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百章 傅沅熙醒了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却说度假村的事情终于有了一些眉目,沈迪与刘小小听着这个消息高兴地跳了起来,两人忍不住开了香槟庆祝。

    “沈迪,你连日来的辛苦终于有了回报。却不知道那个傅沅熙知不知道,你为了他如此辛苦?”刘小小依旧改不了平日调侃的语气。

    “管他呢。”沈迪淡淡地说,嘴角不经意地扬起。

    刘小小装作若无其事地瞅了她一眼,别过头去。

    虽然是要好的朋友,沈迪突然发现自己不经意间的嘴角上扬,依然有些尴尬。

    “你看我干嘛?”沈迪对着刘小,“难道我比你漂亮吗?”

    沈迪为了摆脱尴尬,嬉皮笑脸地问刘小小。

    “是啊,你脸上都开了花呢,当然比我漂亮。”刘小小毫不客气地回敬。

    这边两人相互调侃,却不料住进第一医院的傅沅熙,此刻在亲人的注视下,手稍稍动了一下。

    “你看,他的手又动了。”他的一位亲人此刻正仔细观察着他。

    本来前几天的时候他的手都动过,此时见了他的样子众人都是心里一喜。

    “快,快去叫主治医生。”另一位亲人几乎语无伦次,催着她旁边的人去把主治医生叫过来。

    她旁边的一位男士,看样子是她的老公。

    “你们好好守着他,我去向主治医生反映情况。”那位男士说着走出了特护病房。

    旁边围观的众人此时都走上前来,有几个争先恐后地握住了他的手。

    另一边,那位男士走出去到了医生办公室门前。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

    男士急急地推门,办公室的门虚掩着,一下子被他打开。

    “医生您好。我是傅沅熙的家属。”男士先礼貌地介绍了自己。

    医生正在查看档案,此进听了他的话稍稍抬起了头。

    “怎么了?你找我有事吗?”医生一边说一边扶了扶眼镜。

    “医生,我想告诉你一个消息。刚才的时候,病人的手动了一下。”男士对医生说道。

    “是吗?”医生不可置信的样子,扬了扬眉。

    “我知道你们家属强烈渴望病人清醒。但是你们不能随便说病人的情况,影响我们医生对病情的判断。”医生说完这句话,依旧低下头看档案。

    这个男士这下子急了。

    “医生,请你相信我。就在刚才的时候,病人的手真的动了一下。并且这不是病人昏迷以后第一次动,前几天的时候也动过一次的。”男士激动地说。

    这次医生听了他的话,动手合上了档案。

    “你说的都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去看看。”医生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

    “是真的,医生。我怎么会欺骗你呢。”男士话音未落,两人一前一后朝病房走去。

    推开门的一瞬间,傅沅熙的周围有许多人。大约是听说傅沅熙的手动了一下,所以此时有很多人来看望他。

    无论结果怎么样,昏迷的病人手动了一下,这都是一个好的预兆。

    也许病人有望苏醒?

    主治医生走进门来,众人自发地退后。让医生能够走到傅沅熙的床前,近距离地观察他。

    医生走上前去,仔细对傅沅熙进行了检查。

    “刚刚家属来说,病人的手动了一下。这是一个好的预兆。我们知道病人之前受了重伤,也许会苏醒,也许会一辈子躺在这里变成植物人。”

    医生说着稍微停顿了一下。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我想告诉你们的是,病人需要安静,需要静养。”

    众人听得医生的话都自发地又后退了一些,有些人已经退到了门边。只留下傅沅熙的至亲在病床周围。

    “你们轮流照顾他。记着,每次照顾他的人不能超过两个。你们尽量和他说一些高兴的事情,虽然病人现在处于昏迷状态,但是兴许对苏醒有帮助。”

    医生交待完这些,出了病房。

    大家仿佛都达成了协议,只有至亲留下,其余的人都先回去了,到家里等消息。

    “他都变成这样了,也不见那个沈迪来看看他。”一位女士抱怨着。

    她旁边的男士立即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医生说了,要说让他开心的事情。你现在这样抱怨沈迪,熙儿知道了是要生气的。”

    女士没有反驳,也没有再说话。

    “你去给他买些吃的吧,如果他醒了不至于挨饿。”男士又吩咐她,“记着,他睡了那么久,醒了也只能吃流食。他最爱吃你做的粥,你去准备吧。”

    女士听了他的话,擦了擦眼泪点头走出了病房。

    男士陪在傅沅熙的旁边和他说话。

    “熙儿,你还记得吗?你从小就心肠好。那次我出差回来,在路上捡到一条流浪狗。当时你只有六岁。”

    “我把那条小狗带回家,准备喂它吃饱了把它送走。但是你却坚决要留下它。后来那条小狗一直陪伴着你成长,直到你十四岁的时候小狗生病了。”

    “小狗走的时候你哭得撕心裂肺。后来我们又领养了一条同样的狗。”男士一边说,一边默默流泪。

    “熙儿,你在这里一躺这么久,想要愁死我们吗?”虽然医生让他们要说使傅沅熙高兴的事情,但他却希望先唤起他的记忆。

    男士陪他说了一会儿话,显得有些疲倦。其实之前傅沅熙躺在这里,他们基本没抱希望他能够苏醒。

    但是见了他的手动了一下,以为他很快就会醒来,却发现不是那样的结果。

    经历了大喜大悲,人难免容易感到疲倦。

    男士伏在傅沅熙的床边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傅沅熙拉着他的手。

    他不是一直昏迷吗?怎么会拉着我的手?男士在梦里想着,便一遍一遍叫着傅沅熙的名字。

    但是梦里,傅沅熙却没有答应他。

    不知道呼喊了多久,男士从梦里醒过来。

    他的第一反应是睁开眼看看傅沅熙,却见傅沅熙的眼睛半眯着。

    难道我还在做梦吗?

    男士又揉了揉眼睛,就见傅沅熙拉住了自己的手。

    “你醒了?”男士惊得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

    没错,傅沅熙的确是醒了,他不是在做梦。

    “你现在需要静养。”男士又把医生的话重复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