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百零五章 昏迷不醒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抢救室的大门一打开,戴着手术服的医生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大家都赶紧跑到医生的面前,黄琳瑶现在表现的特别的积极,她抢先在医生的面前,用很着急很担忧的语气说道:“医生,里面的女士怎么样了?有没有生命危险啊?”

    “现在她已经暂时脱离了危险,但是现在依旧还在昏迷当中,我们已经将她转到了病房,你们待会可以去看看她,只不过她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份安静的环境,你们到时候注意注意。”医生说着。

    “谢谢医生,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黄琳瑶听到医生说出的这些话,立马表现出一副很放心的样子。

    沈迪听到这个消息也终于放下心来,这之前的所有担心也终于能够让自己不再紧张了,傅沅熙情不自禁的拍了拍沈迪的肩膀,说道:“没事了,你就不要担心了。”

    沈迪感受到了傅沅熙传来的关心,虚弱的点点头,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她知道即使自己不说一句话,傅沅熙都会懂。可是他们如此深情的画面被一旁的黄琳瑶全部都看在了自己的眼里面。

    她看到这样的画面,心里面很是不舒服,自己喜欢的人却在别的女人面前显露出他的深情,黄琳瑶分分钟都想要把沈迪给杀了。

    从始至终,她单纯的认为只要没有沈迪,那么傅沅熙就是属于他自己的,可是她想错了,傅沅熙的心始终都没有在她的身上停靠过,她不管多么努力的去做,还是一样不会得到傅沅熙的人的,就连他的人都得不到,就更别说想要得到他的心了。

    她走到傅沅熙的旁边,挽着他的胳膊,以此来打断他们之间的对话,和傅沅熙委屈的说道:“你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真的是太可怕了,我真的怕自己晚上会做噩梦呢。”黄琳瑶一边说着,一边还假惺惺的擦着自己的眼眼睛,沈迪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真的是好笑,刚刚那种表情,现在又这样,真的是一个个活生生的演员啊。

    这演员的名单上要是没有黄琳瑶这个人,可真的是可惜了,沈迪都为她感到可惜。

    这究竟是谁做噩梦啊,沈迪想自己今晚可能要做噩梦了,而不是她黄琳瑶,她只会站在一旁说着污蔑人的风凉话。

    傅沅熙眼睛根本就没有看向黄琳瑶,一点都不关注她,眼睛里面传出来的都是一种很淡漠的味道。黄琳瑶不肯放弃,再说他早就习惯了傅沅熙对自己的那种态度,即使很冷漠,她也愿意一直喜欢傅沅熙。

    “沅熙,你之前在电话里面应该没有听清楚吧,冯碟今天受伤的事情都是沈迪一手策划的,她今天亲手将冯碟给推下楼的。”黄琳瑶继续开始污蔑着沈迪,用手狠狠的指着沈迪,向傅沅熙说道。

    对于黄琳瑶的这种诬陷的话,她早就听腻了,也不想开口解释,她相信自己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做过,不管别人怎么去说,自己就是没有做过,这是一件改变不了的事实。同时她也相信傅沅熙,觉得他会相信自己的。

    傅沅熙也是一直都没有说话,这让黄琳瑶很是着急,她又继续和傅沅熙说道:“沅熙,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我刚刚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都是这个女人做的。”

    傅沅熙觉得这个女人很烦,只能够快速而冷漠绝情的转移话题,说道:“现在冯碟才刚从抢救室出来,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她吧。”

    说完之后,他就和沈迪一起去往冯碟所在的病房。

    看着他们两个人走的背影,黄琳瑶噘着嘴,气的直跺脚,心里面在狠狠的咒骂着沈迪,但是她对于自己的计划,可从来都不会放弃。

    趁着他们去看冯蝶的时候,黄琳瑶偷偷的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拨通了一个人的手机号码。很快电话那端就传来了楚乐歌的声音。

    “喂?怎么样?”楚乐歌用好听的声音说道。

    “我已经按照你帮我想的计划在做了,现在还在进行时,我觉得应该会成功的。”这个对未来太过于自信的黄琳瑶开口说道。

    楚乐歌在电话那边轻轻的笑了出声,和黄琳瑶寒暄了几句话,便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的楚乐歌,一直静静的站着原地,她在心里面祈祷着黄琳瑶的计划能够实现,不仅仅是帮了黄琳瑶的大忙,更重要的是也是她心里面想要看到的结果。她和黄琳瑶一样,都把沈迪视为自己最大的敌人。

    黄琳瑶挂掉了电话,她看着眼前白花花的墙壁,心想自己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放弃,一定要让傅沅熙相信自己所说过的话,一定要好好的对付沈迪,只要让傅沅熙不相信沈迪了,对她产生疑心了,那么一切就好办多了。

    黄琳瑶一边想着一边往冯蝶的病房走去,现在的这个时候,她不想让傅沅熙和沈迪有太多相处的机会。傅沅熙和沈迪两个人早就走进了冯蝶的病房,由于刚出来,再加上医生那样说了,所以冯蝶现在仍是一副昏迷不醒的模样。

    沈迪慢慢的走到了冯蝶的病床前,病床上的冯蝶紧闭着自己的双眼,面色苍白,看起来很是虚弱,怎么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沈迪想要是今天自己不答应黄琳瑶的要求,不出来见她的话,那之后的事情是不是都不会发生。

    自己就不会遇到这么麻烦的事情,冯蝶也不会手上导致昏迷不醒,黄琳瑶也不会说出那些尽是诬陷自己的话,自己现在也不可能站在冯蝶的病床前感到难过,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啊。或许这一切都是命运的使然,是命运要故意这样安排的。

    傅沅熙在沈迪后面默默观察了沈迪许久,停顿了一会儿,脚步不由自主的就迈开来了,朝着前方,朝着沈迪的位置慢慢的,轻轻的走去。

    他走到沈迪的旁边,目光却是放在冯蝶的身上,和最终缓缓开口道:“幸亏这次冯蝶没有出现生命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