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百零二章 得知实情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傅沅熙心里下定了决心,准备在自己出院后就去见沈迪一问究竟,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从不来看自己一次。

    对于沈迪来不来看自己的这个问题,始终是傅沅熙的一个心结,因为至少在他的心里,他们两个人,就算没有爱情,沈迪也至少应该对自己充满了感激之情才对啊,哪样都不能做到这么久都不来看望救命恩人一次吧,傅沅熙实在觉得失望透顶。

    清醒之后,随着时间的一天天过去,傅沅熙的身体也渐渐好转,现在也慢慢几乎也差不多能够下床走路了。

    可能是自从昏迷以来,就一直呆在床上都没有下来的缘故吧,傅沅熙总是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接受再继续这样躺在床上。

    他感觉自己本来就健壮的身子骨虽然没有在上次被那些人打散,但如果继续这样躺下去,他就很有可能因为躺了太久而没有办法正常行走了。

    看着窗外的阳光那么好,傅沅熙竟然觉得自己似乎除了想念沈迪之外也有点怀念这种在天空之下和阳光亲密的接触的温暖的感觉了,同时他也同样怀念外面的空气和外面不断纷纷扰扰的人群。

    不行,傅沅熙觉得自己很有必要现在行动,虽然自己的现在这种情况还没有办法去见沈迪,但是,当下的无聊和乏闷还是可以通过去外面转一圈而解决的。

    其实风景的力量真的很大,我们生活中那些热爱旅行的人,不过是不满意于当下生活的新鲜感而不断的追寻新的刺激而已。

    虽然,傅沅熙对于风景并没有多大的执念,但是每天视野里都重复的人和重复样式,真的让他已经觉得有很大程度上的审美疲劳了。

    傅沅熙披了件外套,准备出去走走来缓解自己在医院的无聊的生活的乏味感。

    ”少爷”傅爸傅妈安排在外面的保镖见傅沅熙出去鞠躬说道。

    ”恩,我出去走走。”

    ”少爷,老爷夫人让我们保护您的安全,以防止像上次这样类似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们必须寸步不离的守在你身边。”

    ”就在这医院里走走能有什么事情发生,你们危机感也太强了点吧,如果我爸我妈问起,你们就说是我让你们这么干的,什么样的后果我自己承担这样行了吧。”傅沅熙对于这种情况有点无语的说道。

    ”还是不行,我们必须履行我们作为保镖的职责。”保镖们仍然顽固不化的坚持着自己的意见。

    ”拜托啊,这里是医院,我只想正常的散散心啊,你们这样跟着,情况会很尴尬的好不好。”

    保镖们一言不发,一股傅沅熙去哪里他们就要跟着傅沅熙去到哪里的架势。

    ”大哥,摆脱你们理解一下不行么?这医院里人来人往,你们紧跟着我,那他们是看我还是干他们自己的事情啊,这样我还能够正常散心么?”

    保镖们觉得,傅沅熙说的话好像还真的是有点儿道理,他们这样以来,傅沅熙肯定是没有办法正常的散心了。所以保镖们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儿,应该是已经找到了解决的方案,保镖们说道:”少爷,那我们可以在安全的距离范围内跟着你,这样就可以不打扰到您散心了。”

    虽然傅沅熙很无语,但是他估计自己如果再不同意的话,看来今天是根本就不用出去了,所以傅沅熙只好让他们保持一段距离跟着自己。

    这样,虽然傅沅熙没有成为医院的焦点,但是跟着他的保镖成功的得到了人民大众的极高的关注度。

    傅沅熙穿过了走廊就在路过前厅准备出去的时候,听到前厅的服务台的护士在讨论关于一个女的为一位重伤昏迷的男士每日看望和送鸡汤的故事。

    傅沅熙反应过来,那不就说的就是自己么,他就站在那里一直听几个护士扎成一堆在不断的讨论着关于他的事情,听完之后,他忍不住内心的喜悦,几乎感觉快要跳了起来。

    其实傅沅熙的心里还是很感谢自己的这次关于散心的决定的,因为如果他没有出来,他也就不能听到这些护士的讨论。听不到护士们的讨论,他也就不知道其实是自己误会了沈迪。

    那一刻,傅沅熙的心里更加的想念沈迪,一想到自己自从从昏迷中醒来的那刻起,沈迪就一直在为自己默默的做着一些事情,即使其中,有自己父母的百般阻拦,她也没有因此而一走了之。反而还找到了容天行,让他来为自己送来补身体的鸡汤。

    傅沅熙的心里涌上了无数的感动因子,他恨不得自己现在就在沈迪身边,这么长时间了,他真的好想认真的抱一抱她,感谢她为自己的付出。

    同时,他高兴的推翻了之前自己关于沈迪不爱自己的言论,虽然现在他还没有依据去判断沈迪对于自己的感情是否如同他对她一样,但至少,他觉得,自从那件事情之后,沈迪对于自己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而这种态度的改变,对于他们的感情而言,无异于是一种强大有力的推动力,至少,情况根本不会像是以前那么糟糕。

    傅沅熙现在的心情是属于那种不用出去散心都可以很好的那种,但是说归说,出去透透气还是很有必要的,而且,以傅沅熙现在的心情状态,出去看什么应该都是美的吧。

    医院里的环境不错,植被覆盖率也很高,大概是因为所有待在这里的病人都同他一样处于一种极度无聊的状态吧。或许换一种说法,其实是因为生活太过百无聊赖,而他们却没有办法去忍受这种生活状态才准备出来在他们能够被允许活动的范围内寻求一些人生除了病房以外的乐趣吧。

    现在的傅沅熙的心是暖的,所以在他的眼里,所看到的一切,几乎都是处于一种无比和谐的状态的,因为知道了沈迪在自己父母不允许的情况下还为他煮鸡汤的事情,他的脸上总是忍不住带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