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百二十四章 被开罚单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她心情烦闷的很,便开着车在路上狂飙了。她喜欢等风驰电掣的感觉。

    沈迪将车开足马力,油门一脚踩到底走了好些时间,沈迪觉得她好像听见警笛的声音,反头看了一下,后面有一辆车紧跟着她。

    还以为有什么犯罪分子附近,开的更快了,后面的警车见沈迪开的更快了,竟然也加速朝沈迪而来,深迪见事情不太对劲。

    她慢慢降下了车速,还没能停下车,警车就追了上来,拿着大喇叭的警察朝着深迪说,“您的车辆违规,超速了,车速超过了规定车速,起码达到了每小时100公里,按照平常,要带您回警局,并扣两分,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警察给沈迪开了罚单,并对沈迪做了个请的手势,深迪看着警察的动作,心知她躲不掉这事了,跟着警察进了警察局。

    “沈小姐,你可以称我王警官,你的事,我的下属已经告诉我了,我不知道是什么事让你把车开的那么快,但是沈小姐,你的行为给你和其他人的生命安全都带来了威胁,再重要的事,能比自己的生命重要吗?”

    王警官边说还边拍桌子,一副十分生气的样子,要多激动有多激动,桌子都被拍的嘭嘭响。

    “沈小姐,你要知道,现在的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全国的经济也发达了,很多人吃饱穿暖,社会变的也越来越好,人们的生活更是变得精彩。”

    他的话锋一转,让沈迪有点没反应过来,“但是在这个美好的时代中,全国的死亡率,却不能降下来,反而有所上升,这其中有很大部分是因为车的发达,才造成的啊!”

    “这些年交通事故屡见不鲜,这不仅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有钱,有了私家车,更多的是因为许多的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也越来越多,而这些人中有大多数都是仗着家里有钱,就算把人撞死了,也能靠钱摆平,但他们这行为和草菅人命并没有多大区别,我想沈小姐不希望变成这样的人吧。”

    说到这里,他痛心的捂了一下胸口。沈迪有种一嘴巴抽死他的冲动,但是,这是在警察局,她怕自己因为袭警的罪名而被判无期徒刑。

    沈迪原以为他说完了,想随便说几句认错的话就走人,还没说出口,王警官喝了一口水,拧紧瓶盖又开始了他的漫漫劝归之路。

    “沈小姐,你应该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工作,有的把它分为高低贵贱,而交警这个工作被分到了低贱的那边,他们认为交警这份工作,工资不高,每天又是日晒雨淋,被认为是没有文化的人才愿意干的苦活去,但我想告诉他们,交警是一份高尚的工作,虽然交警这份工作的形成并不久,但交警跟随着时代的发展出现。”

    “以人们的幸福为起点,在我眼中,它是一份高尚的职业,容不得半点被人辱骂。我记得我还是个在外面被风吹,被日晒,被雨淋的小交警时,人们对我的赞扬,有些天天遇见的大爷大妈也经常陪我聊天,岁月过得快,但交警这份职业,还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消失了。”

    说完,王警官,还擦了擦眼角一脸的感慨,沈迪见他终于停了下来,赶紧说:“王警官,其实您说的我都明白……”

    王警官把沈迪的话半路截了胡,“不,你不明白,如果您明白,?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还边说边摇头,沈迪感觉自己说的话很违心哪,但为了早点离开,只能违心几次了,“那好,既然你不觉得烦的话,我再和你聊一会。”

    “嗯,唉。”沈迪原以为王警官还会多说一点之前的话,沈迪想,她多“嗯”几下,说不定王警官就准备放她走呢,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句,王警官见她这样,笑着说:“我逗你呢!”

    沈迪见王警官这样,也不由得笑了,临走时王警官说:“年轻人,有朝气是好事,但做事太冲动,不管有什么事,自己命才是最重要的,以后开车还是小心点,别又落到我手里。”

    说完,还“呵呵呵”的一直笑。终于出了警局正要离开,却听见有人叫“小沈”寻着方向看去,是以前的邻居。

    邻居是个老太太,手里挎着袋子,嘴里还喊着“小沈,小沈”老太太见沈迪看见了她,朝着她走去,对她说:“这是怎么了,这么久没见你,怎么还进警察局呢?”沈迪知道这个老奶奶是个大嘴巴,要是不说清楚怕是不知道把沈迪说成什么样的人呢。

    再说,毕竟做了这么久的邻居,人家过来问好都不理人家,却实不好,于是对老太太说:“我有点急事,开车的时候超速了,被交警带来教育了。”

    说完还稍点委屈的样子。那老太太点了点头“哦”了一声,又低头打量了沈迪一眼,眼睛立马就亮了,指着她的衣服说:“这衣服是香奈儿的吧,好是新款,真好看。”说完还摸了摸衣服说:“料子可真好,一定很贵吧!”

    沈迪脸上僵了僵但还是回答了老奶奶的问题:“是香奈儿的最新款,价格还行吧,不是特别贵。”真是有钱人家,这一件衣服都上万了还不贵,我们这小门小户才不浪费这钱,买件衣服呢,说实话,也没钱浪费买这么贵的衣服还不如多买几件便宜的衣服,

    你这买一件衣服的钱,我们家都能吃一年了“又看见了沈迪的包,这包肯定也很贵吧,鳄鲏的吧,现在都说保护鳄鱼,你怎么还买鳄鲏的包呢,那可是国家保护级的动物。”

    说完还嗔怪似的看了沈迪一眼,沈迪向她解释:“这和国家保护动物不同,这是别人养的鳄鱼,都不是野生的,只有野生鳄鱼受到保护,别人养的鳄鱼可以进行售买。在市场上很常见。”

    “你这鞋……”老奶奶还没说完,被沈迪打断,“我现在有急事要做,不能陪你聊天了,希望您别介意。”说完逃跑似的走了,沈迪知道这个老奶奶一定有些针对她,但她现在没有心思管这些,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她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