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百一十八章 思索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黄琳瑶独自坐着,在那儿一会儿哭泣,一会儿仰头喝酒,如果是喜欢她的人,看到了这一幕,绝对会心疼无比的,可惜啊,自始至终,都没有人出现,黄琳瑶那低低的抽泣声回荡在酒吧里。

    傅沅熙离开酒吧之后,便坐在了车上,那冷酷的眼神瞬间能秒杀所有人,让他同情黄琳瑶,简直是可笑至极,对于与他无关的人,傅沅熙从来都不会多说一个字,更不会多看一眼,他今天觉得对黄琳瑶已经够好的了,听她说了那么多,跟她瞎扯了半天。

    如果不是为了沈迪,为了澄清关系,让黄琳瑶断了念头,他绝对不会多和她废一句话的,他至今都无法释怀黄琳瑶诬陷沈迪的事呢。回想起黄琳瑶说的话,黄琳瑶说是沈迪把冯蝶推下去的,可他实在是无法相信,因为他深知沈迪的人品,清楚的了解沈迪,她是绝对不会那么做的。

    更何况,沈迪没有理由那样做啊,本来她和冯蝶关系就不好,她没必要火上浇油啊,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啊,而且,傅沅熙深深的能感受到沈迪对他的爱意,那可是他妈啊,就算是为了自己,沈迪也不会那样做啊,如果,有人告诉他说,这事是黄琳瑶做的,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相信的,而且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

    幽冷的眼眸直视前方,一只手托着脑袋,手臂优雅的放在方向盘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额前碎碎的刘海随便的散乱,无形之中添加了一种凌乱美,但却浑身散发着一种无比威严,霸气的气势,车里的温度顿时下降了许多,如果此时车里还有别人的话,肯定会重感冒的,但对于他来说,却是本身所拥有的。

    黄琳瑶为什么一口咬定就是沈迪推下去的呢?她究竟有何目的呢?他询问过关于现场的情况,当时现场就有沈迪,黄琳瑶和冯蝶她们三人,而冯蝶已经陷入了重度昏迷,当他赶到现场的时候,他只看到了沈迪和黄琳瑶是清醒的,其他的一切都是未知数啊。

    自从出事以来,黄琳瑶一直哭哭啼啼的,缠着他,而且反复告诉他,就是沈迪把冯蝶推下去的,而且语气十分的坚定,但是他无论怎么想,都无法相信是沈迪推下去的,所以,排除了沈迪,就只剩下了黄琳瑶了,看来还是得从黄琳瑶这儿下手,莫非她这几天缠着自己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拆散他和沈迪。

    傅沅熙眼中闪过一丝阴狠,倘若是这样的话,他绝对不会放过黄琳瑶的。傅沅熙是何等精明的人啊,他从小和黄琳瑶一起长大,又岂会不了解黄琳瑶,傅沅熙深知,黄琳瑶虽然心狠手辣,但却有勇无谋,而且没有主见,容易受人唆使,而且是那种,只要是她认定的东西,她就一定要得到,否则绝不会罢休。

    就是通常人们说的那种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为了自己所谓的目的,伤天害理,全然不会顾及别人的死活,只会为了取悦自己,这种人口口声声说爱别人,其实最爱的只有他们自己,像黄琳瑶这种人,傅沅熙从未放在心上,可以说他最厌恶的便是这种人,黄琳瑶根本就无法和沈迪相提并论。

    说到沈迪时,傅沅熙眼中无意中闪过一丝温柔,嘴角噙着一抹微笑,或许连他自己都从未发现,当他提到沈迪时,总会无意的傻笑,温柔至极,软化了一颗冰冷的心。

    黄琳瑶究竟有什么理由去做这件事呢,难道当时现场就真的没有人了吗?冯蝶可是他母亲啊,以她的胆量应该还不敢去做这样的事啊,况且她也没有这样的脑袋,看来他得好好的调查调查这件事了,或许这后面还有更大的阴谋呢,并没有他所想的那么简单呢,如果让他揪出来,他们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深邃黑暗的眼眸闪过一抹阴鸷,敢冤枉他的沈迪,简直就是在找死,回想起,和沈迪初次见面时的情景,自己的狂热,沈迪的见义勇为,竟牺牲了自己的清白救了他,他永远都忘不了,沈迪那清冷耍酷的动作,离开之前对他说的话,“这次就算了,本姑娘不和你计较,倘若再让我遇见你,绝不会饶了你。”

    傅沅熙深刻的记得,沈迪当时离去的那一抹妖冶,身穿黑色紧衣,完美的勾勒出了她那妖娆的身姿,眨着墨黑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他,那一抹冷笑丝毫不容置疑。这是他所爱的沈迪,当第一次见面时,他便惦记上了这个女人,从那时开始,他们便交织在一起了。

    柔美的笑容展现在了傅沅熙那如同妖孽一般的脸上,可最近发生的事,却让沈迪和他着实不开心,尤其是沈迪,因为这件事,整天闷闷不乐,都不怎么说话了,看的他心都要碎了,傅沅熙竭尽全力,每天都陪着沈迪,哄她,告诉她,自己从未怀疑她,自己永远都相信她,一定会揪出真凶的。

    他知道,沈迪亦是相信他的,他们早已心灵相通,可毕竟事情丝毫没有进展,所以,还是干扰了他们的心情,致使二人都不开心,傅沅熙看着沈迪,日日紧皱眉头,守在冯蝶的病床旁,照顾冯蝶,心里又高兴又难受,他发誓,他一定要查出真相,还沈迪一个清白。

    突然,傅沅熙发动了车子,豪华车如同箭一般直速飞行,在公路上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就如同傅沅熙那颗牵挂着沈迪的火热的心一般,他得赶紧回医院,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不知道沈迪睡了没有,不知道她怎么样了,他突然好想见到沈迪啊,就想默默的永远陪在他身旁。

    那紧促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里,顿时停在了一扇门外,他抬头往门里看,看到沈迪坐在椅子上,趴在床边睡着了,那清瘦的脸上略显苍白,傅沅熙轻轻的走进去,蹲下来,抚摸着沈迪的脸庞,那让他珍爱无比的人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