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百二十二章 贼心贼胆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你解释一下啊!你这个女人!喂!我在叫你啊!聋了吗?”黄琳瑶踩着高跟鞋,嗓门不大,却是格外尖细,显得刺耳得紧。在这片汽车喇叭声轰鸣的街道下准确无误的传入了沈迪的耳朵里,让她烦不胜烦,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你跑什么!我问你……”黄琳瑶的声音再次传来,却是被沈迪毫不留情的忽视了。她此时心下格外后悔,怎么徐淼说什么她就听什么。居然还真信了他的,认为这个一点脑子没有的女人会是要害他们的人?

    之后一定要想点法子不让徐淼好过。在心下暗暗决定了,沈迪眼眸猛的暗下来。她道:“你能不能安静点。这可是在公共场合。”蛞噪的女人。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眉头微蹙,沈迪十分不耐的看着黄琳瑶。这大小姐还真是懵懵懂懂不经世事,只知道自顾自的任性,像是天下第一似的。

    难不成所有的大小姐都是这样天真无脑的认为只要她动动嘴皮子,全世界的人都会拜倒的么?这又不是玛丽苏。沈迪眼中嫌弃一闪而过。

    黄琳瑶急停下了脚步,没有想到沈迪会突然停下脚步的她在反应过来之前便踩到了沈迪的脚。快速移开,黄琳瑶也没道歉,只是略带尴尬的移目,理直气壮道:“你这女人怎么又突然停下了?还有,你是不是聋了。我问你话呢!沅熙究竟怎么了?伤的重不重?有没有事啊?”

    你再说下去我就要伤得比他还重了。眉头紧皱,沈迪心中不耐更胜。她眉眼一瞥,见着不远处一批旅行团迎面走来,眼中的暗沉微微一顿,而后便缓和了些许。她便微松了口气,淡然道:“傅沅熙的事你要问他自己。”然后就一猫腰闪进了旅行团中,等那群吵吵嚷嚷的游客过去之后,沈迪也已经不见踪影了。

    黄琳瑶气得跳脚,却也还是无可奈何。站在原地又等了一会,才恨恨的走了。便骂骂咧咧道:“沈迪!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弃的!沅熙早晚有一天会看清你险恶的内心!我才是最配沅熙的女人!”在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这样毫无礼节的破口大骂,若是传出去,她定是免不了被一阵惩罚的。而今她连惩罚都不怕了,定是被沈迪气得不轻。

    到也难怪,毕竟她本是得意洋洋的想看这女人的笑话的,却不想不单没看到,还把沅熙给搭了进去!

    黄琳瑶咬紧牙关,边快步走着,便掏出手机划了几划后道:“你怎么回事!不是说这次保证没有问题吗!怎么还是让沅熙受伤了?!你是不是打算让沅熙废掉?!”

    “稍安勿躁。”对面那边声音清冷,似乎是经过特别处理,比起人声,倒更像是个ai发出的声音。

    黄琳瑶一听她就这样简单的说了四个字,心中怒气更胜,她甚至直接放弃了思考,破口而出大骂道:“什么叫稍安勿躁!你那个所谓的完美计划不仅让沈迪那个女人在我眼前更加活跃的蹦哒,而且还让沅熙躺进了医院!我觉得我有必要思考一下我们的合作是否还可信。我们最好还是见一面吧!明天下午三点,市中心一清咖啡屋见!如果到时候我没见到你,我就将我们的通话录音和聊天记录都给警察!”

    对面那头沉默一会,才缓缓地道出一个字来:“好。”

    现在的黄琳瑶跟条疯狗似的见谁咬谁,若是不答应,保不齐她不会现在就去警察局。虽说她知道声音进过处理的录音是不能作为证据保存的,她并不怕这一点。可再怎么说,也还是有些难办的。虽说用完的棋子应当说扔就扔,可黄琳瑶接下来还有其他事能派的上用场,暂时也不好得罪。

    以静制动才是王道。电话那头的如意算盘打得噼啪响,这边黄琳瑶见她答应,心里也多少平复下来。两人都没有察觉到,那个消失了的沈迪就在黄琳瑶身侧的灌木丛里,将他们俩的对话听了个七七八八。

    眼见着黄琳瑶慢慢走远不见了踪影,沈迪才缓缓站起来,凤眼微眯,有些复杂的看着黄琳瑶消失的那条小道。

    她已然猜到这次的事不是黄琳瑶所为,那女人虽然无时无刻不在希望着她能立刻死掉,却还是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的那一类型。更何况她家里规矩那么严,若真是弄大了事情,保不齐黄老头子会不会为了明报自身把黄琳瑶踢出黄家。

    更何况就她那脑子,根本就不可能想出什么周密的计划来。既然不是她,而徐淼又能查到她,那黄琳瑶背后之人是谁,她多少已经猜到了。

    能把她当木偶似的指挥的人,怕是只有那么两个吧。沈迪拿出手机,边抬脚跨出灌木丛。有些庆幸方才自己在的地方是旅游景区了,不然,保不齐现在的她还在被牛皮糖似的黄琳瑶追着。

    电话打通,沈迪自然也不会客气。她伸手拿下沾在头发上的叶子,边道:“喂,徐淼么?帮我查一下黄琳瑶背后的人。她这几天和谁接触,见过了谁,去过什么店买了什么东西,都要查出来。”

    沈迪一脸轻描淡写的说着,也不管自己给了徐淼找了个多大的难题,只是越说,心中的烦躁越得到平复。也不给徐淼抱怨的机会,马上挂了电话。只剩下徐淼一脸肉痛的拿着手机。无奈道:“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这种难为人的事情下次就不能自己做么……”

    话是这么说,但徐淼还是十分老实的动身调查去了。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再怎么要求他,哪怕是再怎么过分的,他都会努力去完成。

    沈迪有些糟糕的心情在这一通电话之后愉快了起来。她哼哼了两声,微微弯眸。其实根本就不需要这么麻烦的要把黄琳瑶这几天的行踪明细的调查出来,她已经猜出了是谁想要故意整他们,甚至现在立刻就能尾随着黄琳瑶把那家伙逮个正着。她只是单纯的想要让徐淼心里难受而已。

    自己心里难受,她认识的人自然是都别想着好受了。沈迪勾起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