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百五十二章 真相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病房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了,刘小小缓缓的走进来,带着满脸的泪水,他一直直的走到了沈迪的身边,敞开手臂抱住还在发呆的沈迪,一句话也不说,只有呜呜的哭声,沈迪被忽如其来的状况惊呆了。第一感觉告诉沈迪,刘小小被人欺负了,沈迪不由想到自己被傅沅熙强暴的画面,哎呀,难不成,沈迪不敢往下想,如果真是,可不能保齐小小也能歪打正着遇见自己对的人,越想越担心,沈迪不由的握紧拳头,真想把那个死男人揪出来暴打一顿。

    可是眼下,他只能拍着小小的肩膀安慰她,给他力量和依靠。

    等到刘小小感动的情绪有所缓解,沈迪开始盘问小小这几天的行踪:“你干什么去了!电话都不接,短信也不回!你让人好担心呀!”

    “我一直在医院,一直在你们身边隐藏。”刘小小擦擦眼泪。

    “潜伏挺深呀!你为什么这样?”沈迪带着批评的口气,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看着刘小小更生气。

    刘小小放声大哭起来,“我对不起你,呜呜呜……”

    “是你做的吗?炸弹的事情!”徐淼问道。

    “尽管不是我做的,可是是因为我的缘故引起的!”刘小小想到这里抹着眼泪说。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沈迪相信不是刘小小做的问道。

    “我接到楚乐歌的电话,说是她知道一个秘密的事情找我谈,可是当时我正在设置炸弹的时间定制系统,我就把我的地址告诉给了楚乐歌。”刘小小回忆道,想起自己那时候也是笨。

    “又是这个害人精,楚乐歌,我一定会让你唱到我的手段!”沈迪咬牙切齿的说道。

    “然后呢?”徐淼冷静的听下面的故事。

    “然后楚乐歌就来找我了。可是我什么也没有答应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炸弹就提前爆炸了,我真得没有在上边动手脚。而且所有的程序都经过严谨的计算和试验过的。”

    “后来我觉得不对劲,就去找了楚乐歌,他这个坏女人告诉我,在我不注意的时候他派人动了我的爆炸控制器。我真得就不该答应见她,都是我,是我差点害死了老大,差点害死了我最最亲爱的姐妹,可是你们还是那么大度的原谅我的所作所为。”

    “傻瓜,这怎么是你的错呢,怪只怪那个楚乐歌太诡计多端了。这个坏女人迟早会有报应的!”

    “可是不管怎么说楚乐歌也是挺可怜的。”刘小小喃喃的说道。

    事已至此,所有的误会都得以澄清,徐淼的病情也完全康复,走出医院的大门,徐淼有种劫后重生的力量。

    徐淼又投入了组织准备开始新的任务,可是却也同时接到了刘小小推出组织的通知,徐淼感到分外意外,他决定亲自探访刘小小,打开心结,也好重新劝回刘小小重新回到集体的怀抱。

    “你真的决定离开大家?可以告诉我原因么?”徐淼坐在刘小小的面前。

    刘小小没有勇气抬头看他“我已经决定了,而且我想开始我的新生活,请你从今后退出我的视线吧?”

    “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徐淼看着刘小小问道。

    “无可奉告,请你走吧。”徐淼从刘小小的嘴巴里敲不出一个有用的信息,只能丧气的回去了。

    沈迪也收到了刘小小退出的消息,沈迪立刻赶去见刘小小。

    可是同样的遭受了闭门羹,刘小小的嘴巴封的死死的掏不出来半点信息。

    既然问不出来,沈迪只能使出了杀手锏。

    酒吧里,沈迪陪着刘小小在舞池里狂乱的扭动着,疯狂的摇晃好像甩出了所有的压力和伤感,刘小小一杯一杯的和沈迪喝着,不知道多少瓶下肚,刘小小醉的不省人事,开始哇哇哇的哭起来,沈迪心疼的搂着刘小小,刘小小嘴里嘟哝着:“我有一个秘密,一个不能说的秘密。”然后倒头呼呼大睡起来。都说酒后吐真言,可是喝醉的刘小小还是没有吐出所谓的秘密,沈迪搀扶着摇摇晃晃的刘小小走出了酒吧的门口。

    一阵风吹来,沈迪感觉自己也是真的醉了,步子都开始摇晃起来,加上不省人事的刘小小,纵使沈迪有七十二般武艺竟也无计可施,沈迪摸到了包里的电话,随手一个电话拨出去。

    十多分钟,傅沅熙的车子就开到了沈迪的面前,沈迪扶起不省人事的刘小小,准备到车里去,可是这会儿的刘小小倔脾气上来了,死撑着双臂就是不要到车里去,边推便喊:“我才不要座这辆车,这辆车不好,我不要坐!”僵持了一会儿,只能无奈的放弃,沈迪陪着刘小小坐在马路牙子上吹风。傅沅熙吃惊的看着两个女人耍酒疯,醉酒的女人真可怕。

    一辆车子在经过他们的时候停下来,徐淼的头从车窗里探出来,“怎么了,这么晚了不会去。”傅沅熙伸手指指两个女人。

    徐淼下了车,刘小小看到徐淼的车子,眯着眼睛走过去,“这个颜色我喜欢”不等招呼就钻了进去。总算解决了一个。

    傅沅熙对徐淼说“麻烦你了,这个酒鬼交给你了。”

    徐淼对着傅沅熙点点头。

    傅沅熙扛起沈迪塞进车里就扬长而去,那姿势潇洒的简直帅呆了。徐淼拉上刘小小也向家里驶去。

    喝醉的刘小小可真不是省油的灯,对着徐淼又哭又闹,醉酒的刘小小勾起了无数的伤心凄凉的回忆。徐淼费了好大的神思终于哄睡了刘小小。

    再去清理了刘小小的衣服,因为刘小小吐在了自己衣服上,徐淼只能给刘小小换上了自己的白衬衫作为刘小小的睡衣。

    清早第一缕阳光洒进卧室,刘小小睁开眼睛,不熟悉的环境让刘小小腾的坐起了身,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白色的男衬衫,刘小小努力回忆着发生了什么,可是已经喝断片的刘小小脑袋里一片空白,直到徐淼走进来,刘小小才不好意思的说:“昨天,麻烦你了。”

    “不能喝以后就少喝点!”徐淼说道,刘小小吐吐舌头冲徐淼做个鬼脸,然后就跑下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