和我还客气什么啊,最近事情太多了,你也压抑的太久了,正好今天去发泄一下。让我们一醉方休!”徐淼用尽量轻松的语气笑着说,他是真的打算让沈迪大醉一场,忘了现在的烦恼。

    “蒽,一醉方休。”沈迪回给徐淼一个感激的微笑,但是,徐淼看得出来,她的微笑里透着疲惫。“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换个衣服,我们就出发。”说着沈迪拿着走进了卫生间。徐淼回应了一声“好”就低头看了看手机,等着沈迪。

    “走吧,我好了。”不一会儿,徐淼就听到沈迪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原来是沈迪换好了衣服,准备出发了。徐淼看着沈迪从一件黑色的衣服换成了另一件黑色的衣服。心里暗想:果然沈迪的心情还是很压抑。

    经过一番检查,确定没有落下东西后,二人准备出门了。徐淼给沈迪打开车门,沈迪微笑表示感谢。起初两人在车上都没有说话,徐淼知道她还在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怕她越想越难过,于是,挑起话题。

    “我们还是去老地方?”

    “是啊,老地方。”沈迪对于徐淼提的话题似乎不感兴趣,无精打采的回答道。#)&!

    “你好像和那里的老板很熟悉啊?”徐淼暗自叹了口气,只好开始另一个话题。

    “是啊,老板是个好人,也是个有趣的人。”果然,沈迪提起了兴趣。

    “哦?”徐淼发问,示意沈迪给自己解释一下由什么得来的结论。

    “一个开酒吧的人,却劝客人不要总是喝酒。你说这样的人是不是很有趣啊?”沈迪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竟笑出了声。随后,她又说到:“但是也有人说,她不是夜未央真正的老板,而只是个经理。”

    “那你觉得呢?”正巧遇上了个红灯,徐淼停车,饶有兴趣的看着沈迪问道。$^@^

    “我?我上次问了她,她却只是笑,没有告诉我。我想了想就算了,得出一个结果又能怎么样呢?她是老板我就和她是朋友,她是经理我就再也不理她了么?不会的,所以这不重要,当时只是一时好奇罢了。”沈迪做了个鬼脸,徐淼不觉的看呆了,沈迪本就是个单纯的女孩,她要是能一直这么开心就好了。

    徐淼伸出手想捏一捏沈迪的脸,沈迪下意识的躲了一下,徐淼愣了一下收回了手。车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好在这时红灯过了,车子继续向前开,路不远,没两分钟就到达目的地了。

    两人走进夜未央,顿时就被热闹的气氛感染了,也不在感到尴尬,二人走到吧台,点了很多酒,徐淼想了想没做阻拦。说好了一醉方休,那就让自己陪着沈迪放纵一回吧。

    徐淼问沈迪要不要开个包厢,沈迪摇摇头,指着角落里一个空的位置,怕徐淼听不到,大声的说:“我们去那里坐吧。”徐淼看了看那里,点点头。一般来这里的人都是买醉或者通过跳舞来麻醉自己,那么偏僻的位置似乎就是给他们俩准备的。

    两人坐下,闲聊了几句。“你知道嘛,我刚刚点酒的时候,酒保惊讶的看着我,叫我先少点一些,不够再点。你猜我怎么说?”沈迪眨眨眼,期待着徐淼的回答。

    “蒽……你怎么说?”徐淼假装思考。

    “我说‘你新来的吧?’哈哈哈,他当时脸就红了,旁边的酒保走过来也打趣他说‘迪姐可是老顾客了,你还怕她不给钱啊?’那孩子的脸就更红了。”沈迪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徐淼也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