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百五十三章 刘小小的秘密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刘小小穿着大大的衬衫跑下床,徐淼看着小小身子包裹在大大的衬衫下,若隐若现的线条,细细白白的腿踩在质感舒适的木质地板上,这时的刘小小就像是一副极美的画,徐淼看呆了,从来不曾注意过的小丫头,在不知不觉中早就长大了,而且越发的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徐淼早早的备上了早餐。

    刘小小和徐淼坐在宽大的餐桌前用着早餐,没有过多的交流,两人都静谧的享受着这个甜美的早上。

    时间很快,用完了早饭刘小小和徐淼道了别,走出了徐淼的家。徐淼,这个仇人的儿子,却给了自己无限的温暖,刘小小边走边哭。

    刘小小告诫自己:“赶快离开,赶快离开。”

    刘小小不敢回头,她害怕面对徐淼,害怕面对过去可怕的回忆。

    小时候的刘小小有着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她有漂亮的妈妈,温文尔雅的爸爸,他的爸爸是商界的奇才,她记得她的父母很相爱,每到重要的节日里,爸爸就会带着她和妈妈穿的美美的去山上拜佛,那是刘小小最开心的时刻,尽管他什么也不懂,不知道拜佛的目的和缘由。但是能一家人一起出去,一起回来,手拉手,刘小小就觉得特别幸福。

    可是现在每每刘小小回忆起来都感觉的特别心酸,几年前著名的刘家惨案,一夜时间传遍了大街小巷,人人都为之感到惋惜错愕,一场灭顶之灾彻底的摧毁了刘小小的幸福,以后的刘小小经历着炼狱般的人生。

    刘小小擦下脸上的泪,她对自己说,过去的都过去了,幸福也好,悲伤也罢,刘小小要对他们说再见,再也不见。面对往事,刘小小也不是完全没有眷恋,自从来到了这个大家庭,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没有血缘胜过血缘至亲。刘小小包裹在大家浓密的爱里,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可怜,你有的我可能没有,但是我有的你也没有,刘小小总是对自己这样说,她有个像父亲一样的徐淼,严肃,深沉。

    他有一个像姐姐一样的沈迪,爱护,关怀着他,他有着像弟弟一样的林氏兄弟,陪她玩耍,一起成长,相比较别人她觉得自己有更有意义的人生,她喜欢大侠一样的劫富济贫,她喜欢这个家,这个温暖的小集体,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必须离开,离开这里,才能保住这里,他愿意把秘密永远的带走,还给家人幸福继续下去。他总是想着,那个时刻,他的爸爸妈妈拼死的保住了她的生命,一定也像现在的他一样的景况,现在同样的,如果牺牲可以保住他们的幸福生活,她也要牺牲,也要让她的家人们幸福。

    电话铃声响起,刘小小打开,看到是沈迪的电话,她想着,也真的是要好好的和这个最亲的姐姐,道声别,想到要重新过回那种孤苦无依的生活,她的心也是怕怕的,是的她最怕孤独,最害怕一个人的日子,可是显现于以前不同,现在她的脑袋里装满了对家人们满满的回忆,一个人的时候,翻开,品味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刘小小挂了沈迪的电话,打了车向沈迪家里走去,是的,上次的任务,自己的一念之差,差点害死了沈迪,害的老大受伤,而沈迪却始终的站在自己的身边,无理由的坚信自己,这样的姐姐哪里找得到?她很欣慰,遇到了沈迪。现在她才明白沈迪于自己来说是怎样的重要。

    刚刚走进沈迪的家门口,沈迪就小旋风般的飞来,迎接刘小小,拉住刘小小沈迪就急急得问:“为什么?为什么离开,炸弹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都忘记了,而且那根本就不是你的错!”“我对不起你,即使大家都原谅了我,我还是得离开。”沈迪见劝不动刘小小,急的在房间里转圈圈。

    “我知道你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姐,这是我的秘密。”

    “我们可以一起解决,除非你不把我当成你的姐姐”

    “可是这件事情无法解决。你就随我去吧,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

    “我不要你记住!我也不用用怀念的方式去感受你,我要在一起,当我像你的时候,可以一起喝茶,一起诳街,一起做任务!”

    刘小小的眼眶湿润了,她也想这样的情景,可是……

    刘小小决定狠心一把,就这样离开,可是沈迪好像也较了真,她发狠的对刘小:“你这样走了,从此我们就是路人,我会把你从我的记忆里全部抹去一,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刘小小顿住了向前移动的脚步,刘小小的心在滴血,她不能,不能忍受沈迪这样的对待自己,她想把美好的记忆封存在这里,没有半点瑕滋,可是现在看来,她好像走错了,刘小小回过身子,紧紧的抱住了沈迪嚎啕大哭起来,等到恢复了平静的情绪,刘小小徐徐的向沈迪讲述了自己的秘密。

    “其实我是尧城的临城羌城刘家的千金,对的就是惨遭灭门的刘氏,那年的新闻几乎家喻户晓。”

    沈迪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那么……”

    “是的,那天我接到楚乐歌的电话,他给我讲出的秘密,就是关于我的灭族仇人的信息。”

    “那他是?”

    “对,他就是徐淼的父亲”

    “不会吧?!可是楚乐歌的人品你也知道的,他说的话可信么?”

    “是的,开始我也很怀疑。所以我也很怀疑,所以我专门的的跑去搜索了证据,事实是,这真的是事实。”

    沈迪抱住瘦弱的刘小小,尽力的给予安慰,他想在无法用语言安慰受伤的刘小小。

    “这就是你离开的理由?”

    刘小小默认了。

    沈迪说:“你这是逃避!逃避可以解决问题么?你打算逃一生?上辈子的债你不打算让他完结?”

    刘小小无助的看着沈迪:“可是我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对着徐淼,对着杀害我家族的男人的儿子,我可以放弃仇恨,当我还要天天面对仇恨么?”

    沈迪说:“他还不知道吧,让他知道或许会更好。”刘小小点点头,或许这才是从根源解决的最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