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百七十五章 人肉沙包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因为被沈迪挠痒痒而笑到筋疲力尽的小混混,此刻瘫坐在吧台。先前三人在吧台起争执时,在场的客人都不敢出声,只是静静的做一个默默的吃瓜群众。

    小混混被沈迪惨揍时,可谓是颜面扫地。如今又被好一番捉弄,更是钻入夹缝里都难以避免被人耻笑。直到沈迪和徐淼玩儿累了,这才放过他。

    说起这小混混,他在社会上混迹这么多年,从小到大,哪里受到过今天这份耻辱?真是丢脸丢到家了。此时此刻,他的脸色阴沉,像是被淋上酱油准备腌制的茄子。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小混混的脸色又由铁青转为通红,眼里满是怒意,气的他直磨牙齿,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你们两个,老子记住你俩了!都他妈给我在这里等着,有本事就别跑,今天的事儿老子跟你们没完!”小混混指住沈迪,又指了指徐淼,继而看向在嘲笑议论他的客人们,“你们,都他妈的笑什么笑,活腻歪了是吧?”

    然而,在场的客人们并没有人在意小混混的威胁,反倒议论的更加强烈了。

    “你们俩,给我等着!”小混混瞪了沈迪和徐淼一眼,恼羞成怒,仓惶而逃。待小混混走后,沈迪和徐淼又在酒吧换了个位置,继续喝酒。

    “你说,这个流氓小痞子还会回来吗?”徐淼抿了一口特调鸡尾酒,看着淡定自如的沈迪,问道。

    “当然会啊。别慌,等一会儿,回来的可就不只有他一个人了。不仅如此,他还会帮我带一堆人肉沙包回来,所以过会儿我就又能活动活动筋骨啦。”沈迪轻笑着回答。

    恢复平静的酒吧里,沈迪坐在吧台前的高凳上,翘着二郎腿,优雅的摇晃着盛有红酒的高脚杯。她的样子十分迷人,曼妙的身姿总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沈迪像伊甸园里诱惑亚当和夏娃,吃下禁果的那条蛇,她的存在,仿佛就是为了诱人犯罪。

    同一时间,小混混开始召集他的爪牙们,但此刻许多兄弟一时半会儿也赶不来。小混混怕他的弟兄还没敢来时,沈迪和徐淼就跑了,如是,便镇不了沈迪和徐淼了,还会丢那么大的面子。于是,小混混只得又临时雇了几个会说狠话的人,先来给他撑场子。

    正如沈迪所料,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那小混混便帮她带着一堆“人肉沙包”回来了。

    “臭娘们儿,就是你打了我大哥?”跟在小混混旁边的染着一头黄发的男人率先开口。

    “是我,怎么了?”沈迪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应声道。#)&!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你他妈挺能耐啊,连我大哥都敢打!”黄毛儿佯装愤怒,语毕,在地上吐了口唾沫。

    “哦,原来这人是你大哥啊。但是,你们大哥冒犯我在先。拜托,能不能讲点道理。”沈迪看着眼前这帮小喽啰,倒也没放在眼里。

    “讲道理?你搞搞清楚,这片儿是我大哥的场子!讲道理是吧,我今儿个就让你知道,我大哥就是道理!”沈迪见黄毛儿激动的样子,话语中句句不离那个被她狂揍后又一番羞辱的小混混,莫名觉得好笑。她想,这黄毛儿看上去像是纹身男的心腹,原来啊,是这么成为“心腹”的,拍马屁的老手了吧。

    “你大哥的场子啊?那我就是来砸场子的,怎么着,你还能做得了你姑奶奶我的主?”沈迪语气中满是不屑,看着黄毛儿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

    “你这臭老娘们故意找茬儿是吧,我他妈……”黄毛儿一边说着,一边佯装想要对沈迪动手。此时小混混突然伸手挡在了黄毛儿面前,黄毛儿还想说些什么,但还是乖乖听小混混的话,在一旁站着。$^@^

    “看到了吧,我这兄弟脾气可不好,识相点儿的,乖乖听老子的话,把老子给伺候好了。就算你能打,可你看清楚了,我们有这么多人。”小混混凑近沈迪,又继续道,“你可给老子想清楚了,你要是肯配合,我可以考虑考虑把你旁边那个小白脸给放了,怎么样?”

    沈迪笑而不语,依旧自顾自的喝着杯中的红酒。

    “臭……臭娘们儿,我大……大哥跟你说……说话呢,你是哑……哑巴了还……还是耳背啊?”一个身材臃肿个头不高的胖男人喊道,只是说话有些结巴。

    “你和那个小白脸今天那么羞辱我,我一定要你们好看!”小混混说话的底气还算充足。

    “谢谢你了,我知道我长得好看,不用你操心要我好看了。”沈迪打趣道。

    “我大……大哥的意……意思是……要教训你,让你吃……吃不了兜着走。”矮胖子说话依旧结结巴巴。

    “少他妈装疯卖傻,你可别后悔!”小混混歇斯底里的大喊。

    “嚷嚷什么,吵死了。”喝了不少酒的沈迪有些困意,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黄毛儿聚集着在现场的弟兄们一起,佯装准备向着沈迪进攻。徐淼感觉情况不妙,正准备出手,却被沈迪给拦住了。

    “对付他们这些小角色,我来就可以了,你无需跟他们动手。”徐淼也是清楚沈迪脾性的,也就默认了沈迪的话。

    沈迪看见,黄毛儿小声附在那个小混混耳边,虽听不详细,却也能听出个大概。黄毛儿用只有他二人听的清楚的声音,对着小混混道,“这份工作无聊死了,我还要回家睡觉呢,你什么时候给钱啊?”

    “放心,事成之后,自然有少不了你的那一份好处,再等一会儿。”其实,黄毛儿和矮胖子两人,便是小混混充场面雇来的人,而他们说的这些话,恰好不偏不倚落到沈迪的耳中。

    “群演可以走了。”沈迪伸了个懒腰,接着道,“哟,为了吓唬我,真是破费了。”

    此刻,小混混带有广场舞大妈色彩的手机铃声,刚好想了起来。电话里,小混混的兄弟们都来得差不多了。沈迪优雅一笑,她真正的“人肉沙包”可算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