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百三十一章 哭泣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刘梦的语言要多恶毒又多恶毒,若是不知情的人。定会以为她是个后妈。字字锥心,沈迪感觉仿佛自己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上。

    亲生父亲不要自己,母亲整日里冷嘲热讽,让沈迪觉得,全世界的每一个孩子都配得到爱,来自于父母的爱。而她不配。

    积累了那么多年情绪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她原以为自己能够冷静,原以为自己毫不在乎,但在刘梦和沈仁的恶语相向之下,她最后的防线崩溃了。

    保姆的孩子偶尔来家里玩,刘梦觉得他可爱都会塞零花钱糖果什么的,可就是在看见沈迪的那一刻,她脸上不管有多灿烂的笑容都会收回去。

    我才是你的女儿啊!你直到现在连一个发至内心的笑容都吝啬于给我。沈迪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她说不出话来,只能在心底破口大骂。

    沈迪十一岁那年,新换的保姆的大儿子只比她大一岁。模样生得俊俏,嘴甜惹人喜欢。刘梦很是疼爱,经常邀请他来家里玩儿。动不动就塞零花钱什么的是沈迪望尘莫及的。

    冷落她就算了,还要受到训斥,“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礼貌都不懂!人家学习每次考第一,而你回回都是拿倒数回来见我!”

    说的不痛快了,便要用鸡毛掸子打。保姆的儿子就坐在旁边,用淡淡的说不出来喜怒的表情看着她。可是,沈迪分明的看出,那是不屑,那是嘲笑!

    后来沈迪学乖了,一回家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写作业,不到吃饭的时候不出去。这下省的她拿她跟他来比了。

    可是没想到,刘梦居然开始留他吃晚饭了!饭桌上沈迪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小心惹的刘梦不高兴就又是一顿打。

    桌子上刘梦不停地给他夹菜,还笑意盈盈的嘱咐道,“乖,多吃点儿,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好好吃饭,吃点好的,明天阿姨买鱼。让你妈顿鱼汤。”

    保姆看不下去在一旁拼命的使眼色,他的儿子便极不情愿的点点头,然后当着刘梦的面假装很大方的样子把碗里的鸡腿夹给沈迪,“还是给妹妹吃吧,妹妹太瘦了!”

    没想到刘梦的脸马上就阴沉下来了,“她就是那个贱命!我没给她吃好的?还不是那个样子,我看见她就来气!什么都做不好!”

    沈仁在一旁自顾自吃着饭,好像眼前这一大桌子的人都不存在。那保姆的儿子还在虚情假意的为沈迪辩解,“也许是妹妹的体质就是这样……”#)&!

    刘梦把筷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排,对沈迪说道,“吃完了滚回房间去!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沈迪一想到这些事情就没有办法平静下来了。多少个无眠的日子里,她不禁一次想起,也不禁一次泪湿眼眶。

    她真的没有办法再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下去了,明明就是她对自己不冷不热,没事就找她的茬。

    沈迪慢慢的睁开眼睛,直视着刘梦,“你口口声声说我不孝顺,我想问你给过我孝顺的机会吗?我不回家?我回家的时候你看见了吗?我回家的时候你知道吗?”

    “从五岁那年开始,你对我不是打就是骂!我不小心摔跤弄得一身湿淋淋的,那可是寒冬腊月!你让我独自一个人穿着湿透的衣服走回家!我高烧不退你说我装用冷水泼醒我!”$^@^

    沈迪哽咽起来,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她冲着刘梦吼道,“说我不孝顺?那我问你你尽过一个当母亲的责任吗?你逼着我弹钢琴,说是为了我好,可还不是为了满足你的虚荣心!”

    沈仁听到咆哮声,急忙从房间里跑出来看,发现是沈迪冲着刘梦大喊大叫,“我生病时候你在外面打牌,不管不顾的把我扔给保姆!我考第一的时候兴高采烈的拿给你看,你却推开我说别烦你,这是一个母亲该有的样子吗?”

    沈仁走下楼来,用质问的语气说道,“你怎么说话的?没吃药赶紧滚去吃药!沈家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沈迪冷笑了起来,刘梦怪异的看着她,她继续说道,“沈家?是啊,我又不是沈家的人,我和沈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沈仁你对我做的一切我都记着呢?堂堂一个公司的老总,打破一个烟灰缸居然诬陷到自己的继女身上,我不知道传出去了别人会怎么想!”

    沈仁皱着眉头上前了一步,显然是动了气,胸口不断地起伏着,“你……”他还没有说完,沈迪就打断了他,“我什么我?我怎么了?这不都是你们逼的吗?你们要把我逼死了才好呢!只要我一天没有死,我就不会原谅你们!”

    沈迪咬牙忍住眼泪转身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嘭”的一声关上门。她背靠着门滑坐在地上,将手埋在臂弯里,一边哭泣一边说道,“沈迪你不要哭,为他们不值得。沈迪你不要哭啊,你要强大起来,强大到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她慢慢的抬起头,一眼瞥见挂在墙头上的小时候的照片。扎着两个可爱的羊角辫,手里拿着她最爱的巧克力冰淇淋,旁边站着看起来不那么虚情假意的刘梦和沈仁。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带沈迪去游乐园,临走的时候拍了一张照片。洗出来的时候刘梦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沈仁连看都没有看。

    只有她一个人默默地把照片用相框框起来挂在墙头,偶尔去擦拭落在上面的灰尘。

    想到这里,她不禁又落下眼泪了。五岁以后的童年是她不堪回首的。有多久没有吃过巧克力冰淇淋了呢?那种舌尖上的甜腻她早就已经感受不出来。

    不管她在超市的冰箱前面徘徊多久,她还是没有勇气买一只童年最爱的巧克力冰淇淋。超市的服务员也总是用怪异的眼神看她。

    她总是告诉自己,“沈迪你不要哭你要坚强。沈迪总有一天要离开这个家的。沈迪以后一定会过得很好,远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