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百三十章 崩溃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果然不出沈迪的猜测,刘梦笑容满面的开口了,“沈迪,你是一个女孩子,女孩子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保持淑女温婉的形象,你看看你最近不落家,在外面都学野了。”

    “沈迪,不是妈我非得说你,你那么久不回家也就算了,反正我和你爸也乐得过二人世界,你在外面怎么样妈也不管你,因为想管也管不了,毕竟你那么大了,翅膀也硬了,喜欢和妈反着干了,在外面妈也不想管你,毕竟丢的又不是我的面子,管你和什么人来往,是去勾搭野男人还是卖身。”

    “可是,沈迪你好好想想,你现在是在哪,是在家里面,对着的是谁?是你的父母,你居然没规没距的看着我们好都不问,打算直接回房,你他妈是什么意思?”

    沈仁这时候开口了,安慰自己的老婆,“梦梦,你别生气了,等会气出了病怎么办,气出皱纹就不美了,不要生气了嘛,你要知道沈迪这个死丫头,从小就不让人省心,你还没有习惯?别生气了哈,我帮你教训她。”

    沈迪看着面前的一对夫妇一唱一合,心里很平静,女儿,呵呵,他们什么时候把自己当他们的女儿了,那一天不是除了打就是骂,说白了,就是他们的一个出气筒,只要他们高兴了,自己才会有一点点的好日子过。

    而且以前自己还会顶嘴,可是每一次顶嘴等来得都是一顿毒打,自己早就明白了,在他们教训自己的时候,打不还口骂不还手就是对的,等他们开心了就不会为难自己了,说白了,就是忍着就对了。

    沈仁又开始了十年如一日的表演,“沈迪,我虽然不是你的亲生父亲,可是我毕竟养育了你那么多年,人家都说养恩大于生恩,可是你是怎么对我和你妈得?动不动就让我们二老气的心脏病都要出来了,你有一个当女儿的样子吗?”

    “沈迪,不是我和你妈喜欢说你,而是你自己想想哈,你是我们得女儿对吧,你好不容易回一趟家,看到我们二老居然好都不问一声,就想要回自己的房间,你是什么意思?翅膀长硬了打算不要我们了。”

    刘梦这时候,也歇好了,又开始数落起来沈迪来了,就在刚刚沈仁数落沈迪的那段时间,刘梦就说累了,一直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怎一个惬意得了。

    刘梦比之前更加狠毒的数落了起来:“沈迪,你是不是没把我当你妈,你看看你,那么久不着家,出去鬼混就算了,你妈我不想管你,也懒得管你。”

    “你不回来,我也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反正没有你我还好过一点呢,可是,今天你既然回来了,回到了这个家,你怎么也该做好一个女儿的本分一样呢,回到家,看着自己许久不见的父母,居然好都不问一个,就打算回房间,你今天就给我滚,滚出这个家,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沈仁这时候又开始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开始出来当起了合事佬,“梦梦,不管怎么说,沈迪也是我们得女儿,她就算千不对万不该,我们也不该赶她出门对吧。虽然她今天确实做得有些过分,一点也不孝顺。”

    刘梦笑了笑说:“罢了罢了,我今天心情好。大人不计小人过,就不和她一般计较了,如果次次计较,我早就被气死了。”

    沈迪看着眼前两个人,越看越恶心,“还有事儿吗?没事儿我先回房间了。”

    这下可点燃了刘梦这个冲天炮,她生气的大声说道,“怎么,你不服气吗?做父母的说你两句不开心了?我告诉你,你在这个家待一天,我就有资格管你!”

    沈迪没有说话,她看着客厅的一切。漂亮的吊顶灯依旧在尽心尽责的释放自己的光亮。

    沙发后面的富贵竹是她每天都浇水的,保姆不知道水的用量,已经浇死了两盆了。后来就只她来浇水。刘梦和沈仁也知道,都没说什么。

    有一天沈迪太忙了,所以就忘记了浇水,富贵竹的叶子看起来有点焉了。沈仁喝了点酒回来看到,骂骂咧咧的。因为这富贵竹是他专门从香港带回来的,说是开过光。

    这会儿沈迪忘记浇水,叶子焉了他气不打一处来,坐在客厅里骂,“浇水也不好好浇水,什么都做不好还好意思死乞白赖的赖在这个家里!没脸没皮的跟你父亲有的一拼!”

    沈迪在房间也听到了,因为沈仁的声音实在太大了,她面无表情的依旧坐在电脑前做自己的事情。她努力使自己颤抖的心情平静下来。

    这么说,她在这个家里待了这么多年,沈仁一直是把她当丫鬟来看的?使唤来使唤去?

    沈迪握紧的拳头微微泛白,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刘梦见她一脸不服气的模样火气更大了,“沈迪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想在这个家待了,趁早给我出去!也别带走这家里的一针一线。因为这里没有一样东西属于你!”

    沈仁依旧在一旁添油加醋,不过接了一个电话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沈迪把自己包里的每一张银行卡都拿出来,一字排开放在茶几上,说道,“我一共有六张银行卡,只有一张是你给我办的,那么,现在还给你,其他的银行卡,是属于我自己的。”

    刘梦哼了一声,说道,“属于你的?你敢说卡里面不是沈家的钱?”

    “我敢,这里面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沈家给了我多少钱你自己心里应该明白,都在这张卡里了,我会搬出去的?”

    “沈迪呀沈迪,我真是没想到,你有一天会这么跟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刘梦站起身来走到沈迪面前,咬牙一字一句的说道。

    沈迪淡淡的回答道,“是我的母亲。”

    “你的母亲?哈哈哈哈!你巴不得不是!你自己摸着良心问问你自己!你看你现在是翅膀硬了,想做我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