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百二十二章 傅沅熙和傅家人的争吵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傅沅熙驱车回到傅家后感觉气氛明显不对,很明显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肯定是发生了什么的,不然家里的仆人不会是这个表情的偷偷的看他,傅沅熙不知道现在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了。

    傅沅熙还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千万不要是沈迪有什么事啊,沈迪这个小女人可是谁的帐都不买的平时,现在的情况对她很不利呢,但是傅沅熙心里非常清楚推冯蝶下楼的肯定不会是沈迪。

    但是傅沅熙同时很清楚,这肯定是有人故意的,故意栽赃嫁祸沈迪,他一定要查明真相,一定要还沈迪一个清白,他的小姑娘容不得别人这样对待,他一定会让那个幕后作妖的人付出代价的。

    与此同时的是傅沅熙非常害怕沈迪会离开,他的理智告诉他沈迪是不会离开的,至少是在真相没有查明前就离开的,沈迪多有责任心他是明白的,但是他还是怕沈迪离开,怕沈迪消失,所以他一定会尽快查明真相的,给沈迪一个交代。

    现在他傅沅熙必须面对的就是睡觉和自己现在没有丝毫理智的家人了,自己的家人一定会难为沈迪的他知道,现在他也知道沈迪目前最需要的便是他的支持,他当然会支持她,因为他从来都是信她的。

    沈迪此时坐在房间里,心里有点苦涩,想她沈迪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面对傅家人的咄咄逼人,她目前是真的无法拿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否则她早就离开了,但是现在的沈迪简直就是一只被困住的小兽,挣脱不得自己的牢笼。

    傅家人非得要认为是自己推的冯蝶,但是他们也不想想此时要是自己推了冯蝶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啊,何况当时就她们两个人,那时候推了她不是明摆着是自己推的吗,嫌疑那么大,傻子才会去做吧。

    不管此时沈迪自己怎么自己分析,但是现在在傅家人眼里那就是自己的推脱之词,现在的傅家人是没有理智可言的,有的只怕只有对自己的恨意吧,在他们傅家人眼里自己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恶毒女人吧。

    但是沈迪现在还有唯一可以庆幸的一点,那就是至少那些恨自己的人里没有傅沅熙,是啊至少傅沅熙还是相信自己的,她是很怕啊,怕傅沅熙也不相信自己了,但是他果然没有令她失望呢。

    这时候傅沅熙刚刚把脚踏去大厅,就听到了更多关于自己的家人为难沈迪的话,说为难那都是好听的了,下人口里的话实在是不堪入耳啊,不知道沈迪怎么样了,他想她一定很伤心吧而且是极度感到尴尬和被羞辱的感觉吧。

    这时候傅沅熙想他应该去和家人谈谈了,傅沅熙的双手慢慢的握成了拳头,他真的是听不下去了,自己的家人不是一向是认为自己的涵养高吗,那那么难听的话他们是怎么说出口的。

    傅沅熙在书房里找到了自己的家人,他们居然到现在还在背后羞辱沈迪,傅沅熙感觉自己的火实在压不住了,他们怎么能这样呢,他们和平时的模样实在是大相径庭啊。

    这时候傅家人看到傅沅熙回来了还不收敛,还在和傅沅熙说着沈迪的不是,傅沅熙听不下去了,他一下子就把书房的门用力的关上了,还大声的喊了一句:“闭嘴你们。”

    傅家人都被震住了,接着边反应过来,傅沅熙是站在沈迪那边的,接着便是一句一句的说起了傅沅熙的不是,说傅沅熙是胳膊肘向外拐,偏帮着害了冯蝶的坏人,就差点没说傅沅熙是沈迪的帮凶了。

    傅沅熙这时候怒火被自己的家人彻底的击起了,听听他的好家人都说了一些什么啊。傅沅熙这时候压着火气,低声广饶的说到:“这件事真实是怎么样的都还没有定论的,你们这样算什么,等差明真相你们就知道自己是多么愚蠢了,沈迪是那样骄傲的一个姑娘,她是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的。”

    这时候傅沅熙的父亲更是大怒,他怒喝到:“逆子,我看你是被那个女人迷住了吧,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是不承认,而且还帮着那个女人违逆自己的家人,我看你真的是混了头了吧。”

    傅沅熙这时候听到自己的父亲这样说,他倒是先冷静下来了,他的声音低沉而又有磁性但是又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缓缓说到:“呵呵,父亲我看你才是混了头了吧,一点理智都没有了。”

    傅沅熙见自己的父亲还想说话,但是明显他不想给他这个机会,定定的说到:“沈迪是个多骄傲的女人这个不用我多说了吧,我还告诉你们了,沈迪从来都没有追求过我,一直是我死皮赖脸的追求的她,当然她还没有同意。”

    而且他冷冷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说到:“她沈迪有多大的本事,你不是不知道,她要是想要害冯蝶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算冯蝶死了恐怕你们也不会知道是沈迪干的,而这次的行动太拙劣了一看就是栽赃嫁祸。”

    傅沅熙的父亲定定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听着从他口中说出的话,一时有些烦躁,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说的有些道理,但是他自己的另一方面又是不信的,所以他没有开口。

    但是这时候傅家人中有人说到,说不定是沈迪自己失手了呢。傅家人中又开始了窃窃私语,明显有很多人还是不信。

    傅沅熙慢慢呼出一口气,缓缓说到:“真相我一定会找出来的,你们就等着看吧,但是凶手一定不是沈迪,不信你们就等着看吧。”

    傅沅熙说完后不待家人有什么反应就摔门而出了。

    傅沅熙和傅家人的谈话声音颇有些大,于是下边打扫收拾的下人和在自己房间的沈迪都听到了。

    下人中也出现了窃窃私语,傅沅熙只听到一个说到:“我觉得少爷说的挺对的,要真是沈迪小姐做的,那不是傻吗,只要是冯蝶夫人出了事,这不是明明白白就说明了是沈迪小姐吗?我看根本不是沈迪小姐做的,一定是有人栽赃陷害。”

    这时候又有一个人说了:“可是当时就只有冯蝶夫人和沈迪小姐两个人,不是沈迪小姐难道是冯蝶夫人自己把自己摔下去的吗,那根本不可能好吧,沈迪小姐不傻难道冯蝶夫人是个傻的。”两个女仆一时间争吵不休。

    “你们还想不想工作了,竟然敢议论主人家的事,你们要是不想在这里工作了,多的是人愿意。”管家这时候听到两个人不像话的争辩一时间有些恼火,这哪里是她们该议论的。

    “我们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两个人连忙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开玩笑吗,傅家给她们的工资可是比其他地方高好多的,她们可不想失去这来之不易的工作。而管家也只是口头管教了她们一下就去忙自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