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百七十八章 小混混的不服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沈迪肚子里的火发出去后,心情也好了许多。看着被撂倒小混混,走过去一脚将他踩住。小混混觉得自己被一个女人踩在脚下,心里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出声大骂:“你个臭娘们儿,别他妈得意得太久了,刚才是老子没准备好。你丫要是真有本事,就再跟老子打一架。”

    “哦?”沈迪依旧俯视着小混混,细眉一挑,眼神里满是不屑。像这种小喽啰她还不会放在眼里,她可是save第八小组的特级特工,组内出色的暗杀成员。不过,她现在心情还算好,就和他玩玩吧,“那好啊,你要是依旧输了,可别怪我没给你面子。”

    说完,沈迪移开了踩在小混混身上的脚。待小混混站起来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沈迪淡淡的看着他,直到小混混出手,快逼近自己的时候,方才有了动作。

    小混混拾起一块板砖,拿着就跑向沈迪。临近沈迪时,起身一跳,握着板砖的手就向沈迪拍去。就在板砖快砸到沈迪的那一刻,她的蛮腰向后一躺,身子往旁边一侧,完美的躲过了小混混的攻击,真是让人看着心惊肉跳。同时,又不得不佩服沈迪的柔韧力太好,这样的躲避方式,一般只有在电视剧的打斗情节里才会出现,可在现实生活里,真的不算常见。

    小混混扑了空,身子不听使唤的往前栽,还是一连向前走了几步,才慢慢找到平衡,稳了下来。这一招,还算没有输的太难看。沈迪原本可以抓准时机,在小混混身体重心不稳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足以完美的胜过他。可是,沈迪并没有这样做。

    小混混不是不服吗?而沈迪要的,就是要小混混对她心服口服。如果他还不算太笨的话,应该能看出来自己到底有没有输。

    要说这小混混也很是顽强,稳住以后,从手下那里接过了一支铁棍劈向沈迪,她脸上却没有丝毫慌乱。沈迪一把抓住小混混手里的铁棍,抬起脚,对准他就是一记猛踢。小混混还未倒下,又有几个缓过劲儿来的小混混从地上起身,冲了过来。沈迪拳头一握,狠狠打在其中一个小混混脸上,身子微微一侧,左肘撞在另一个小混混脸上。

    与此同时,她双手按在被她左肘猛烈撞击的小混混肩上,整个身体垂直悬在半空中,双脚踢翻了另外几个小混混。

    眼看着被沈迪按住双肩的小混混即将跌倒在地,沈迪眼疾手快,松手抓住了旁边另外一个人的右肩,稳稳落在地面。沈迪一把夺取了一个小混混的铁棍,也不再徒手攻击。

    “他奶奶的,中了邪了,这小妞儿这么能打?本以为刚才她就应该筋疲力尽,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力气,还真是小瞧她了。”见沈迪又一次打趴下自己这么多弟兄,小混混忍不住咒骂。

    “怎么样,还服不服了?”沈迪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注视着小混混,眉毛一挑,脸上尽是得意,似乎还带着些许嘲弄。

    “老子不服!臭娘们儿,你吃兴奋剂了,他妈的这么能打?”小混混用手指着沈迪,破口大骂。

    “哟,还有点儿意思。你和一种生物是亲戚吧?这么顽强,它叫什么来着?”沈迪佯装沉思,继而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对了,叫小强!你还真是继承了它的优良传统啊!”

    “兄弟们,都给我抄家伙!”听完沈迪的话,小混混再一次恼羞成怒,一声怒吼,手下的人都拿好了工具。起初站起来还踉踉跄跄的,待稳住重心后,与方才相比较,看起来也还像那么回事儿。

    小混混又道了句“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老子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沈迪微微一笑。正好,这么多人肉沙包恢复活力了,她又可以好好玩一会儿。小混混依旧贼心不死,想借当下的气势再唬一唬沈迪。

    “怎么样?刚才我和我这帮兄弟都没使出一半的力气,看你是个女人,故意让着你。现在你后悔向老子认个错儿,还来得及。”

    小混混说着就想拍沈迪的肩膀,却被她反手给擒住了,小混混吃痛,“啊”的叫了一声。卧槽,大意了,又栽在这女人手里!纹身男带来的小混混们齐齐紧张起来,七嘴八舌的喊道:“臭娘们儿,快放开我大哥,不然等会儿有你好看的!”

    “是吗?”沈迪轻笑一声,“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让我好看。”

    “你快给我松手!”小混混忍着肩膀的痛意,恶狠狠的大喊。

    “我就不,你能把我怎么样!”纹身男挣扎着,沈迪又加大了些力度,“咔嚓”一响,随之是一道剧烈而销魂的呐喊,一道而来的小混混们都倒吸了口凉气。那骨头摩擦发出的清脆的声音,令在场的小混混们都有了一种自己肩膀疼痛的错觉。

    “快点儿让这疯娘们儿松手啊,疼死老子了。老子这胳膊要是废了,我要你们好看!”小混混已经不敢挣扎了,生怕胳膊再受伤。他吩咐手下,试图让沈迪撒手。

    “你们都他妈还愣在这儿干什么?再墨迹一会儿老子这条胳膊就真断了!”小混混歇斯底里的大喊。

    “嚷嚷什么,吵死了。”喝了不少酒的沈迪有些困意,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得到命令的小混混们一起向沈迪冲过去,就在此时,沈迪松开了小混混,一脚将他踹了出去。小混混们没有料到沈迪会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赶紧向后一退。反应过来,又赶紧去扶失去平衡摔倒在地的小混混,却不知谁又踩到了他的手,痛的连连惨叫。

    “怎么着,服不服?”沈迪一边说,一边挥舞着紧握的拳头。

    “我告诉你,老子可是楚姐的人!你这个疯婆子,把老子打成这样,你就不怕得罪楚姐?”小混混恶狠狠的瞪着沈迪。

    “什么楚姐?我可没听过。”沈迪不知小混混口中的这个“楚姐”是何许人也,却隐隐感觉,这个楚姐一定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