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百三十一章 容绒绒偷跑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果然是不错!这人肯定是我未来嫂子!哥哥一定喜欢她!”经过再三确认,本还觉得有可能会是误会的容绒绒此时猛的一拍桌子契定道。

    嫂子现在对她态度冷淡,定是那蠢死人的哥哥不懂把握不会追求。再加上嫂子现在又似乎有了男朋友,以她哥哥的个性,定是要忍痛割爱了。

    这可不行,容绒绒皱起眉头思考了起来,就她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哥哥,她还以为他这辈子都会清心寡欲,没想到居然有了个喜欢的女子。关键是这女子也生的俊俏,两人站在一块十分般配。

    这么好的一段姻缘她可不想让他们俩说散就散了。要不然,等容天行再遇上一个喜欢的女人,指不定会不会是八百年以后的事。

    这样一想,容绒绒的表情立刻惊悚起来,她猛的摇了摇头,想要将这个可怕的想法从脑袋里摇出去。

    呸呸呸,她家哥哥才不会孤独终老。

    “决定了,一定要帮哥哥把嫂子的目光转回来!帮哥哥把未来嫂子追到手,是妹妹必须要做的事情!”容绒绒坚定道,刚回去还没几天,她现在便又开始心系嫂子了。

    而她所关心的哥哥,此时正在人民医院里忙得焦头烂额。

    “借过,借过…………请借过一下,谢谢!”一名发生重度车祸的看起来不到二十六岁的患者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正被随行的护士推进手术室,他身上的白色短袖已被自己的血染红一片,他的头部伤口正在不断流血中,护士正用医用毛巾捂着伤口不让伤口继续恶化流血,终于病床穿过走廊进入手术室,“容医生,你终于来了,病人情况不是很乐观。”护士焦急的对刚赶到的穿着手术服戴着手术套的容医生说道。

    “恩,我知道了,你先通知病人家属。”容天行冷静的对焦急的护士说完后就进入到了手术室,不一会儿,病人家属也刻不容缓的匆匆赶到第一人民医院,不一会儿,4小时过去了,病人家属在手术室外焦虑的原地走来走去,终于,手术室灯熄灭了,容天行疲惫的从手术室里出来,病人家属见医生出来忙迎上去问道:“医生,我丈夫怎么样了?”其中一位头梳低马尾,穿着素静的妇女忐忑不安的问道。

    “已经脱离危险期了,再住院观察两星期,如果没有出现恶化情况就可以出院。”容天行疲惫无力的开口道。

    “太好了,谢谢医生,你可真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啊,谢谢,谢谢…………”妇女心怀感激,泪流满面的对容天行说道,还准备在容天行面前拉着10岁小男孩跪下,容天行见妇女准备如此向他行如此大礼,连忙阻止妇女的行为,说道:“别这样,这是我们医生应该做的,快起来!”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说完妇女的丈夫被从手术室推了出来,准备转到普通病房养病,妇女带着孩子随行。容天行因长时间做手术,已经筋疲力尽,身体向他发出疲劳的信号,身靠着墙手按着太阳穴想缓解一下疲劳,一名护士路过见此忙上前扶到,“容医生,你没事吧?”

    “没事,休息一下就好。”容天行回应着护士,护士见此,说道:“哦,是这样啊,那需不需要先回休息室休息一下?”护士担心的问道。容天行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先下班了。”说完容天行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容家。#)&!

    回到容家已经凌晨两点,容家一片黑暗,容家的人早已进入梦乡,会周公去了,容天行把车停好,进入容家,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脱下外套,拿了一套干净睡衣进入浴室,大概十分钟后容天行边用干毛巾擦着自己还滴着水滴的黑色头发,全身只围着一条浴巾就从浴室出来,一会儿,擦干头发躺在床上拉过蚕丝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容天行的冷酷禁欲的脸庞,容天行蹙了蹙眉,眼眸渐渐打开,拿过床头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才早上7点,不带一点的犹豫起床进入浴室洗漱。却是不想,正当他刚刚进入浴室时,他那最宠爱的妹妹容绒绒已经换下了那一身因睡姿不对而把睡衣弄得乱皱不堪的小兔子睡衣,收拾好了行李,扬着灿烂笑容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容家大门。踏上了寻找沈迪的旅途。

    坐上了出发去尧城的大巴,大巴不疾不徐的行驶在前往尧城的路上,可惜,天不随人愿,天空下起了如瀑布般的大雨,突然,“砰……哧……”大巴车前身冒烟了,司机不得不靠边停车,下车查看情况,就在乘客都等的不耐烦的时候,司机上车对乘客们说道:“大家,安静,听我说,车抛锚了,还挺严重的,我会叫拖车,由于我们在这半路上,一时半会儿拖车也不会太快的赶得到这里来拖车,能等得了的乘客就请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待,不能等的,急着去尧城的乘客请随我下车,拦过路的车,当然我也会帮大家拦的,所以大家想想怎么做。”司机说完大家都已准备好怎样做了,容绒绒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待着拖车,大雨依然还在继续下着,看着外面拦过路车的那些乘客们,撑着伞努力的现在路边拦车,十五分钟后,有些乘客陆陆续续的已拦了车继续前往尧城,容绒绒见到其他乘客已经拦到车继续踏往尧城的旅途,她也坐不住了。

    俗话说,人倒霉起来,喝凉白开都塞牙。容绒绒怎么也没有想到她次次去尧城,居然能次次遇上车子抛锚。大雨越来大,完全没有停的趋势,等得实在有些不耐的容绒绒最终还是下了大巴站在路边,学着其他乘客拦车的技巧拦过路车,拦了十分钟,容绒绒依然没有拦到车。

    好不容易看见远处有一辆车向她驶来,结果那司机都没看容绒绒一眼,瞥都没有暼她一眼,都没赏她一个眼神直接从容绒绒面前驶过,容绒绒见此,气急败坏的她在原地破口大骂起来,大家都看着她,一位大妈都被她给逗笑了,向她走来说道:“小姑娘,别骂了,跟这样的人计较不值得,小心气坏了身子,你看你,都没有打把伞就让大雨洗刷你,小心别感冒了,来,我这把伞借给你。”$^@^

    容绒绒看着这位大妈,见她手中只有一把伞,也不好意思就这样直接接过伞,说道:“阿姨,不用了,谢谢你,其实我还不是看不惯这种人,自私自利,只会为自己考虑,才会这样不顾形象的骂他。以后我遇到一个骂一个。”

    大妈一副了然的说道:“哦……是这样啊,你还真是个好人呢,那样的人全世界都有,难不成你也要一个一个的跑到他面前骂他?你也别客气了,来,拿着这伞吧。”容绒绒见此,说:“阿姨,你给我了,你怎么办?要不然这样吧,我们一起遮,这样不就解决了?你说是吧。”

    “好,好……我们一起拦车吧。”大妈仿佛是在对自己的闺女说话一般对容绒绒说道。容绒绒微笑的回应道:“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