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百零三章 欣喜若狂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傅沅熙的心里别提多么兴奋,好想这种兴奋感几乎是不管多久时间都消失不去的,但是待在外面的时间已经挺久的了,由于身体正处于恢复期,在外面行走太久,还是会觉得有点累。

    他准备回去病房里休息一会儿,又一次路过那个带给他不断的欣喜的前台,护士们似乎总是津津乐道的百聊不厌的谈论着自己和沈迪的故事,而且他的开心得心情只是有增无减。

    这一次,他依然停留在那里听故事们谈论,直到她们谈完,他上去问道:”我刚才听你们说有个女人她一直送鸡汤来看我,到底是真的还是你们闲来无聊谈着玩的啊?”虽然自己心中难以抑制得开心得美滋滋的,但是他的心里却还是想要得到百分之百肯定无误的答案。

    ”你就是那个病人吧?”眼尖的护士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恩,刚才你们说的到底什么情况啊?”傅沅熙不停的满脸堆笑的追问。

    ”就是我们刚才说的那样啊,就是有一位女士在你苏醒之后几乎天天都来看你,而且还给你带来自己亲手煮的鸡汤让容医生给你带过去呢。”

    傅沅熙听到这里,完全印证了自己的猜想,激动的都快想要把那个给他消息的护士抱了起来,但是考虑到情形不太合适,就只是疯狂雀跃的抱住了那个护士。

    被抱住的护士倒是有点愣住了,心想,这人是不是高兴的怒火攻心了?还是,根本就是没有从生病的状态中正常恢复?嗯嗯,对,这人肯定是傻了。

    但紧接着,随着高兴的兴奋感过去,理智也渐渐淡出脑头,他在想为什么沈迪不选择自己进去送吃的给他,难不成有什么难言之隐?他觉得可能这些八卦的护士们可能会知道些什么。

    于是,傅沅熙问道:”但是她为什么不自己送进去啊?傅沅熙心里有点疑惑,既然沈迪都已经这样对自己,亲自送去岂不是更好?

    ”她也想啊,你看看你那病房里里外外,有哪个人是愿意让她进去的,我们觉得啊,这个问题你还是最好问问你的父母吧。”护士似乎为沈迪感到有点委屈,毕竟她也是为傅沅熙付出了挺多的精力和时间的。

    傅沅熙内心斟酌,从某种程度上,他似乎是能够完全理解他的父母的,毕竟他是他们的儿子,出于对儿子的疼爱,发生这种事情,难免会迁怒于他人。

    但是,又站在沈迪的立场上去考虑,他开始觉得自己的父母是近乎于不通情达理的,他爱沈迪,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自愿为沈迪做的,这又和沈迪有什么关系?越往这边想,傅沅熙心里的气就越不打一处来。

    原来这种兴奋的心情也是极其耗费力气的,傅沅熙这次是真的觉得身体快要透支了,本啦就是大病初愈,很多被打伤的地方几乎都是还没有愈合好的,也难怪像个体力不支的老头用手扶着墙壁。#)&!

    傅沅熙几乎是已经快要软的倒了下去,还好有后面跟着的保镖及时上前把他扶回了自己的病房。

    可能是这些保镖们中的有的人过度担心了,不一会儿,傅家妈妈很快的就赶到了医院。

    可能这世界上的每一处母爱几乎都是差不多的,妈妈总是过多的担忧着孩子,哪怕一点点的触碰,也都担心的要死。

    傅家妈妈满心急切的仔细的从上到下的检查着此时正躺在床上的傅沅熙,傅沅熙就这么任她翻来覆去、摸来摸去的检查。

    ”妈,我没事儿,可能就是今天站太久再加上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就觉得有点体力不支罢了,看把你着急的。”傅沅熙实在是觉得自己的母亲做事有点夸张,自己又不是玻璃,还能一摔就碎不成?$^@^

    ”你这臭小子,都告诉你了,就安心的在医院里养伤,你看你,一天都乱走个什么劲啊。”傅家妈妈似是责怪的语气里藏着对于傅沅熙的满满的宠溺和疼爱感。

    ”拜托,妈,我都已经躺了这么久了,而且闷在这个病房里这么久我都快要感觉自己已经发霉了,不信的话,你闻闻。”傅沅熙一本正经的把自己的手臂蹭了上去。

    ”去你的,就你一天油嘴滑舌。”傅家妈妈用手挡回傅沅熙伸过来的手臂,哭笑不得的说道。

    而后,傅家妈妈的脑海里似乎浮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开始变的严肃,应该是由这次傅沅熙虚弱走不动的事件联想到了上次他为了沈迪不顾一切连自己的命都不要的事情吧。

    应该换做谁谁都会觉得心里会很害怕,那种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浑身血肉模糊,换谁谁都担心。

    ”沅熙啊,妈妈拜托你,能不能以后对自己的身体和生命都多上点儿心啊?你这样,我和你爸爸都会很担心的。”

    傅沅熙知道自己的妈妈究竟在暗示他些什么,于是便故意装作轻松的说道:”好了,您就别担心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活生生的、好好的就在你面前?”

    ”你可别给我装糊涂,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傅家妈妈不依不饶。

    ”妈,我知道,您很担心我的安全,但是您也得清楚的意识到,这件事情其实被救的沈迪并没有什么错,而且我也是心甘情愿的为她做这一切的。”傅沅熙尝试着摒除自己母亲对于沈迪害他差点丢了性命的偏见。

    ”好了,现在咱们就先别谈论这个了,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傅家妈妈似乎是在回避和傅沅熙谈论沈迪的这个问题,她帮助傅沅熙摇下床头,把他放平让他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躺在床上,傅沅熙的脑子里早就已经不是刚才母亲的刻意回避了,他现在,只是满心的沈迪。

    这样看来,傅沅熙还是得好好的去感谢一下那些护士们呢。原来八卦的人,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还是能够带给人一些有用的信息和一些积极的乐观的情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