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百二十三章 楚乐歌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再说徐淼也不亏是save第8小组队长,那动作真不是一般的快。不到一天的时间,他就将黄琳瑶这一周去过哪,穿得什么衣服,吃的什么东西,甚至是这一周的开销,和接触过的人的照片,以及通话记录和短信。

    在啧啧称奇的同时,沈迪在那之中找到了她想要的人。黄琳瑶没什么脑子,甚至可以毫不留情的说,她根本就是个傻子。和他们不同,黄琳瑶非常清楚明白的备注了通讯录,再加上她本身就喜欢拍照发微博,隐秘性基本成零。

    “比起任务里的那些目标的资料,这女人的资料简直就是小儿科。闭着眼睛都能调查出来。”见徐淼难得自夸,沈迪轻笑一声,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说了句谢了,便挂断了电话。

    她手中有笔,轻轻点了点资料上的那个女人。沉默了好一会,最终也只能叹一声这女人真是阴魂不散。

    整整一周的时间,和黄琳瑶至少通话了十三次。而且基本都是黄琳瑶单方面打的。虽然声音通过处理,但那人还是小看了黄琳瑶的直觉。毕竟她虽说蠢,但在直觉上,她还是蠢得可爱的。

    至少在这方面上,沈迪微眯了眯眼睛,一双眸瞳流光溢彩好不艳丽。那所谓的神秘人不是别人,正是楚乐歌,一想到又是这个人,心里也是觉得各种缘分啊!

    “被利用了一次还不够,居然还被再次利用了。真不知道该说这女人什么好了。何止是蠢。脑袋都被虫子吃干抹净了吧。”打车去到了昨天黄琳瑶和楚乐歌约好的地方。特地提前一个小时到的沈迪淡然的走进了店里。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温润的笑着,手中拿着托盘,托盘上放着一本菜单。

    沈迪冲他微点了头,也不着急,在店里巡视一圈,便在一盆凤尾竹之后坐下了。“给我一杯手冲,谢谢。”位置终于选定了,她才不温不火的回了那服务生一句。

    “好的,您稍等。”该说不愧是知名咖啡厅,光是服务态度便是绝顶。而沈迪此时在意的也不是这个,而是静静地观察着地形。

    她的位置选择的很微妙,常人很难能发现,而她又正好可以看见大半个咖啡厅。送餐时必定会经过这里,而因为占地面积较大,几乎所有的餐点都会表明座位号。

    沈迪气定神闲的等着,准备看准时机将自己带来的微型窃听器送到黄琳瑶他们那边。而机会总是有的,只要争取的话。

    下午两点四十五分,黄琳瑶挎着小包,踩着一双水色高跟鞋走了进来。她带着墨镜,长发甚至还去染成了米色。若不是沈迪记住了她的大概身形,还真是有些认不出来了。

    服务员上前,两人说了一会后,便见得他微微一鞠躬,上了杯柠檬水。#)&!

    时间还在不断流逝,沈迪安静的看着黄琳瑶的脸色从平静到不耐,淡然的替自己点了几样甜品。

    转眼,便是下午三点。此时并不是高峰期,偌大的咖啡店里没几个人。舒缓的音乐并不能安抚黄琳瑶越发急躁的心,她已经摘下了墨镜,靠在椅背上双手环胸,频频看着手表,表情甚是不耐。

    当秒针又转了一圈之后,咖啡厅的大门被打开。进来的是一个一身素黑的女人。黑色高帽衫、超短裙,长至腿肚的皮靴,大口罩。这样的一身装扮很明显引起了店里寥寥几人的注意。

    “您好,请问需要些什么呢?”

    服务员的眼中浮现出了一股警惕。倒也难怪,对于这样一个一眼看上去像贼似的女孩,是个人都会感到警惕。更何况这女人还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您好?请问您是几个人呢?”见女人没有说话,服务员立刻换了一个问题,轻声而温吞的笑问道。

    女人沉默一会,才抬手指向了黄琳瑶坐着的位置,示意自己是来找她的,便眨了下眼睛,无言的叫服务员让道。

    “是那边吗?我帮您带路。”没有丝毫尴尬,服务员淡定的侧开挡着女人去路的脚,边笑着做了个“请”的动作,把女人带到了黄琳瑶的身边,而后从一边的台上取了本菜单。“请问两位小姐需要些什么呢?”

    黄琳瑶望向女人。最终得来的,只是迷之沉默。好一会,三人处在微妙的气氛之中。服务员笔挺的站着,手拿纸笔,耐心得等待着两人出声。哪怕那本菜单其实根本没有人伸手去翻开。

    好一会,才见黄琳瑶认输一样的叹了口气,直接将菜单本还给服务员,边优雅道:“麻烦了,两杯黑白鸳鸯,一对烤翅,一份薯条。”

    “好的,您稍等。”服务员快速的记录下来,边微一鞠躬,退后一步离开了。

    沈迪张嘴咬下了叉子上的水果,隐在暗处的手微一颤,翻出了一片纸片般薄的半透明物。

    两个桌子离得远,她就算耳力再好,也听不清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而今,也就只有找个机会将这微型窃听器安到她们边上吧。

    “真是有意思。”沈迪轻笑一声,将面前的几盘吃完的糕点碟叠成一摞。边将视线转向了出品台。

    没多少人的咖啡厅此时出品自然是快。不稍一会,就见一位端着托盘出来了。沈迪站起身子,假意要去卫生间,“不慎”撞了一下那服务生。第三次夸赞,被沈迪那样故意撞上的男人并没有丝毫的波动,而是一手托着托盘,一手格外绅士的将沈迪扶直,边道:“您没事吧?”

    “没、没事。对不起啊。”脸色微红,沈迪着急忙慌的爬起来退远,边冲着服务生小哥摆手道,“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对不起啊!对不起,刚刚实在是没注意。”

    服务小哥微微点头,边又温笑的鞠了一躬道:“没事的。”说完后,他才将特意举高的托盘收回到身侧,这才慢慢离开了,沈迪摸了摸自己的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