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百九十三章 容绒绒的疑惑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沈迪回到别墅用钥匙打开门,容绒绒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吃着零食好不惬意,容绒绒看到沈迪进来嘴里叼着零食就跑过来:”嫂子,嫂子你可算回来了,我一个人都快闷死了,连个陪我说话的人都没有。”

    沈迪想到刚刚咖啡厅里的尴尬心里有点恼火:“绒绒!我已经说了我不是你的嫂子,以后不要让我听到你叫我嫂子!”

    容绒绒睁大了无辜的眼睛,撇撇嘴,:“嫂子,你吓到人家家了,呜呜呜……”

    沈迪忽视容绒绒接下来的卖萌耍乖径直走向了洗澡间,容绒绒也只能无聊的继续窝在沙发上吃零食看电视剧,沈迪躺在鱼缸里,氤氲的水气浸得沈迪的脸蛋红红的,她闭上眼睛开启了按摩,疲惫的沈迪渐渐的进入了梦想,梦里沈迪穿上了洁白的婚纱,躺在花的海洋里,微风拂面吹来了阵阵花香,沈迪高兴的追逐花间的蝴蝶,开心的笑着,很远很远的方向一个模糊的身影穿着整齐的黑色的礼服,慢慢的向她走来,他轻轻的呼唤:“迪迪。迪迪…”

    沈迪飞奔的想他跑去,扰乱了这重叠的花海,层层向地面扑去,可是身影忽然就消失了,花海也不见了,一阵阵拥挤的人群把沈迪推向不知名的方向,沈迪焦急的叫喊:“傅沅熙!傅沅熙!”

    这边的容绒绒听到浴室的呼喊蹬蹬蹬的跑去,在门外叫喊:“嫂子!嫂子!”沈迪这才惊醒,发现原来仅仅是一场梦,深深的呼了口气,本打算对外面的容绒绒说没事,不用担心,可是只听嗵的一声巨响浴室的门开了,而容绒绒手持大棒,像一个正义凛然的大英雄一样持挺挺的站在了沈迪的鱼缸前,沈迪惊吓的瞪大眼睛”容绒绒!你干嘛?”

    容绒绒谄媚的歪着脖子摆着小手:“嫂子,不好意思,我以为你被水淹着了。”容绒绒的回答更是惊掉了沈迪的下巴:“容绒绒!你是猪么?洗澡能淹着??”容绒绒的目光却瞟向了沈迪一丝不挂的身躯,眼睛大大的放着巨烈的光芒,”嫂子你的身材好好哦!“

    沈迪连忙拉过浴巾盖上自己,并愤怒的把容绒绒赶出了浴室,容绒绒纳闷的哼了一声,“都是女人,怕什么!”沈迪彻底的被容绒绒搞坏了心情,加上刚才的梦,沈迪心里莫名胡烦躁。她在心里说,也不知道医院里的傅沅熙怎么样了,自己却能看他,也不能照顾他。

    沈迪穿了件比较保守的睡衣走出浴室,可是容绒绒阴魂不散的忽然跳出来,吓了沈迪一大跳,沈迪不悦的说:“容绒绒你干嘛!会吓死人的。”

    容绒绒死皮赖脸的凑上来,“嫂子,你的身材真是太好了!”沈迪看贼一样的看了她一眼,不觉后背冷飕飕的。容绒绒不死心的凑上来:“尤其是胸!”

    沈迪不自觉地攥紧了自己的领口,尽管这件睡衣已经包裹的一点也不漏了,融融丝毫感觉也没有胡跟上来接着说:“嫂子你说你这么瘦,怎么就单单胸上就那么有肉?不公平啊,你看你看,你人那么美就算了,连肉都那么会挑地方长。”

    沈迪完全忽视了容绒绒的话语,她已经学会了自动屏蔽这个磨人的小话唠,沈迪一路直奔自己的房间,可是让沈迪万万没想到的是容绒绒竟然一路说着一路跟到了沈迪的房间,容绒绒一个接着一个嫂子的叫着,沈迪心里愤愤的感情终于达到了极限,大声喝止了容绒绒,“你再说一个嫂子我立马把你拎出去!”

    容绒绒总算闭了嘴,可是没有五分钟容绒绒就开始了话唠:“嫂子,你今天……”

    沈迪拎着容绒绒就出了卧室的门,并反锁了房间,可是这会儿的容绒绒不打破沙锅问到底誓不罢休的驾驶又上了,她爬在门上大声的问:“嫂子,今天你到底去了哪里了?”

    “嫂子,你是不是去约会了?”“嫂子,是不是和我哥。”沈迪在房间里一声不吭,任由容绒绒在外边大喊大叫,容绒绒不知疲倦的仍在说:“嫂子,我就知道!肯定是我哥,他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约会接个电话能死啊,挂我电话,哼哼哼。“

    在房间里沉默的沈迪听到这句旋风般的奔到门口,拉开门,拽住容绒绒急问道:”今天下午的电话是你打的?就是两个钟头前的那通电话。”

    容绒绒被沈迪忽然得变化吓呆了,只能轻轻的点了两下头,沈迪雀跃的抱起容绒绒,转了个圈哼着歌转回卧室,笑的笑脸都开了花,容绒绒疑惑的看着沈迪神采飞扬的模样,纳闷的摇摇头,“爱情里的女人真奇怪。不过哥哥找到这样的嫂子我满意呵呵呵!”

    容绒绒在自我确定了沈迪是和容天行约会了一下午的信息后也安心的去看电视了,原来容天行的那个拒接的电话,沈迪一直认为是医院打来的,还自我忖测的认定医院里的傅沅熙有了不好的状况,害得她一直忧心忡忡的担心到现在,竟然还担心的做出了那样的梦,想想这样的自己真的是很好笑,可是她真的真的好担心好想念她的沅熙呀,现在知道自己所有猜想都是多余的,心里不禁悄然的松了一口气,没有就好,大吉大利,沈迪心里默默的祈祷。

    排除了所有的担忧,沈迪竟然觉得肚子里空空的,她走出房间拍拍沙发上对着电视入迷的容绒绒送上笑脸,“不要吃这些垃圾食品了,乖乖等着,我给你做好吃的犒劳犒劳你!”

    容绒绒高兴的手舞足蹈,“谢谢嫂子!”沈迪顿住脚步回头警告的眼神瞪向容绒绒,容绒绒讨好的拍拍自己的嘴:“遵命!”容绒绒纳闷的说:“为什么不许我喊嫂子,你们结婚我迟早要叫的,还有犒劳我?我怎么听不懂呀。“容绒绒拍拍自己的脑袋,”管他呢,万事嘴最大,有好吃的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