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百零六章 傅沅熙的担心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自从您出事之后,沈小姐家的工程就出了问题,他们一家为这事忙的焦头烂额,并且老爷和夫人对沈小姐都不搭理,甚至后来还态度恶劣。”阿彪从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人,但是他也知道,傅沅熙想听的到底是什么。

    傅沅熙没有说话,他只是闭着眼,双手紧握,面色苍白,过了一会儿,他开口道:“继续。”他知道,阿彪要说的事,还没有说完。

    “后来沈小姐没有办法,只好自己查工程出事的原因,,结果居然查到了楚乐歌的头上,楚乐歌是楚家的千金,沈小姐招惹了楚乐歌就相当于招惹了楚家,不管沈小姐再怎么有本事,她一个人也不是楚家的对手。如果再调查下去,可能就等不及您出院了。”阿彪知道这个事有多么眼中,可是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依然是波澜不惊的表情和语气,让人擦觉不出他的心情。

    不过,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成为黑社会老大的头号保镖,以及现在傅沅熙最信任的手下。

    沈迪的性子傅沅熙最了解不过,她如果想查清楚一件事,付出再大的牺牲她也愿意。更何况现在是自己家的工程出了问题,如果这件事不查清楚,受到危险可能就是他们一家人。

    傅沅熙听完阿彪的话后就一直保持沉默,阿彪该说的也都说完了,傅沅熙突然觉得自己生病其实给沈迪添了很大的麻烦。工程的事就是自己给他们家的,结果现在出了问题,他自己却躲在医院里,什么忙都帮不上。再加上在他不知情的期间,他的父母不仅不帮助沈迪,还不让她见自己。

    小迪,你究竟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傅沅熙在心里心疼沈迪。

    见傅沅熙不说话,阿彪也只是在一旁静静站着,不多说一句话。俩人就这样在静谧的病房里静静呆着,丝毫不觉得尴尬。

    “出院!”许久,傅沅熙终于开口说话了,语气坚决,让人难以违抗。

    “我去我去找护士。”阿彪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听话,他的声音犹豫了,与他平常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不用,我们直接走。”傅沅熙拦住了阿彪,直接从床上跳下来,对于他来说,对于沈迪,晚一秒都有可能有大危险。

    傅沅熙刚下床,扯动了身上的伤,忍不住“嘶……”了一声,又跌坐在了床上。阿彪看着傅沅熙这个样子,也赶紧走了过来。

    “您的伤还没好,让我去吧。”阿彪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的态度与往常完全不一样。

    傅沅熙笑了笑,丝毫不在意身上的上,站起来,看着阿彪道:“你平常可不是这样啊?你什么时候这么犹豫不决了?以前不是什么都不在意,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吗?”

    显然,傅沅熙也看出了阿彪的不对劲。他现在,可完全没有黑社会的样子。

    阿彪没有再说话,准确的说是不知道再说什么。傅沅熙甩开阿彪想扶着自己的手,他傅沅熙,还没到走路都需要人扶着的软弱的时候。阿彪本来想再说些什么,张了张嘴最终也没再说什么,悬空的手也垂了下来,傅沅熙倔强的时候,说什么都没用。

    傅沅熙担心沈迪,再多一分一秒对他来说都是煎熬,连病号服都没脱就要往外走。

    “我刚刚上来的时候,看见楼下有姥爷和夫人安排的人,应该是监视您,怕您到处跑。”在傅沅熙正准备走出去的时候,阿彪在背后冷冷地说。

    听完阿彪的话,傅沅熙突然想起来,难怪刚才站在窗户旁边的时候,楼下有那么多穿着和阿彪一样的人,原来是父母安排来盯着他的。傅沅熙有点绝望,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你去楼下,引开他们。”对于身经百战的傅沅熙来说,只要他想办到一件事,再大的困难都可以克服,更何况他现在身边还有阿彪这样这么得力的助手,如果这样都不能跑出去,传出去的话该有多丢人。

    阿彪自然是理会傅沅熙的意思的,他一言不发地捡起傅沅熙刚才发火摔在地上的照片,小心翼翼揣进衣兜里,向傅沅熙微微行礼之后就走了出去。

    傅沅熙“嗯”了一声作为回答,然后又走到窗子旁边,看着楼下尽职尽责的黑衣人,他知道他们都是忠心的手下,至少对于傅家是这样。一个负责听话的手下自然会给人好感,但是他们现在监督的是傅沅熙,也就是说,他们是傅沅熙现在的敌人,虽然这都是他的母亲安排的,但是他就是对楼下的黑衣人很讨厌。

    “真是让人很心烦啊。”傅沅熙拉上窗帘,揉了揉太阳穴,忍不住呢喃道。

    “少爷,您别跑!”正在傅沅熙头疼之际,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宁静。傅沅熙疑惑了一阵,随后将窗帘拉开一条小缝隙,他看见十几个黑衣人在人群中追着一个人,事情越闹越大,随后陆陆续续的又有几个黑衣人从大楼里跑了出来,黑压压的一片,这么多人,着实把傅沅熙吓了一跳。

    傅沅熙纳闷他们追赶谁,定眼仔细一看,正在前面跑得那个就是刚刚从他病房里出去的阿彪。

    阿彪的速度一般人可是追不上的,看他们相隔的距离,阿彪应该是放了不少水吧。

    眼看着黑衣人都出来了,围观的人群也越来越多,阿彪不想把事情闹大,打扰到病人的休息,就带着一打的黑衣人跑到路上,正好引开他们,也给了傅沅熙脱身的机会。

    傅沅熙在病房的窗帘后面偷偷观察,看着黑衣人都跟着阿彪跑出去了,那群傻子肯定把他认成自己了。觉得没人看着自己了,傅沅熙估计时机也已经成熟,得意地笑了笑就准备出去。

    “你要去哪?”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被一个熟悉的身影给堵了回来。

    “妈妈,你怎么来了?”傅沅熙惊讶地看着面前雍容高贵的女人,吓得都往后退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