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百五十章 被无视了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傅浣熙看着哈哈大笑的沈迪,反应迟钝的发现自己被耍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是天才是帝王,可是到了沈迪这个小妖精面前自己就变成了一个大傻子一样任她摆布,明明沈迪的演技那么拙劣,自己愣是没有看出来,这让傅浣熙有了从未有过的深深的挫败感,不过他却不气不恼还很享受,傅浣熙想着既然如此,那不如来个将计就计。

    傅浣熙在沈迪看不到的角度偷偷的翘起了嘴角,沈迪你要玩那我傅浣熙陪你玩,傅浣熙收起在沈迪面前习惯性的嬉皮笑脸死不要脸,反而板起脸恢复成了面对下属时的欠揍脸,按照沈迪说的,傅浣熙这张脸就像别人欠了他百八十万没有还一样,连安静坐着的时候都透露着一股危险,让人不寒而粟。

    可是这一招好像对沈迪不是很好用,因为沈迪根本就没有看傅浣熙一眼,只是安静的玩着自己手机,傅浣熙觉得自己被无视了,想想他什么时候被人无视过,他可是人们心里的天之骄子,现代帝王,是多少无知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梦中情人,傅浣熙愤愤的想着,可是对方是沈迪,他又能怎么办呢,他对她是一向没有办法的,傅浣熙不禁长叹一口气。

    沈迪盯着自己的手机,其实什么都没有看进去,余光瞄到旁边被自己的无视到气结的傅浣实在想笑,拿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傅浣熙有多气,但她沈迪也不是好欺负的主,沈迪怎么会不知道傅浣熙打的什么算盘,可是沈迪并没有打算配合他,反而决定和他对着干,你要故意生气,那我就装作什么都没看到咯,沈迪坏坏的想到。

    傅浣熙在一旁可就难受死了,心里想着:这样下去不行啊,她根本不知道我生气了啊,傅浣熙想了半天都没想到一个合适的方法,让沈迪注意到自己。傅浣熙在一旁捶胸顿足,注定这辈子只有被沈迪欺负的份!

    傅浣熙也并没有什么都不做,而是不停地小动作刷存在感,可傅浣熙果然是傅浣熙,连刷存在感的方式那也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傅浣熙很快就败下阵来,满脸郁闷的看着沈迪。

    沈迪瞄着一旁自导自演的傅浣熙,莫名觉得惹人怜爱,瞬间母爱泛滥了,想转身给他个大大的拥抱,她克制着,难得看到傅浣熙这么好玩的一面,她一定要好好调教调教,于是她继续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傅浣熙有小脾气了,自己都这个样子了,沈迪还是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傅浣熙脾气也上来了。

    过去了十几分钟,傅浣熙忍不住了,不管他怎么刷存在感表达自己生气了,沈迪愣是装作没看到的样子,玩着自己的手机也不说话,于是他决定拿出他的大招了,他要走了!他觉得沈迪肯定会追着给自己道歉,傅浣熙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将自己站起来的动作表现得无比的浮夸,可是并没有什么用,沈迪还是继续玩着手机,于是傅浣熙磨磨唧唧的走了。

    傅浣熙走了便后悔了,因为沈迪还是没搭理他继续玩手机,他现在后悔自己没有表现得更浮夸一点,难道她还没有看出来自己是要离开吗?那现在他该找什么理由回去呢?他可舍不得真走,他也只是闹闹小脾气罢了,沈迪真的就不关心自己吗?

    傅浣熙走得犹犹豫豫磨磨唧唧,沈迪装作看风景的样子看着实在想笑,可是还是忍住,她想要好好的调教调教傅浣熙,沈迪嘴角闪过一个坏笑,不过很快就消失了,只可惜傅浣熙没有看到。傅浣熙越走越远,不过也越来越磨叽,他不想也不敢真走啊,最后一拍手决定,算了,谁让自己是个心疼媳妇的绝世好男人呢,只有自己服软咯,反正又不是没有服过。

    傅浣熙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之后大步流星的走回去了,从背后拥住沈迪,沈迪抬起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看着他,傅浣熙瞬间内疚了,她明明就什么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忍心怪她看不出自己生气了,此时的傅浣熙爷已经彻底忘了他刚刚才被她骗过,此时的沈迪在他眼里就是小白兔。

    傅浣熙在沈迪耳边小声的说:“对不起,刚刚我还生你的气准备装作生气的样子,后来还因为生气你看不出我生气准备离开,是我太小气了,让你受委屈了”,傅浣熙说得很用心,沈迪差点入戏了,于是她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继续装作小白兔的样子转过身对傅浣熙说:“你说的让我很感动,可是你又被骗了,哈哈哈”。

    傅浣熙看着旁边眼泪都快笑出来的沈迪才意识到自己又被沈迪骗了,一天之内这是第二次了,这让傅浣熙怎么能忍得了,于是傅浣熙脸色瞬间臭了!沈迪把自己的手机拿给傅浣熙看,手机上是刚刚傅浣熙臭着个脸的样子,旁边还写着哈哈哈三个字。傅浣熙现在看完这个画,只有一个想法,果然很臭啊!不过依旧很帅!

    如果沈迪知道傅浣熙现在在想什么,一定会气炸了的,但此时沈迪还在一旁欣赏着傅浣熙的脸色,沈迪笑得自己肚子都疼了。傅浣熙看到后摇了摇头,这个女人我能拿她怎么样呢,谁让自己爱她宠她呢,不过她这么一会骗自己两次还是不能容忍的,傅浣熙想着。

    因此腹黑的傅浣熙自己酝酿了一个坏主意,他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偷偷地伸到沈迪的身后,沈迪此时笑得正开心,完全没有注意到傅浣熙已经开始打她的坏主意了。傅浣熙的手略过沈迪的双肩,来到沈迪胳肢窝附近,“挠痒痒”记忆中沈迪最害怕的就是这个了。

    果不其然,傅浣熙一出手,沈迪就尖叫一声,笑得躺在地上求饶。“不要啊~痒,求放过,哈哈,哈哈……”沈迪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笑得花枝乱颤。“你还敢不敢画我?还敢不敢骗我?”傅浣熙威胁的问道,“不,不,不敢了!”听到她的保证傅浣熙才停了手。

    ——内容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