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百二十四章 身后之谜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再说沈迪,确认了服务员离开之后,她脸上那因为害羞和窘迫的脸蛋立刻恢复如常。甚至还有些阴森冷淡的错觉。凤眼微眯,她就像只热带雨林中看中猎物的毒蛇一般。亲眼确认了服务生放下托盘,一点一点的将托盘中的东西放到桌上,才收回托盘欠身离开的模样。

    一切都如预想的一样,之后能否顺利的如他所想得那样进行下去,就要看运气了。“这步棋,已经将军了。”

    沈迪抬手,举着小叉子在那些糕点上随意肆虐着,将那之上的奶油全部刮干净了,再涂在另一个空掉的盘子上剩下的水果再逐一剔除,最后剩下的,就只是一块坑坑洼洼的“海绵”。

    她从包里翻出无线耳机,边听着黄琳瑶带着些尴尬的僵硬的绕着家常,边将那几个本就已经坑坑洼洼的“海绵”搅得更加稀巴烂。

    终于,那个女人开口了。她全身上下除了腿之外,几乎都是遮得严严实实的,很难想到面罩之下的人曾那么漂亮,又那样的拥有大小姐脾气。

    “我很忙,说重点。”

    变声了!沈迪瞳孔微缩,有些讶异的看向离她最远的那一桌。现在这个年代,变声器自然不是什么难能一见的东西。可毕竟价格不菲,像这样一看就是最高档的东西,定然不是一个家破人亡的遗孤还能买得起的。

    黄琳瑶不屑的哼了一声道:“你装什么装啊,真当我不知道你是谁?楚乐歌。”

    被准确无误的道出了名字,楚乐歌淡然得连眉角都没有挑一下,依旧用着变声器发声。她淡定的用吸管搅了搅面前的黑白鸳鸯,边淡定道:“所以?”

    天知道她有多忙。为了防止自己的计划不出疏漏,她进行了大量的计算和推演。哪里有空陪这个蠢女人玩她自认为的文字游戏?

    黄琳瑶见她没什么反应,心中也是微微一愣,而后只有快速交代了自己叫她出来的目的。

    “也没什么。这次你沅熙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了,可是你下一次的计划不准再出错了!沈迪一定要死!只有她死了,沅熙才能看到我。”

    “我才是,最配沅熙的女人!我才是傅家的大少奶奶!”说到激动处,黄琳瑶甚至直接红了脖子,震得不单再次吸引了大家的频频侧目,更是连地板都明显的震了一下。刺激得沈迪险些把耳机从耳朵里拿出来,边一脸肉痛的捂着嘴给自己按摩一会下颚,边把耳机扔在地上踩碎。

    真是老套的故事情节。那女人难道到现在还以为是她勾引的傅沅熙么?!别开玩笑了,明明出门的时候要打扮得花枝招展,还带着十位数的保镖,每天只顾着游山玩水,逛街购物。

    也难怪会无脑成这样了。毕竟明明有那么多个保镖,随手差遣一两个去把她家底调出来又怎样?把沈迪说成十恶不赦的罪人,然后把她黑成“小三,让她再提不起写字的力度。这可难为了沈迪。她一向老实守法,对着警察从不敢有什么歪想法。就算有警察追求,也应该尽快拜托掉才是。这楚乐歌倒好!不单惹了她,还把她招惹来的条子一并呆到了总部。

    虽然他是做梦都期待着给boss找点麻烦,但这种会把自己扯进去的麻烦,果然还是有多少少能多少吧。

    楚乐歌呵呵一笑,抬手拉下了口罩,边毫不客气的吃起送上来了薯条,边淡声道:“我叫你稍安勿躁了。”

    “又是这个词,我怎么可能稍安勿躁?沈迪那女人多在我面前晃荡一天,我就会多胸闷气短一天。我真是被她气得,白头发都出来了还不止呢!”黄琳瑶听了她的话,更是夸张的抓着自己的头一脸心痛的说着,把沈迪整得一脸茫然。

    之后整整半个小时,她都在听黄琳瑶说自己的坏话。实际上若不是提前知道她说的人是她沈迪的话,沈迪甚至都要以为她说得是什么丧心病狂的在逃犯,每天至少要挨5针镇定剂才能安静下来的可怕存在。

    她默默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心痛的低语了一句:“我不会真的很胖吧?”沈迪把这半小时当笑话听,楚乐歌可就不是了。她听得晕乎乎的一脸茫然。见黄琳瑶终于是停下来了,才微松了口气,带好口罩站起身子。“我很忙。走了。”

    这一走可真是毫不留情,拔腿就要出店。像是黄琳瑶染上了什么可怕的传染病似的。又被黄琳瑶手疾眼快的拉住。“你那么快走做什么。我点了很多东西,你好歹也该吃点才是啊。总不能让我一个人吃完吧?”

    这句话她说得楚楚可怜。像是在和自己的男友撒娇的小女生。而深知她本性的楚乐歌却在这句话的作用下成功变了脸色。淡然的表情变得一阵扭曲,像是生吞下了一千只苍蝇一样的被黄琳瑶强制性的拉回到位子上坐下。

    “……我。”刚想继续用“我很忙”这个理由搪塞黄琳瑶,楚乐歌的双眼微微一厉,立刻向着那些小吃伸出了手。

    “这就对了嘛,要吃完才是。这些东西要是全都我一个人吃完了,指不定今晚要胖几斤呢。”

    黄琳瑶这话可说错了。毕竟楚乐歌的目标可不是那些完全冷掉的小食,而是餐盘。

    周边、碟底,盘上。所有能想到的地方她都摸了一遍,却是空手而归了。这样的结果让她一双秀眼清楚的映出了诧异和疑惑。

    而时刻观察着他们一举一动的沈迪却是微微一笑,有些得意的看着楚乐歌不敢置信的环顾着四周。她当然知道楚乐歌在找什么。无非就是微型窃听器,微型摄像头这一类的东西。这些也确实是有,只是不在餐盘上,而是随着托盘,沾在了桌上。

    新型的窃听器本就薄如芯片,再加上融入了变色龙的因素,更是不容易被发现。而此时楚乐歌的内心被黄琳瑶吵得烦乱不堪根本不可能沉下心来仔细找。见没有发现那些东西之后,自然是拔腿就走,将黄琳瑶扔在了店中。

    之后的几天,黄琳瑶也不下六次的给楚乐歌打电话,要求约见,讨论下一次报复的计划。这更是替沈迪确认了幕后之人正是楚乐歌。

    可这么庞大的计划,其中所需的经费定然不少。作为一个遗孤,哪来的这么多钱?沈迪看向自己用油性笔写出的字,陷入了沉默。她知道,调查还没有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