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百零四章 医院的等待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茶馆里面依旧还是一团乱。

    大家都在着急的等待着救护车的到来。可是越等待就越着急,这救护车怎么来的这么慢啊?难不成是开车的司机昨晚没有睡好,现在在开车的路上睡着了?

    一时间,大家都在议论纷纷。

    终于在大家等的不耐烦的时候,茶馆外面响起了一阵救护车的声音。大家的目光都一起齐刷刷的看向了外面,眼睛里面散发着光芒,就好比是看到了曙光一样,又或者是看到了雅典娜女神一样。

    这雅典娜女神每次出场的时候,不都是身边围绕着一束束的光亮吗?

    很快,医生护士就从救护车上面下来了,他们各个都穿着白色的衣服,看起来纯洁极了。

    “病人呢,病人呢。”医生着急的问道。

    “在这。”沈迪赶紧回答道,那些医生看到躺在地上的冯碟,赶紧跑过去,向她做了一系列的急救动作,就将她送上了急救车。

    “谁是病人家属?”医生刚一问出口,黄琳瑶和沈迪都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手,于是她们两个都上了救护车。在去医院的路上,沈迪很是紧张,她一直都很担心冯蝶的情况。

    救护车开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早就已经有医生在那准备了,不一会儿,就将冯碟送进了抢救室,之后抢救室的大门就一直紧紧的关着,可是抢救室上面的红灯却是在亮着。

    沈迪着急的等待着结果,对她而言这种等待是最煎熬的,因为这是关乎生命的一个结果,还有什么事情比生命还有重要呢?

    等待好像是我们每个人毕生的必修课程,小时候我们等待上学放学,等待着自己长大,每次考完试,大考小考完,都会等待着考试成绩的结果,等到稍微长大以后,等待着自己今后的生活,就连老了,也在开始慢慢的等待着死亡。

    如此说来,这不是等待,又是什么?

    看见抢救室的大门一直在紧紧的关着,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沈迪更加担心起来。相比较于她的担心,她的紧张,黄琳瑶要轻松的许多,她用嘲讽的语气说道:“哎呀,某人真的是很会演戏啊,弄成这么紧张的样子。”

    “要是论演戏的话,我想我并不如你会演戏吧,我没做的事情,你都能够污蔑到我的身上,还那样理直气壮的样子,你应该是我们当中最会演戏的那个吧。”沈迪也不甘示弱的回击道。

    “你,你别这么嚣张,等下我就和沅熙说,说你做过的哪些事情,你现在也只能嚣张一会,等下有你哭的。”黄琳瑶用恶毒的语气说道。

    “行了,你别说话了,我不想和你吵下去。”脑子已经很乱的沈迪不想继续和黄琳瑶废话下去,她最担心的是冯碟的情况,而不是和黄琳瑶说那些废话。

    要是继续说下去的话,她的心情会变得越来越不好的。

    傅沅熙此时正在来的路上,他开着车子,将车子的档数开到最大,他心里面一刻都等不及了,他必须要赶快赶到医院,把事情给弄清楚,而不是继续待在公司,忙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毕竟工作和沈迪比起来,还是沈迪最重要。

    什么都不如沈迪重要,自从傅沅熙爱上沈迪的那一刻,他就甘愿为了沈迪做一切事情,为了沈迪,他愿意。

    但是开到一半的时候,竟然遇到了堵车,尤其是去往医院的那段路,那段路比较狭窄,可是来来往往的车子又特别的多,遇到堵车也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医院里面每天的人流量是最大的,每天都会有来自这座城市各个地方的人汇聚到此,做着同一件事,就是看病。毕竟人老了,最终的归宿还是要去往这些医院里面。

    好不容易到了医院,找到了车位,傅沅熙就赶紧将车子停了下来,从车子上急匆匆的走了下来,赶往自己要去的地方。待他到了沈迪她们所在的地方,她就看到沈迪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长椅上,脸上却是一副很着急的样子,担忧全部都写在了她的脸上。她的身形看起来有些单薄,一个人看起来有些孤单,这让傅沅熙看到了有些心疼,他的心狠狠的抽紧了,觉得自己要是早点来陪伴沈迪就好了。

    有时候陪伴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不管你说出怎样甜言蜜语的话,但是还是抵不上一个陪伴来的更为踏实。傅沅熙想的就是这种陪伴,他想尽自己最大的力量为沈迪做些什么。

    沈迪完全陷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中,她很是担心,完全没有注意到傅沅熙的到来。,倒是刚吃饭回来的黄琳瑶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傅沅熙的到来。

    她的眼睛立马放出光芒,赶紧跑到傅沅熙的身边,对她说道:“沅熙,你终于来了,你不知道刚刚的那一幕真的是吓死人了,我都害怕极了,还好你终于来了。”

    听到黄琳瑶的声音,以及她听到傅沅熙的名字,沈迪便知道傅沅熙来了,她稍微抬起自己的眸子,朝着说话的方向看了看,就看到了傅沅熙那抹高大又熟悉的身影,还有那熟悉的脸庞,幽深的双眸,她觉得很是委屈,很想在傅沅熙的面前大哭一场,把自己心里面的委屈全部都哭出来,对沈迪而言,傅沅熙就是她的精神支柱。

    可是理智告诉她,黄琳瑶还在这里,她们之间还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自己绝对不能在傅沅熙的面前失态,只能够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将自己那些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给生生的憋了回去。

    她表面装的很镇定,但是傅沅熙还是看到了她内心的那些小情绪,知道她现在很难过,他更加感到心疼了。

    黄琳瑶看见两人的眼神,很是不舒服,为了让傅沅熙对沈迪产生误会,她刚准备对傅沅熙说着诬陷沈迪的话,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他们就听到抢救室的门打开了,全部的吸引力和注意力都转移到了抢救室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