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腹黑首席VS单纯女〕〔捡个总裁做老婆〕〔首席独宠:军少的〕〔惹火狂妻:邪帝,〕〔侠客管理员〕〔拂尘烬〕〔宿主脑阔疼〕〔大宋好官人〕〔神级强者在都市〕〔踏天争仙〕〔总裁大人,请离婚〕〔猎户出山〕〔海贼之无限觉醒〕〔忠义天下〕〔最强特种兵之狼牙〕〔心动101次:娇妻萌〕〔回到八零当女兵〕〔第一纨绔:暗帝,〕〔都市酒仙系统〕〔校花的贴身高手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百六十九章 傅沅熙的霸道
    傅沅熙想带沈迪出去吃饭,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现在和沈迪的关系很尴尬。

    可看到沈迪工作到现在一口饭也没吃,他心里又开始心疼了,犹豫了好久还是打算出去喊沈迪去吃饭。

    “沈迪下班了。”傅沅熙只有跟沈迪说话的时候目光才会柔和。

    沈迪听到傅沅熙的声音,反射性的站了起来,叫了声总裁,傅沅熙看到沈迪这样,不禁莞尔失笑。

    “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你至于这么怕我吗?”傅沅熙斜靠在办公桌上,顺手把公文包放到一边。

    沈迪在那站着还不走,他也不能坐下,更不能赶她走,虽然她很不待见他,可他还是她的上司,他的话还是要回答的。

    “我把这一点搞完就下班,然后再去吃饭。”沈迪回答的很公式化,脸上也没有笑意。

    傅沅熙见沈迪这样,嘴角的笑不由得僵硬了一下,外面的人都说他冰冷无情,不苟言笑,做事果断,可是在沈迪面前他很少冷过脸,不过就是为了怕沈迪害怕他,可现在他笑脸应对的却是沈迪那公式化的表情。

    缓缓的傅沅熙收起了他刚刚的笑脸,又变回了他那冰冷无情不苟言笑的脸。

    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公司里面的boss,不可能会热脸贴着人家冷屁股上,虽然那个人是他心爱的人,但他脸皮还没有无耻到这个地步。

    “boss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工作了,等一下我还要下班呢。”沈迪觉得如果自己不开口的话,这个男人就会一直在这里站着,他在这里站着,自己根本就无法安心工作。

    “我允许你下班,陪我去吃饭。”傅沅熙冷冷的说道。

    霸道的资本主义家,沈迪在心里暗暗地想。

    随后又皮笑肉不笑的说:“boss,我的工作还没有完成,不能下班,等我把这些忙完的话自己就下班了了,要不?你自己先吃去。”

    傅沅熙死死的盯着沈迪的眼睛说:“我是你的老板!我说你能下班就能下班,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

    沈迪暗暗翻了个白眼,指了指那些文件,“可这些东西我还没有完成怎么办?”

    傅沅熙扫了一眼沈迪面前的文件说:“明天在做,如果你不想做的话,我可以让别人做,这总可以了吧:”这个女人总是这么多的理由和借口。

    沈迪终于绷不住了,愤愤然的说:“你这样会让别人不满的,他们心里不舒服肯定不敢那你怎么样,那倒霉的就是我这个小员工了。”

    “我看他们谁敢!不想干的话,随时都可以去人事部领工资滚蛋!”傅沅熙说这话时,有种王者才会有的霸气,沈迪都差点被他刚刚散发的霸气所折服。

    但一想到那件事,她的目光又冷了下来。

    “是boss我马上就下班。”说着沈迪就开始整理自己手上的东西,等沈迪整理好东西,拿起放在一边的包包,就打算从傅沅熙旁边走过去,但走到一半,手突然被一双有些大而有力的手给抓住。

    “我刚刚说了,陪我一起去吃饭!”傅沅熙虽然背对着沈迪,但沈迪知道他是在跟自己说话,沈迪挣脱了几下没挣脱掉。

    她只好转过身盯着傅沅熙的背影一字一句的说:“我不想给你这种人吃饭,所以也请你松开我的手!如果你在执意让我跟你吃饭,我会以为你爱上了我呢?”说完举了举被傅沅熙抓着的手,笑出了声。

    傅沅熙听到沈迪的话,目光立马就冷了,“你放心吧,就算是全天下的女人都死光,我傅沅熙也不会喜欢你这种人,还有我这种人,我是哪种人?”只是沈迪没注意到,傅沅熙在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稍微闪了闪。

    沈迪冷哼了一声说:“专横霸道,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永远是自己说什么都是对的,别人做什么都是错的。”

    傅沅熙你要找沈迪的手腕忽然紧了紧,他没有再说什么,脸也黑的不像话,就那样死死盯着一个方向看。

    沈迪只觉得自己的手腕都快被他给捏断了,她奋力的挣扎,却还是挣扎不开,她没有多想,就一口咬了下去,直到尝到口中的腥甜,沈迪才松口。

    傅沅熙并没有因为沈迪有他而松手,手还是像刚刚那样紧紧的抓住她,没有一丝的放松。

    “傅沅熙!你到底想怎样,你想吃饭你就去吃啊,关我什么事?干嘛偏要我陪着你,想陪着你的女人多了去了,你干嘛非要缠着我,我又不欠你什么,反倒是你…呵!”沈迪说完又舔了舔刚刚咬傅沅熙时,残留在嘴上的鲜血。

    傅沅熙依然没有因为沈迪的话而松动,他这回只是把眼睛看向了沈迪,说话的语气也是,很淡很淡的,“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是!我不仅讨厌你,我还恨你,从代泽熙离开后,我最恨的人就是你,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而是他啊…”沈迪本来只是情绪激动,说到最后却放声大哭了起来。

    是啊,她讨厌他,要不是因为他,她的泽熙还会好好的在这个世上,他们也会和以前一样那么恩爱,可是,这一切都回不来了,你说她怎么会不恨,怎么会不恨他!

    “好!既然你这么恨我,那多恨一点少恨一点那又何妨?”说完便拉着沈迪的手走了出去,既然她不肯跟他吃饭,那他就偏要让她跟他吃饭。

    就这样,两人走出了公司,傅沅熙直接把沈迪丢进了副驾驶座,扣好了安全带,自己又坐进了驾驶座,开着车离开了公司。

    “傅沅熙你别总这么霸道好不好,什么事都是你决定,都不会顾忌一下我的感受吗?”沈迪早已停止了眼泪,说话的语气也放柔了几分,她知道像傅沅熙这种大男子主义的人,根本就不能给他来硬的,你强硬他就比你更强硬,所以沈迪觉得既然不能来硬的,让她服软总行了吧,反正好汉不吃眼前亏。

    傅沅熙并没有理会沈迪的示弱,只是全神贯注的盯着前方,手里打着方向盘。

    过了许久,都没有回答的声音,沈迪也不知道傅沅熙有没有听见,当她在想说一次的时候傅沅熙终于开口了。

    “我并没有霸道,而且,不吃饭的话对胃不好,半夜你要是胃痛的话,那可是吵到我睡觉了,后果你可担得起?”

    沈迪有一瞬间的无语和失落,但很快又被她给扼杀了,原来他带自己吃饭,只不过是怕半夜睡觉的时候吵到她休息而已,原来…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其实我自己可以吃的,不用你带我去吃,我可不想欠你霍大总裁什么人情,再说了,你要是怕我吵到你睡觉,你可以换个房间睡,反正我是不介意。”

    沈迪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听到傅沅熙说是因为怕自己晚上吵到他睡觉所以才想带自己去吃饭的,她心里就很不舒服,所以说话的时候语气也冲了些。”

    傅沅熙冷笑了一声说:“难道是你因为在我家住的时间长了,所以忘了那是谁家了吗?凭什么让我换个房间睡,那是我家,怎么?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我还以为你要好长一段时间呢。”傅沅熙语气里满是嘲讽。

    是啊,那是他家,他想让自己住在哪里就住在哪里,自己有什么资格让他去别的地方住。

    沈迪深吸了一口气,“那我换个房间睡可以了吧,这样就不会吵到你老人家休息了。”

    傅沅熙这次并没有回答她,只是自顾自的开着车,沈迪见他不理自己,也懒得再跟他说话了,于是两个人一路无话。

    直到到了餐厅门口,“下车!”傅沅熙毫不客气的对沈迪说。

    沈迪透着车窗看一下餐厅的牌子。

    “爱情的味道”

    沈迪忍不住想爆一句粗口,靠!傅沅熙是疯了吗,竟然带她来情侣餐厅,她觉得自己的脑袋整个都嗡嗡作响。

    “傅沅熙!你不要太幼稚!只不过是吃个饭而已,你竟然来情侣餐厅。”

    傅沅熙挑了挑眉,“呵!什么是幼稚?谁说我们两个什么关系都没有,都睡过一张床,那还不叫关系?”

    沈迪脸色憋得通红,真想上前掐死他,这人怎么会这么不要脸,这么露骨的话竟然被他说的如何轻巧。

    “快点下车!等一下吃完饭我们就回去。”

    沈迪也懒得再和他争辩,就顺着他的意思下了车。

    餐厅里的人并不多,来的人也几乎都是情侣,但每个情侣都不会像他们这样两个人都一言不发,也不吃饭,就那样紧紧的盯着桌上的饭菜。

    经过刚刚餐厅门口的对话,两个人都没在说话,沈迪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他觉得如果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

    而傅沅熙本来就是个不爱说话的人,现在沈迪又不说话,那他更不会没话找话了。

    吃过晚饭后,两个人就回到了家,从吃饭到现在沈迪还是一句话都不说,根本就不想搭理傅沅熙,直接躺在床上倒头就睡。

    ——内容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重生八零:媳妇有〕〔鬼王传人〕〔枕上名门:腹黑总〕〔大千劫主〕〔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大自在天尊〕〔君临星空〕〔修行在万界星空〕〔和美女班主任合租〕〔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