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百零六章 诬陷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过了好半天,沈迪才开口说话:“是啊。”

    她觉得有些好笑,自己是应该值得庆幸呢,庆幸冯蝶还没有出事,还是该哭呢,可叹这人性的悲凉。

    这人性有时候复杂的程度是我们难以想象的,看着表面不像是会做那种事情的人,可是做出来的事情却超出我们的预想。沈迪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什么都不想去解释,她现在只想着冯蝶赶快好起来,赶快睁开眼睛。

    傅沅熙看着沈迪的表情,刚想说一些让她不要太担心,照顾好自己的话,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这个黄琳瑶又进来了,傅沅熙只能把没有说出口的话给生生的憋了进去,浑身都不痛快了,这个黄琳瑶真的是很会赶时间啊,偏偏在这个时间点来。

    “你们在说什么呢?”黄琳瑶随时都在保持着警惕性,害怕沈迪这个女人会在傅沅熙跟前说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

    两人都没有说话,显然是不想回答黄琳瑶的问题,可是黄琳瑶哪里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她走到傅沅熙的身边,就小心翼翼的拉着她的手袖,在他身边和他说道:“沅熙,千万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就是杀人凶手,她不像她表面看的那样善良。”

    黄琳瑶在傅沅熙的耳边一直灌输着这样的思想,希望他能够相信自己所说的话,最好是把沈迪痛打一顿,然后和她断绝关系。

    可是黄琳瑶说完之后,傅沅熙并没有开口说话,脸上也是一点表情都没有,这让黄琳瑶很是无奈,但想想是傅沅熙,也就算了。她这一辈子最大的忍耐度全部都在傅沅熙的身上,也只有在谈到傅沅熙的时候,脸上才会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对于傅沅熙,虽然现在她并没有得到他,但是黄琳瑶想自己愿意去等,等多久她都愿意,毕竟现在都已经等待了这么久。

    从小时候开始,当她第一次遇到傅沅熙那一刻开始,她就开始喜欢上了这个男孩,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喜欢上了傅沅熙,一晃还喜欢上了这么多年,这漫长的时光中,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经过了多少的思念,经过了多少感情的考验,她才会把她的那颗心给炼就的如此坚固。

    这种坚固使她对傅沅熙的每一次无情都能够保持继续的热情,并且这种热情从未消减,这是一件多么需要毅力的事情啊,更何况这种喜欢还这么艰难。

    “沅熙,我觉得你还是要慎重考虑考虑,千万不要被坏人蒙蔽了自己的双眼,沈迪她亲手将冯蝶推下楼的那一刻,我可是亲眼看见的。”黄琳瑶见一直都得不到傅沅熙的回应,不免开始着急起来,就又开始在他的旁边着急的说道。

    因为只顾着自己去说了,她就没有注意自己说出来的话有些大声,有些激烈,这让傅沅熙有些不悦,眉头微微皱着。沈迪自然也是这样,黄琳瑶怎么就这么想去喊人啊,这是病房,保持基本的安静她难道不知道吗?难道之前医生的嘱咐她全部都忘记了?

    “你能不能不要在这里说了。”于是沈迪开口和黄琳瑶说道,语气中含着一丝警告和不悦的气味。

    黄琳瑶以为沈迪要开始为自己解释了,要撇清自己的关系了,又开始不顾一切开始说道:“我为什么不能再这说话?我看你就是心虚了,害怕了,害怕你自己做过的那件事,我告诉你,你要为你做过的这件事情负责。”

    沈迪觉得很是无语,她真的不想开口和黄琳瑶废话,她认为黄琳瑶就是一个为了自己所谓的爱情而失去自己理智的女人,为了自己那爱情可以不顾一切,甚至违背了道德的基本,这是一件多么悲催的事情啊。

    这时,一直沉默的傅沅熙开口说话了:“这里是病房,小迪本身就说的没有错,这里本身就需要保持安静,所以你还是不要在继续在这里说话了。”傅沅熙说出来的话很是无情。

    “沅熙,你现在还在帮着这个女人吗?难道你还不知道她做的那些坏事吗?这个女人根本就不像她表面上那样简单,沅熙,你不要被她骗了。”黄琳瑶依旧说道。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你也知道我说话有个习惯,对自己说过的话,出来都不想再说一遍,不会你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吧。”傅沅熙说道。

    黄琳瑶还是不甘心,这时沈迪发话了:“请你离开,冯蝶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安静的环境。”

    看见沈迪对自己等待态度很不好,特别是她的那种眼神,分分钟就会把自己杀死一样,黄琳瑶便无奈的走出了病房,可是走之前还不忘和傅沅熙说道:“沅熙,等下我还来见你。”

    她就这样走掉然后不见傅沅熙她怎么甘心,她才不愿意呢,她绝对不可能放弃的。

    黄琳瑶走出病房的那一刻,病房里面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许多,空气流动的速度也是慢了许多,沈迪慢慢的走到冯蝶的旁边,坐了下来。

    傅沅熙也在她的旁边站着,说道:“不要太担心了,她只是暂时昏迷,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你还没吃吧?”他突然想到沈迪一整天都在忙着冯蝶的事情,都还没有吃饭呢。

    “没事,我不饿。”沈迪逞强的说道,按照她现在的心情,根本吃不下去。

    “不吃怎么行呢,你这样会把自己的身体给搞垮的。”傅沅熙很是着急的说道,然后就对沈迪继续说道:“我现在就给你买点吃的,你在这等等。”

    说完之后,傅沅熙就走出了病房,结果整个病房就只剩沈迪还有昏迷当中的冯蝶。

    沈迪叹了口气,她觉得自己一整天的胸闷的很,被人诬陷的感觉可真的不好受,虽然自己装的很淡定,但是自己心里面还是会很难过的,毕竟没有谁愿意被别人诬陷的,自己明明没做过的事情,别人还偏偏理直气壮的说你就是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