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百三十六章 委屈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阳光暖色的,窗外的鸟儿以上枝头,点点灵色。迷雾在街上小道上飘荡宣告今天是个大晴天。在洁白的床上沈迪安静的躺着,睫毛颤动,如玉的肌肤,长发随意的留下。

    今天,天气很好。

    阳光很耀眼的同时也很刺眼,而床上的美人是被阳光给叫醒的。?????“嗯~”沈迪昨晚想到了很多。看着房间的白墙,脑子里懵懂,显得可爱。???????这可人爱的气质是由内而发的。沈迪原本的性子就该如此,只是经历了太多心酸,她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自己淡漠一切?。??????只有不在乎,才不会痛!沈迪看到的还是白墙,似乎想起来了自己还在沈家。???????“该死!我怎么睡着了!啊啊啊!”沈迪抓着自己的头发,烦躁。

    阳光是耀眼的对于一个刚起床的人来说,眼睛在遭受灾难。

    看来今天是个好天气啊,渐渐的眼睛有点习惯了光亮,半眯着眼睛沈迪整个人好多了的说。果然好天气带来好心情?。

    早上的人三感会更加敏感,就像男人早上会晨勃的现象一样生物本能。

    沈迪闻到了一股味道,很……很丑。闻啊闻……

    “擦!”沈迪发现味道是自己身上的。

    算了管他怎么睡的先洗澡了,沈迪拿着睡衣就往浴室走。

    放好了水躺在浴缸里,沈迪才更好点。毕竟哪怕沈迪没洁癖,但又那个女孩子愿意丑哄哄的。

    靠在浴缸边,头发打湿后变得更黑了,长长的在水面上飘荡。沈迪的脸在朦胧的水雾中,变得渺茫。因为是放的热水沈迪的脸红红的。

    唉,真舒服啊。暖和的水随着水里的人的动作而拍打在沈迪背上。莫名的沈迪想起那段话:人生得意须尽欢!

    就是吗!人生在世不就是开开心心的才好嘛!

    沈迪觉得古人真的是大彻大悟。

    都说人闲的时候会当一个思想家。沈迪想起自己昨晚的事了。

    你们欠我,不欠我的,属于我的,不属于我的我都要拿回来。

    渐渐的水变得冷了。沈迪想着再泡下去自己估计皮都能泡掉一成。虽然水里真的很舒服,但也要为自己的身体负责。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自己可能真的长大了。

    “你今天很漂亮。”沈迪小声的说。

    确实镜子里的人很美。

    但现在已经很晚了沈迪不是一个喜欢懒床的人,她的时间观念很强。所以她很快穿上了衣服。

    沈迪穿着一身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常服下楼。其实沈迪还有很多很漂亮的衣服,只是在沈家自己的身分是不受父母宠爱的女孩。

    沈仁就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爸。”该装还是要装的。

    沈仁点点头,于是沈迪便走到玄门打开鞋柜穿鞋。

    “你去那里?”沈仁皱起眉头。

    还能去哪?沈迪默默在沈仁看不到的地方翻个大白眼。

    “爸,我出去啊。我去上班啊。”沈迪现在是大学已经学完了找工作的理由离开沈家是最好的理由。

    “不用去了,先去把你的饭做好。”

    我还以为干什么,原来是叫我做饭啊。凭什么!他们又没养过我!

    沈迪这样想的也这样说出来的。沈家是沈迪一生的敏感点。一触就燃。

    “凭什么!母亲不是在这吗?”沈迪最终还没没有把心里的气愤显出来,只是表情不太好。

    “孽子!”刘梦直接给了沈迪一把掌。刚才刘梦刚,小楼就看见了沈迪与沈仁顶嘴,气上心头。

    现在看到沈迪还抓着自己的手,刘梦火更大了,想起了自己的孩子就是因为沈迪这个扫把星才没了的。

    力气加重“孽子!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我跟你姓!”刘梦手上青筋爆出,面部狰狞。如同地狱而来的恶鬼。

    到底沈迪是年轻人,并且受过专业训练。恐怕现在沈仁过来都是比不过力气的。

    沈迪稍微一用力甩开了刘梦的手。“母亲你在干什么?”

    “孽子!……”刘梦很气,看到沈迪这张脸就想起沈迪生父来抢沈迪,结果自己与沈仁的孩子就没了。

    从那之后自己就再以难怀上孩子。所以现在的她对沈仁在外面的二奶也不敢说什么,毕竟是自己的肚子不争气。

    “母亲怎么一早起来就对我大喊?是我哪里得罪母亲了吗?”沈迪面无表情的看向刘梦。

    手指握拳,微微发白的指尖,显示着主人的怒气。

    但沈迪面上还是平静的。对待沈家两夫妻自己必须冷处理,不过要是……

    沈迪眼中闪过一丝的冷利。

    刘梦气的发抖“你给我去做饭!做完给我滚不想看到你!”

    “我是用来做饭的,母亲你还是自己弄吧,不然就算弄出来了我也不敢保证里面有什么东西。”沈迪摊摊手。

    毕竟是真的,自己保不准会放什么下去。

    “你……你……!”刘梦指着沈迪的手微微发抖。现在的她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

    “我?我怎么了?”沈迪一脸无辜。“母亲,你看你饿的都受不了了还是叫爸去买点红糖回来吧。”

    “沈迪!”一声怒吼。沈仁看着这个继女。果然是别人的种,小贱蹄子!

    “爸……”沈迪回过头委屈的看向沈仁。

    “你去做饭这事就了了!不要惹你妈生气!”

    “可……爸。为什么要我去做。”沈迪其实只道他们只是想要奴役自己而已。

    “你吃我用我的,让你做顿饭怎么了!”沈仁有些得意。

    呵,用?从小她用的都是最差的。吃?她从小就是有一餐没一餐基本都是吃不饱的。小时候她总认为自己是沈仁的亲女儿时,很恨他但知道他并不是自己的父亲后莫名松了口气。

    “啊?有吗?父亲你是不是脑子……只有弟弟他们才是吧?”沈迪弱弱的说了一句。自己在暗示刘梦沈仁对外面的种的培养不少。

    果然刘梦怎么会听不出话中音。看向沈仁。

    沈仁头上青筋爆出,这贱人果然狗嘴吐不出象。“你在说什么!什么弟弟妹妹!沈迪!”沈仁伸手去打沈迪。被沈迪给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