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百九十四章 苏醒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医院里,傅沅熙静静的躺在床上,就像沉睡的婴儿,不发出任何的声响,冯蝶望眼欲穿的坐在病床边上,默默的念叨:“孩子啊,你已经睡了这么久了,妈妈有多担心你知道么,你如果不想妈妈难过你就睁开眼睛,看看妈妈。“

    冯蝶默默的擦去眼角的泪花,用带着明晃晃玉镯的手一遍一遍的摩挲着傅沅熙的手背,“都是那个狐狸精害得,孩子,妈妈早就跟你说那个叫沈迪女人不行,看看吧,都是这个死女人,放心吧,孩子妈妈一定不会轻易饶过她的。”

    听到沈迪的名字傅沅熙的眉头渐渐皱出了个小疙瘩,眼睫毛也开始悄悄的煽动,而这些细微的变化冯蝶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咚咚咚咚,病房的门轻轻的响起,冯蝶轻轻地起身走向门外,“太太,沈迪小姐又派人送来了鸡汤。”

    护士小姐又一次为难的对冯蝶说,“倒掉,倒掉!我最见不得这样的脏东西,你们怎么做事的?是听不懂人话么?我已经说过了,那个女人再送来任何东西都全部统统扔掉!”护士小姐匆匆离开,护士a:”看看这沈小姐也真够痴情的,天天送,无奈天天倒,好可惜。”

    护士b:”是呀,是呀,换我可真是做不到。”冯蝶再次回到病房,冯蝶看到傅沅熙瞪着眼睛看着房顶的天花板,眼珠一动不动的沉默着,冯蝶颤抖着走过去,眼泪溢出了眼眶,“醒了,儿子,你终于醒了!”随着冯蝶的大声叫唤,傅父也急急得奔来,看到儿子已经醒来,也不觉老泪盈眶,一直连连的说道:“醒来就好,醒了就好!”冯蝶高兴的吩咐,快点啊,快点打电话告诉林瑶,她故意朝着傅沅熙的方向喊道:“告诉林瑶,不要叫他再为沅熙担心了,已经醒了。”

    而傅沅熙好像没有听到一样,默不作声的直视前方,冯蝶向前探着身子轻声的询问傅沅熙感觉怎么样,肚子饿不饿,他已经吩咐了王嫂煮了鸡汤端过来,傅沅熙摇摇头,他什么也不想喝,更不想说话,冯蝶惊讶的看着儿子,慌慌的,她把傅父拉向一边,伸出手指头指指头,向傅父使使眼色,傅父厌烦的摇摇头,出门去喊医生。

    医生慌慌的跑来,对着傅沅熙一阵折腾,最后下了定论,除了身体虚点精神没有任何问题。冯蝶焦急的上前询问儿子,傅沅熙终于开口:“我没有任何事情,妈,我只是想静静。”

    冯蝶理解的点点头,对众人摆摆手势,示意大家离开,一会儿工夫,病房里就只是剩下了傅沅熙一个人,傅沅熙懊恼的把枕头甩向一边,睁开眼,他最盼望第一眼见到的那个人竟然都不在房间,自己这样昏迷的躺了几天,沈迪他竟然都没在身边么?

    这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爱着的沈迪么?是啊,他早该想到的,沈迪那样的身份,那样的女人怎么可能心软,怎么可能还妄想他在身边不离不弃的陪伴,生死对於她而言已经早就司空见惯的吧,自己强求的爱,终究是骗局,呵呵呵,这一病倒好了,成了感情的炼金师。

    但是让他心痛的是沈迪竟然是这么的不经考验,谁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怕未到伤心处,此时的傅沅熙,脸上的泪痕已经画花了他英俊的脸,冷酷的脸庞因为泪水的点饰而多了几分柔情,傅沅熙不禁想到了那次求婚……

    沈迪那么毫不犹豫的拒绝可能真的是不够爱自己,想想真可悲,自己在自己编制的爱情童话里做梦,现在沈迪一个棒槌就把自己打醒了,醒了也好,不在自欺欺人了,傅沅熙苦苦的笑了。

    冯蝶慢悄悄的进来,她终究还是担心儿子,儿子的情绪好像不正常,她觉得儿子这无端的沉默就像暴风雨前的黑暗,越沉寂,越灰暗,当冯蝶看到儿子脸上的泪痕,心揪得紧紧的,她觉得她怎么也读不懂这个儿子了,曾几何时,多大的痛苦,多大的委屈,还是面对多大的困难都不曾看见儿子流泪,而今天的儿子的眼泪,那么浓,那么痛!

    傅沅熙也注意到了妈妈惊讶的目光,他躲闪着目光的碰触,妈妈贴心的给他掖掖被角,无声的又一次出去了,姗姗赶来的黄林瑶也被冯蝶劝阻在了门外,“怎么样了?阿姨,他现在怎么样了”

    冯蝶:“他刚醒来,身体还比较虚弱,让他好好静养一下,可是黄林瑶哪里会听劝阻,急慌慌的推开了病房的门,扑向傅沅熙关切的问道:“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你知道么你快吓死我了!“

    傅沅熙看着前面的人直接喊道:”滚!“

    黄林瑶怔怔的盯着傅沅熙,委屈的抽泣着,”我关心你也错了么?“

    傅沅熙刚醒来一会头已经很痛了,也没看到沈迪心情本来就不爽说道:”我只是昏迷了,可并没有失意,你做了什么,我可是清清楚楚!不想丢人现眼就马上滚!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冯蝶听到病房里的吵闹声急急的赶来,她轻轻的拍着黄林瑶的背,安慰的说:”他刚刚苏醒,脑子还没晃过神来,你一定不要计较,很快就好了,很快就好了。

    黄林瑶哪里哭着跑出了病房,外面的护士看到这么瞬间发生的一切个个面面相觑,沉默的走开了,病房里的傅沅熙生气的闭上眼睛,因为刚才的剧烈情绪他的伤口又开始作痛,看到黄林瑶的出现让傅沅熙更加想念沈迪,他心里期待着,沈迪推开这扇病房沉重的门,期待沈迪温热的拥抱,期待沈迪独特的体香,闭上眼睛沈迪诱惑的魅资就在眼皮上晃动。

    这让病床上的傅沅熙蠢蠢欲动,傅沅熙恨不得马上飞奔下床跑到沈迪面前质问沈迪,不,应该是跑到沈迪面前诉说思念,他不恨沈迪了,不管怎样,他还是爱她,不管她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