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百六十一章 风冰的心事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一月后,果然就如容天行许诺的,风冰的脸果真就痊愈了。风冰的心里大爽。可是工作狂的风冰却性情大变。小李急不可待的等待风冰的复出,在风冰又一次拒绝了导演的邀约。小李终于再也按耐不住,嘟着嘴“老大,你是不是脸上的毛病转移到大脑了?”

    风冰气恼的瞪了小李一眼,还是不动声色,小李却苦口婆心的劝解到:“姐呀,现在每个明星挤破头的追求曝光率,姐姐你不怕被挤出去了?”风冰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小李只能摇摇头嘟囔道:“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监啊。”

    清闲下来的风冰感觉从来没有过的清爽,可是自从脸完全痊愈之后,容天行就从风冰的世界里消失了,每天风冰对着电话,可是每个电话除了通告就是广告,要吗就是试戏,风冰听不完就急不可待的挂断电话。

    这不一大早,风冰就又坐在电话旁边出神,小李疑惑的看了风冰一眼,悄悄走开了,半个小时后,小李回来,而我们的风冰还在电话旁入迷,小李托着下巴看着灵魂脱壳的风姐,好奇的问道:“姐,你在想谁呢?等谁的电话?你这样都好几天了,就像得了相思病一样的。”听了小李的话,风冰的脸瞬间就红了。“看来被我猜中了,姐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

    风冰也不再闪躲,直接问道:“你说容天行这个人怎么样?”小李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你的心上人是他?!可是你们不是死对头吗?”

    “你就说嘛,他这人怎么样?”风冰问道,小李细数起风冰昔日对容天行的评价:“小心眼,没风度,不绅士,不男人……”

    “停!”风冰吼道。“哪有那么坏?”“姐,这可是你自己说他的,你忘了么?”“有么?我怎么不记得。我现在觉得他挺好的,特别好,嘻嘻嘻。”风冰摸着鼻子说道。

    “可是姐,你说过的容天行不是你的菜。小李不乐意的说道,“而且最主要的会掉粉的!”“你怎么句句都不在调上!”风冰生气的说道。小李严肃的说:“姐,你来真的?”风冰点点头。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小李一握拳头“姐,我支持你!”

    “嘘嘘,保密。”风冰害羞的低着头。“可是姐,喜欢不是要告诉他么?要不你一个人这么单相思,不是苦了自己,而且说不准他也对你有意思哦!”风冰点点头,“说的好像也是那么回事。”

    和小李的一番交心,风冰下定了表白的决心,她决定为自己的幸福搏一搏,尽管有可能会被拒绝,有可能会很丢脸,但不试一试,肯定会留下一辈子的遗憾,风冰不容许自己后悔和遗憾,但是这是风冰第一次对一个男人表白,不免的紧张地手足无措。足足三天的准备,所有拍戏的伎俩和道具都被风冰搜肠刮肚的寻来。

    期待已久的表白终于要得以实施。听取小李的意见,风冰决定把地点设置在山坡上,风冰提前准备了蜡烛,鲜花,还有台词。

    风冰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电话约到了容天行含含糊糊的说道:“我有事情需要你的帮忙,晚上九点,不见不散。”挂了电话,风冰深深的吐一口气,好像完成了一项重要使命。

    小李期待的眼神问道:“怎么样?怎么样?他答应了没有?”风冰睁大无辜的眼睛,“他还没有讲话我就挂掉了。”“哎呀,我的姐呀!”小李叹口气:“那你你也没有告诉他地点咯!”“哎呀,太匆忙,我忘了。”“那你再打一个吧。”“不好吧,我发信息吧”风冰为难的样子看着好可怜。

    晚上八点半,小李就和风冰坚守在根据地,等待打一场完美的胜仗,两个人无聊的数着表针等待着,九点了,风冰的心砰砰砰的跳动的厉害,她抓着小李,轻呼:“要来了,要来了!好紧张啊。心跳好快!”

    “啊,疼,疼。”小李痛的禁不住叫喊起来,“哪有人影?”确定人还没有来,风冰的心稍稍舒了口气,夜色微凉,风冰为了表白穿了套紧身长裙,连外套都没有搭,清凉的山风吹的风冰有点哆嗦,小李变魔术似的掏出了一顶小帐篷,“幸好我想的周到。”小李得意的拍拍手,两个人偎依在小帐篷里说着悄悄话,小李给风冰讲起了她的小山村,她的淳朴的家乡人,她父母朴实的爱情,听得风冰满怀向往。

    风冰幻想着,她和容天行的未来,奴耕婢织足生涯,小桥掩映蒹葭,诵诗书教子无闲暇,奉甘旨萱堂到白发。风冰痴痴的笑了,九点半了,还是不见容天行有踪影,而我们的风冰和小李早已偎依着进入了甜美的梦想,小李梦到了自己衣锦还乡,全村人都为自己鼓掌,自己带着很多很多的钱,带着全村的乡亲们到省城的大酒店吃饭,大家一起举杯,爸爸妈妈也骄傲的夸赞起自己来。

    而风冰的梦到了容天行要亲吻自己,当容天行的脑袋慢慢的靠近,天啊,竟然变成了美味的大蛋糕,好多好多的奶油,还有浓浓的巧克力,风冰的喇哈子都流出来了,风冰用指尖稍稍勾起一块白色的奶油玫瑰,伸出舌头准备舔一舔那粉嫩的花瓣,可是下一秒就被人叫醒了,风冰迷糊的睁开眼却对上容天行细长的丹凤眼,错愕的说不出话来。

    容天行笑了:“你在吃什么呢?口水都流到下巴窝了。”风冰慌忙的捂住嘴巴,尴尬的站起身,“哪有吃什么!”

    小李也醒来了,看到容天行结结巴巴的说:“你怎么才来呀!冰姐准备……”风冰马上就截住了小李下面要表达的话,“我,我,我是阿嚏,阿嚏,阿嚏”连着三个喷嚏喷向容天行。

    容天行瞬间脸上像下了一场濛濛细雨,风冰的鼻子塞塞的“对不起,对不起,我帮你擦擦。”风冰拿着纸巾去擦容天行的脸,瞬间两人哈哈大笑起来,容天行把风冰送回了家,喝了姜汤,身子顿时热乎起来,容天行离开,风冰耷拉着脑袋,“笨死了,好像忘记告白了。”

    可是下一刻门又开了,容天行的脑袋探进来:“我已经收到了。晚安小傻瓜。”风冰好半天才明白过来,高兴的把自己甩在床上,哈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