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百五十八章 冤家又聚头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小李慌慌张张的拉起风冰坐在走廊的躺椅上,等待叫号,不一会儿,护士喊道:“李翠花,李翠花,李翠花在吗?”

    小李慌乱的举起手来,“到到到,李翠花到!”风冰惊讶的瞪住眼,“你怎么用你的名字给我挂号!而且还这么丑的名字!不要活了!呜呜呜”

    “姐,你忍耐一下,你是名人!用你的名字明天的头条就又加了一条风冰乔妆去医院人流啦…”小李急忙的说道。

    “哈哈哈,想不到你还挺幽默,谢谢你,也想不到你竟然叫翠花呵呵呵。”风冰动情的对小李说,她觉得他平时实在做的很不好,忽视了身边人的存在,小李不等风冰啰嗦完拉起风冰的手推开了主治医生的门。

    风冰愣住了,怒气不由飙升,尽管容天行低着头看着病历本,可风冰毒辣的眼睛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这个人渣,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容天行感受到头顶的怨气和锋利的眼光,慢慢抬起头,瞥见风冰也略微愣了一下,轻轻咳嗽一声掩饰了刚才的尴尬,马上就进入了工作状态,:“名字李翠花?”

    风冰一声不吭,小李在旁边随声附和:“是是是,是的医生”容天行惊呼:“十八岁?你十八岁?”小李连忙说道:“实际二十四岁,身份证上的报小了。”容天行看着上面的年龄还有小李说的话:“要写实际年龄!”

    小李点头说道:“好好下次一定记得。”容天行听到这话说道:“你哪里不舒服?”小李轻轻的指了指身边的风冰,“是她,医生。”

    风冰挺挺胸,也随即点点头。容天行不悦的说:“请患者自己回答问题!”风冰狠狠的瞪了一眼容天行。开始正经的配合治疗,容天行要求风冰拿下口罩围巾和帽子,风冰有些顾忌最终也没有动手,小李在一边解释道:“冰姐是大明星,公共场合露面怕引起轰动,所以请医生您谅解。”

    容天行不耐烦的笑了:“我不认识什么大明星,也不是追星的脑残粉。”风冰更怒了,竟然说冰粉们脑残!是可忍孰不可忍!风冰腾地站起来,大义凛然的拿掉所有武装,“看看看……有什么大不了的!”

    容天行看着即使生气也没有大表情的风冰的脸,眉头紧紧地皱起来,“可有做过什么整形手术?或者面部修复手术?”风冰更怒了!“什么叫做过整形手术?你会不会说话,我这张脸可是正经的原生态!有没有常识?有没有眼光?”风冰气鼓鼓的回驳。

    小李马上出来圆场,场面才算控制下来,容天行不再多话的询问找气受,心想这个女人真是早更了,如果谁娶了她……想想真可怕,容天行不觉得摇摇头。

    容天行凑近身子,仔细的查看风冰脸,用手轻轻的摩挲,这个女人的皮肤像丝绸一样细滑,风冰有些失神,尽管浓浓的眼影和细长的眼线可也遮挡不了风冰本色的靓丽,乌黑的大眼睛呼灵灵的转动着,像一颗亮亮的水晶葡萄,如此的诱人,属于女人独特的体香毫不留情的冲进了容天行的鼻孔,瞬间麻木了容天行清晰的大脑。

    除了沈迪,这是第二个女人闯入容天行的视线,是的自从第二次遇见沈迪,容天行的眼睛里再也容不下第二个女人,可是今天,容天行的小心脏里,又悄悄的蹦进来一个人,那就是风冰,这时的容天行自己都不曾察觉,自己心里的细微的变化。

    容天行仔细的查看了风冰的脸,最后问道:“最近你是不是用冷水洗了头?”

    “冷水洗头?没有啊,哦,想起来了,我昨天晚上洗澡的时候睡着了,然后洗澡水就冷了,我没吹头发就睡觉了,会不会是这个原因呢?”风冰想起昨天的事情就说了出来。

    容天行听完后责备的口气说道:“这点常识都不懂!以后再也不可以这样了,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还有看你现在的身体严重营养不足,严重缺少休息,这样会生大病的!你这是冷气灌入毛孔引起的中风,不要不当回事,不及时治疗很严重的,还会会口眼歪斜!”

    风冰听了容天行的话立刻就乖了,“口眼歪斜好可怕呀!”容天行看到风冰紧张的模样,不再吓唬她说:“现在你的还没有达到那么严重的地步,但是如果你选资继续作践自己,那么那样的后果早晚都会的。”

    风冰调皮的吐吐舌头,冲容天行做个鬼脸,容天行笑了:“我给你配点药,拿回去,按时吃,注意多休息。”

    风冰一个劲的点头,像一个听话的小学生,“去了药房领了药,再回来我告诉你用量和用法。”容天行不知道为什么还叫风冰回来一趟,其实药房都会很细致的交代用法的,可是容天行就是这么忽然出现的想法就脱口而出,风冰出了门,容天行觉得今天自己真是着魔了。

    “他只是个我的一个病员,只是个过客”尽管一遍一遍提醒了自己,容天行的心里还是掠过了一丝丝异样的情感。取了药,药房的护士耐心的解说了怎么服用,可是风冰仍然拿着药向容天行的办公室走去,小李纳闷的跟在后边:“姐,护士已经告诉我们了,你干嘛还要过去?”

    “我忘了。”风冰雀跃的向容天行的办公室走去,完全忘记了被毁容的事情,好像这场病是一场及时雨,“这个男人挺有意思。”

    “姐,你是不是喜欢他了”小李问道。风冰一听这话连忙说道,“瞎说,这么没风度的男人怎么会是我的菜!我只是觉得他还挺有意思的。”

    “好吧,姐,我表示相信你说的话”小李说道,“不许瞎想!”风冰用食指点着小李警告道。小李无辜的举起手:“姐,会不会是你在瞎想?”

    透过窗户风冰看到容天行一本正经的坐在桌前,悄悄走过去,并把药放在了容天行的眼前,风冰假装认真的听完他的叮嘱,正准备离开,容天行忽然站起来说:“留个电话吧,万一有什么不适可以随时和我沟通,这是我的名片,你的电话也可已留给我。”小李对着风冰摇摇头,风冰哪里管的,洋洋洒洒的留下了名字和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