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百八十八章 疾驰而去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傅沅熙连拉带拽得将沈迪扯出了大厅,不管沈迪骂多狠毒多难听的话,他师兄都不曾放开手。就连沈迪使出最后的杀手锏,连连呼痛都没用。若是以前,沈迪只要一喊疼,他立马下意识的松开手了。

    可是这次他没有,他想,自己这次可能真的是生气了,非常非常生气。

    沈迪始终是个女生,力气怎么会有傅沅熙这个将近一米八的大男人的大呢,挣扎了一会儿后,她只任由傅沅熙来着走了。

    傅沅熙只顾着一个劲的拉着沈迪往外走,不管去哪里,只要能远离古陌那个心怀不轨的男人就行了。他却没注意到,迎面走来一个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轻女人。

    妖娆的身子,化着精致的妆容,同样也没有注意到傅沅熙,因为她正低着头玩着手机。旁边是搂着她的腰肢的男人。

    沈迪却注意到了,她觉得她看起来就像是那种央求富二代男朋友带自己去商场买了一堆凭自己的工资是远远消费不起的却早就已经看上的东西。

    不曾想,下一秒傅沅熙就撞到了女人的肩膀,将手中的东西丢了一地。女人媚声娇呼,“哎呀,你这人怎么回事?”

    她的男朋友看到有人惹了自己的宝贝女朋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傅沅熙的鼻子大骂道,“你没长眼睛啊?知道我这些东西多贵吗?我告诉你,就算是把你两个肾都卖了恐怕你也赔不起!”

    沈迪没有吭声,她想看看傅沅熙的反应。傅沅熙本就一肚子火,现在又遇上一个不讲道理胡搅蛮缠的家伙,便咬牙忍住怒火,不屑的说道,“是吗?就这么点东西就需要卖肾了?那我还真想知道,你是卖肾还是卖身得来的钱买这些东西?说吧,多少钱?我给就是了。”

    男人火气一下子上来了,但他并不是没有理智的人,他想,眼前这个人能这么说话,一定也不简单,况且他还穿着名牌定制款西装。但这件事也不能这么了了啊。

    “把你的嘴巴给老子放干净一点!我不差钱!今天你撞到我女朋友,我也不跟你多计较,跟我女朋友道个歉,这事儿就算解决了。”

    “呵!”傅沅熙不屑的嗤笑出声,从来还没走听到过有人敢让他道歉,“我为什么要道歉,你怎么不说是你女朋友撞到我呢?”

    这时,已经赶紧把地上的东西都捡起来的女人挺直了腰肢,娇滴滴的蹭到男人的面前,说道,“老公!就是他撞的我!都把我撞疼了。”

    傅沅熙恶心的看不下去,说道。“你们不就是要钱么?多少?多啊!我都给你们!”

    男人看他就是不识相,再多说下去无益,冲上来就挥舞着拳头向傅沅熙脸上打去。傅沅熙当然也不是好惹的,眼疾手快的躲开了。

    他也不想跟两个这样的人纠缠下去,将身上所有的现金都掏出来狠狠摔在他们脸上,拉着沈迪扬长而去,沈迪也忘了反抗,任由他将自己拉到他的车前,硬生生的塞了进去。

    “你要干什么?”沈迪冷冷的看着车窗倒映出的自己的影子问道。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原谅他。她只知道,她恨,恨他对她做的一切。哪怕他现在加倍对她好,她也做不到轻易原谅。

    一直以来,沈迪的内心都被仇恨占据着。她对傅沅熙,是恨不得扒皮抽骨。可是为什么,每每傅沅熙一脸心痛的看着自己,她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快感。

    沈迪想不明白,所以她索性不去想。不管怎么样,她就是要让傅沅熙后悔一辈子。

    傅沅熙发动引擎,疾驰而去,并不理会沈迪的话。她有些恼火,侧着身子正视他,“放我下去。这不是在公司,你没有任何权利要求我做什么。”

    他依旧专注的开车,沈迪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开始乱踢乱咬。“傅沅熙你放我下去!我要告你拐卖良家妇女!傅沅熙我要杀了你!”

    听到最后一句话,傅沅熙将起码飙到了六十码车速的车突然刹住,停在了路边。沈迪没系安全带,因为惯性直接重重的磕在了车窗上。

    她下意识的叫了一声,摸着额头,大声嚷嚷着,“傅沅熙你干嘛?罔顾一个人的生命安全,你这是谋杀,谋杀!我可以到法庭里去起诉你!”

    “是你自己不系安全带的。”他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很明显的紧紧握了一下,又松开跨过身来向着沈迪,沈迪一脸警惕,双手作交叉状挡在身前,动作准备充分,说话却不像先前那样底气十足。

    “你干什么?我……我可是会报警的!我不会让你历史重演!”

    傅沅熙一脸黑线,将沈迪的安全带系上了。然后坐回自己的位置,“我是你的上司,所以我有资格要求你加班。所以现在,我依旧可以管你。”

    沈迪低头看了看自己一直交叉着的手有点尴尬,放了下来,不屑的对傅沅熙说道,“合同上清楚明白的写着,我的加班费是一个小时五百,你当时同意了的。”

    傅沅熙没有说话,沈迪的好不容易鼓起的气势又沉了下去,她知道五百块钱对于他堂堂一个公司的总经理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沉默,还是沉默。沈迪面对着傅沅熙是永远无话可说的,每天在公司都是迫不得已,其实她多想,傅沅熙会永远的消失在她的世界里。因为只要一看到他,她就无法抑制的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终于,他开口说话了,“你怎么和古陌待在一块?”沈迪挑眉,“那又怎样?”

    “我不是告诉过你……”傅沅熙的话还没走说完就被沈迪硬生生的打断了,“告诉过我?告诉我古陌心思十分缜密,他接近我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我要离他远一点是吗?”

    傅沅熙看着车窗外偶尔疾驰而过的车辆,眼神里有浓得化不开的忧伤。

    “傅沅熙其实我更应该离你远一点!你靠近我才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吗?你以为我还会像以前一样傻傻的相信你吗?你清醒一点!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沈迪了!和谁在一块儿是我的自由!”

    沈迪说完这一大段话之后,情绪有点激动,胸口还是不停地起伏着。而傅沅熙刚刚稍微平息了的一点儿怒火又上来了。

    他的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之前沈迪和古陌在一起笑的那么开心的笑容。他多想把所有的一切都原原本本的告诉她。可是,摆在他眼前的事实是,现在的沈迪,根本不会轻易相信他!

    就算他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她,那又怎样?她只会觉得这是他为了逃避责任逃避现实而找出来的说辞!所以,他现在只能忍着,每天看着沈迪对别人笑的一脸阳光明媚,而对自己永远都只是一张阴沉着的脸,他的心就像刀子在剜。

    沈迪见傅沅熙没有再说话,也安静下来。抬起手臂来看他抓红的地方,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她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柔软的肌肤立马陷下去,变成白色,又慢慢的恢复原样。

    一直用余光看着沈迪的傅沅熙,也看见了沈迪手臂上的红块,心疼的直抽凉气儿。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就要下车,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沈迪说道,“不要企图下车,你现在是加班时间,一旦离开,我不仅会把你拎回来,而且要加倍扣你薪水。”

    沈迪瞪了他一眼,却没想到他竟然头也不回的把车门关上走掉了。

    约摸十分钟后,他回来了,顺便带着一瓶红花油,袋子上还印着某药店的商标。他伸手递给沈迪,说道,“擦擦。”

    她将头扭向一边,回答道,“不需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傅沅熙没好气的拉过她,粗暴的抬起她的手,将红花油倒在手掌心里使劲儿揉搓,然后贴上沈迪的手臂。

    虽然他开始的动作十分粗暴,但当按摩沈迪的手臂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他的动作分明轻柔了不少,还带着一丝小心翼翼。

    他的掌心因为摩擦而产生的热量满满的沁入沈迪的皮肤,她感觉十分舒服,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傅沅熙,又马上阴沉着脸。

    按摩了十来分钟后,傅沅熙松开了一直紧握着的沈迪的手。他看到沈迪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一言不发,他心底有些难过。

    为什么自己为她做了这么多,她还是无动于衷呢?她的心就算是铁打的也该捂热了!傅沅熙这样想着,又在心里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巴掌。

    他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你知道你给沈迪带去的伤害有多大吗?就做了这么一点点事情就企图能够得到原谅?

    傅沅熙再次发动了引擎,车子缓缓移动,这次他没有把别去飙的那么高了。毕竟,他的车上还带着一个需要他用一生去弥补的女人。

    但是刚刚沈迪和古陌在一块的身影始终在他的眼前挥之不去,他知道,他还有一肚子的火无处可发。

    ——内容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