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百二十六章 争吵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沈仁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忽视过,早知道,多少人巴结他还来不及呢!而这个所谓的继女,竟然敢如此顶撞他!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说道,“沈迪我告诉你你不要太嚣张!你在我家吃我的喝我的,就算是的房东你也该尊敬尊敬了,更别说我是你爸了!”

    “爸?”沈迪冷冷笑了一声,仿佛在听一个天大的笑话,“你算我哪门子的爸爸?请问,我们两个之间有血缘关系吗?没有你还敢说是我爸?”

    沈仁怒火中烧,握住沈迪手腕的手不自觉加大了力度,“你非我把我跟你妈的离婚证甩到你脸上吗?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写着,我和你妈是合法夫妻!这样你还认为我不是你爸吗?”

    “不是就是不是,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所以我无论如何都不是承认你是我爸,以前不会,现在也不会,以后更不会,所以沈仁你给我听好了!少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这时这么多年一来沈迪第一次放着他的面叫的名字,以前再怎么样她也只是冷着脸什么都不肯说,亦或者和刘梦叫嚣的时候,让她和沈仁滚。

    而沈仁认为自己对沈迪再不好,那也是她名义上的父亲,所以他有资格教训这个所谓的女儿,却不曾想到,今天,她居然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地直呼其名!

    这让他更加生气了,他扬起手就要打过去,沈迪眼疾手快的打开了,说道,“还想像以前那样打我吗?休想!你敢动我一根汗毛,我今天就告你强奸!”

    沈仁气的全身发抖,都快要讲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了,沈迪指着他的手,说道,“我警告你,马上把你的手给我拿开!不然我会让你知道后果。”

    不知道为什么,在沈仁说完之后,他竟然立刻就放开了手,这让他很是没面子,他努力平息自己的怒火,平静的说道,“当然,我已经放开了,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嫌你脏!”

    最后一句话明显的拔高了语气,沈迪听出来语气里满是厌恶,她不禁颤抖了一下,沈仁居然说她脏!

    她偷偷深吸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呛回去,“那你赶快去以洗手吧!顺便把你的内脏全部洗一遍,因为毕竟我们吃过同一家的饭,喝过同一家的水,呼吸过同一间屋子的空气。”

    她一连用了三个排比句来羞辱他,这让沈迪很是得意。

    沈迪捡起地上因为推搡间掉到地上的罚单,转身就走。眼尖的沈仁也发现了她手上因为时速太快而被交警开的罚单。

    他为了讨回自己一点儿面子,又开口讽刺沈迪,“哎哟,居然还被开了罚单?便宜车子就是这样。人家交警就专门罚这些便宜的国产车!”

    她本来不想在跟他继续争辩下去,浪费口舌还气到自己,不过她听到沈迪这样说也并不服气,“是啊,不比某些人崇洋媚外,什么都用外国货,我估计,他长着一张中国人的脸,骨子里不知道是哪国人的血呢!”

    沈仁感觉自己像被眼前这个口无遮拦的人打了一巴掌!“怎么,你的母亲就是这样教你和父亲说话的吗?你的母亲还是没有好好管教你。!”

    “呵呵,你不是说你是我的父亲吗?这就是你管教出来的呀。没听说过上梁不正下梁歪吗?”沈迪感觉自己已经豁出去了,她已经不在乎眼前的人是谁。

    沈仁突然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和一起去车库开车,否则就不会站在这里,不会遇见沈迪。不会被她所说的话气成这样。

    如果他有胡子的话,早就已经被气的在颤抖了吧?沈迪想,她突然就联想到了沈仁被气的胡子发抖的样子。一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沈仁莫名其妙起来,本来他还被她气的说不出话来,这会儿当事人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神经病!”他骂了一句。

    “对啊,我就是神经病怎样?我告诉你,你不是说你是我父亲吗?那么我要是神经病的话,也是家族遗传的!”

    沈仁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她的鼻子刚想破口大骂,一辆车停在了他旁边。沈仁的司机开门下来,看到沈迪也在,打了个招呼对沈仁说道,“沈总,现在走吗?”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沈仁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有个这样的继女,传出去丢的还是自己的脸,便点了点头。又在司机面前假装慈父的模样。

    只见他虚情假意的对沈迪说道,“小迪一起回公司吗?或者让司机叔叔送你回家?”

    沈迪觉得奥斯卡欠他个大金人。别说小金人了,就他这演技,大金人妥妥的。她翻了个白眼直接忽视他的话。

    这时,从车的副驾驶上缓缓走下来一个美少妇,沈仁有点惊讶司机解释道,“这是我们刚才商谈的王总的秘书,跟着我们去公司拿档案,说是省的我们再跑一趟。”

    沈仁马上笑意盈盈的迎上去,这让沈迪感觉更恶心了,这个老家伙肯定又跟人家含糊其辞的说自己单身。现在这个时代,单身又多金,年纪大点儿也没关系。

    沈迪见他笑的一脸意味不明,心想。今天我偏要搅黄你的好事!只见她慢慢的走过去站到沈仁的身边说道,“姐姐你好呀。”

    那少妇听到沈迪叫她姐姐。笑的一脸花枝乱颤,说道,“小妹妹嘴真甜?多大了?”

    她有点无语,一上来就问自己多大了,明白这就是绿茶嘛!怕自己是来跟她抢沈仁的。

    “姐姐我给你介绍一下啊,这是我的父亲,也就是你们的沈总。”

    少妇一脸诧异,连忙说想起自己还有急事,档案让沈仁送过来,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沈仁。

    他还在少妇的离开的时候后不甘心的想要解释什么,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沈迪在一旁偷笑,得意的看了一眼沈仁,兴高采烈的转身向警局走去。不过一想到她又要看见那个啰嗦的警官就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