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百六十六章 赶走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傅沅熙听到黄琳瑶的反对,心中鄙夷不已,反对,你有什么资格反对?以为把冯蝶哄住了,有了黄家千金的身份做靠山,就可以有恃无恐了?也不想想,她除了黄家千金的身份,还有什么?如果没了黄家,她就是一文不值。

    黄琳瑶在这样的情景下,如此咆哮,只会更加让人反感她,刚刚还愧疚的“关心”冯蝶的伤势,把一切责任推到沈迪身上,丝毫不顾沈迪正在为冯蝶处理伤口,而她除了嚣张,什么都不会,还一心想着把给冯蝶治疗的沈迪赶走,自私自利也不过如此了。

    傅沅熙对于这样的人,连看一眼都懒得去看,只觉得厌烦无比,自然也不会同她说什么,不过,傅沅熙的一举一动,比直接的话语更加伤人。黄琳瑶的话,对于傅沅熙来说,就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出,然后,全部身心都放在正在温柔专心的为冯蝶处理伤口的沈迪身上,情人眼里出西施,傅沅熙就觉得,此刻为自己母亲无微不至,不计前嫌照顾的沈迪,身上有股暖暖的,柔柔的味道吸引着自己,让他移不开眼,更不舍得错过她的一举一动。

    傅沅熙此刻心里是幸福的,这样和谐的一幕,如此温馨的一幕,傅沅熙庆幸自己可以遇见沈迪,拥有沈迪,这是上帝给自己最美好的礼物,是自己最珍爱的人儿,想要为她捧上全世界的人儿啊!

    反观,傅沅熙从黄琳瑶到这里,到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所有人都被黄琳瑶的各种吸引过目光,也只有傅沅熙不曾看过她一眼,这怎么让黄琳瑶这个爱了傅沅熙这么多年的人维持理智?怎么让黄琳瑶还有心力去保持昔日的形象?

    这其中最震惊的要属冯蝶了,冯蝶怎么也没有想到昔日如此看好的,自己辛辛苦苦为儿子挑选的门当户对的妻子人选,是如此让自己意想不到的模样,虽然有心理准备,这种娇养的千金多多少少会有些不足,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不足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让自己亲身经历。

    第一次生出一种挫败感,再看看自己儿子落在沈迪身上迷恋、幸福的目光,觉得可能自己看人的眼光真的还不如自己儿子呐!这个黄琳瑶也许,用来没有真正赢过哪怕一抹自己儿子的目光,胜负早早就已经决定。

    这样将现实摆在眼前,可真的不是一般的难受啊!此刻,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黄琳瑶的确比不上沈迪的用心,在摔倒那一刻,沈迪几乎是和傅沅熙一起跑到自己的身边,搀扶起自己,也是她找出医药箱,认认真真的为自己紧急处理伤口,一言不发。

    甚至在黄琳瑶无理的指责时,都淡定非常,这性情的确没得说的,但是,那样不堪的身世,注定是她洗不掉的污点,还有那些势利小心眼的家人,和那样污秽的成长环境,更重要的是她多次让傅沅熙犯险的经历,冯蝶还是无法接受沈迪,一个女人不能给自己的丈夫带来好处,反而还引来危险,这是冯蝶零容忍的事情。

    所以,即使此刻,冯蝶对黄琳瑶很是失望,但是黄琳瑶身后有黄家,依旧是不容小觑的,要留一些余地才行,对沈迪有所改观,但是依旧不能印象她对沈迪的偏见,与反对她与自己儿子往来,只不过,现在是人家在帮助自己,处理手上那些让自己疼的死去活来的玻璃渣,不是能矫情的时刻,所以,冯蝶选择沉默,沉默于现场的一切,只专注自己。

    黄琳瑶见自己的不满与愤怒,就像打在棉花上,都想被丢弃在油锅里,愤懑、仇恨等等不好的情绪不停的翻涌出脑海里,加之傅沅熙的目光只停留在为冯蝶包扎的沈迪身上,偶尔才会转移到冯蝶身上,对自己进门到现在,就像是对待空气一样,比空气还没有意义。

    身为黄家的千金,自己何时受过这等委屈,可是,最近,自己所有的委屈的原因,都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存在,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旁边管家和佣人此刻也不敢大理这个在暴走边缘的黄小姐,都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不去看她。

    黄琳瑶最后也是气急了,脑袋都忍不住产生眩晕感,倒退几步,看着对面很是和谐的一家人的一幕,忍不住,颤抖的抬起一只手,指着前方,具体也不知道指着谁,可能是谁都指,声音嘶哑的说:“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依旧没有人回应,黄琳瑶不甘心,再次说道:“傅哥哥,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啊!我到底哪一点不如那个低等的女人?为什么你看不到我的好?”

    黄琳瑶说什么,傅沅熙都可以没有反应,但是,唯独一点,谁说都不行,那就是不能说沈迪的一点不好,己的女人,自己心疼都来不及,哪里能容忍别人出言不逊?本来,还想让冯蝶看清现实,明白沈迪的好,才留黄琳瑶到现在,至于冯蝶担心的黄琳瑶身后的黄家,傅沅熙还真是不屑、不畏。

    所以,我们的傅沅熙终于有反应了,要爆发了。不过,依旧是连看都不看黄琳瑶,转而对着另一侧的管家开口说道:“傅家什么时候后沦落在谁都可以在这里伤到夫人,可以在这里大吼大叫?”

    虽然傅沅熙声音不打,却让管家猛然一惊,马上反应过来,走到黄琳瑶身边,对着她先是礼貌的说:“黄小姐,今日不便招待,还请你离去吧。”然后半强制的把黄琳瑶送离傅家,不管黄琳瑶怎么挣扎,叫嚣,咒骂就没人打理,男子的力量也不是她一个娇滴滴的千金可以比的,她的声音渐渐消失不见。

    当然,冯蝶很是不赞同傅沅熙这样直接的做法,她还不希望因此和黄家发生隔阂,所以,她想阻止,但是,显然,傅沅熙没有给她机会,不停的问伤口的情况,让冯蝶没有机会求情,直到黄琳瑶的声音彻底听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