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百九十一章 关系更近一步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傅沅熙想了想,还是上楼,敲响了沈迪的房门,“咚咚咚”,傅沅熙:“咳,阿白,开门,是我。”

    房间内静了静,过了好一会儿,傅沅熙才听见沈迪过来的脚步声,在门打开的一瞬间,迎面飞过来一个枕头,傅沅熙下意识的快速伸手,将枕头拦截下来,同时脚下不停,在沈迪将门关闭前一个闪身,闪了进去。后面只听砰的一声,门关上了,傅沅熙不由得感慨:好险。很明显,沈迪正处于愤怒之中,亦或者是害羞?

    门内,沈迪正气鼓鼓的瞪视着这个昨晚欺负了自己,现在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傅沅熙!也不看看现在搞得自己不好意思出门的是谁!而成功躲过“飞镖”的傅沅熙则略有些心虚,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着沈迪:“我就上来问问,你…还好吧?”

    沈迪瞪:“!”自己…当然好啦——才怪!

    沈迪:“我穿衣服怎么办?”沈迪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上面红斑点点,引人注目。

    傅沅熙伸手碰了碰。沈迪一把打掉!喔,劲儿可真大,傅沅熙明显感觉到了疼痛,嗯,根据这个疼痛等级来看:沈迪很生气!傅沅熙想了想说:“要不,我去给你买药膏来擦?印子会快些消下去。”其实傅沅熙有些不舍得,看着这个印子,莫名的开心啊。

    沈迪横了他一眼:“那你还不赶紧去买?都没法出门了!”

    傅沅熙最后无奈,还是出门去买药膏,转身的时候,听见沈迪好像在嘀咕:“真是的,下次再敢,打断腿”。傅沅熙的眼睛亮了亮:沈迪只是生气印子的事情?还可以有下次?这可得好好把握。

    楼下,乔婶儿也起来了,正在吃早饭呢,从起床起,就没有看到沈迪,乔婶儿纳闷:这天都亮了好一会儿了,怎么还没见到沈迪?沈迪在他们那儿,好像也没睡过懒觉啊,现在是什么情况?出门了?正疑惑着,突然看见傅沅熙从外面走了进来,乔婶儿连忙放下手中的早餐,过去拦住傅沅熙,关切的问起沈迪的情况:“霍先生,沈迪怎么没有看到?是出门了还是没起床啊?”说话的时候一低头,看到一小个袋子,里面装的好像是药,乔婶儿有些着急:“霍先生,你这个是买的药吗?是沈迪是生病了吗?”

    见乔婶儿注意到了手上的药,傅沅熙后悔怎么不藏着点儿呢,他微不可查的将手上的膏药慢慢的往身后挪,嘴里安抚道:“乔婶儿,别担心,沈迪没事,就是没起床而已。”

    乔婶儿狐疑:“是吗?那你手里拿的是?”

    傅沅熙:“……我和沈迪昨晚去逛了下,沈迪被蚊虫咬了,我就买些药膏回来给她擦一下。”傅沅熙由衷希望:乔婶儿,您老别问了,再问,就穿帮了。

    乔婶儿一听沈迪被蚊虫咬了,瞬间就急了:“那我去看看她,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不注意呢。”说着就要往楼上去。傅沅熙连忙冲到楼梯口,把乔婶儿拦住,乔婶儿要是冲上去了,沈迪不知道还会不会原谅自己,怎么办?

    乔婶儿见傅沅熙站在楼抵口拦着自己,这是怎么了?傅沅熙还在头脑里飞快的想,要用什么办法才能把乔婶儿拦下来。正在此时,傅沅熙看到雪菲菲正从楼下书房那边过来,连忙喊住:“小姨!”#)&!

    雪菲菲抬头,看见傅沅熙正站在楼梯口,面前是乔婶儿,雪菲菲疑惑:“你们这是?”

    傅沅熙连忙开口:“小姨,是这样的,沈迪昨晚不是被蚊子咬了嘛,我现在买了药给沈迪带过去。”

    雪菲菲:“?被蚊子咬了?”

    傅沅熙连忙使眼色,见雪菲菲还是疑惑,又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就是脖子被蚊子咬了那个!”

    雪菲菲恍然大悟:“喔~~~~”$^@^

    乔婶儿一听,连忙问雪菲菲:“你也知道?沈迪怎么样?他怎么拦着不让我上去?”

    雪菲菲一听,喔,明白了,傅沅熙这是拦着乔婶儿不让上去,怕沈迪丢脸呢,这个,还是乐意帮帮的:“乔姐,没啥问题,早上我就听说了,也去看了沈迪,没什么问题,擦了药就好了。”说着,伸手把乔婶儿拉到沙发上坐着。林海泉也转着轮椅过来,问雪菲菲:“你真去看了?真没事儿?”雪菲菲还能说什么?她伸头,凑到林海泉的耳边将事情讲了一下,林海泉不自然的将目光移开,自己推着轮椅往楼下的书房走去,准备翻两本书看,静一静心,看到傅沅熙已经在楼上了,原来,刚刚傅沅熙趁着雪菲菲拉住乔婶儿的瞬间,就往楼上跑去。

    乔婶儿被雪菲菲和林海泉之间的悄悄话吸引,她探身,靠近雪菲菲,问道:“你们在说沈迪吗?你们一个个的神神秘秘,到底什么事儿?”

    雪菲菲见周围也没啥人,于是,也凑到乔婶儿耳边,悄悄的说:“乔姐,沈迪那不是啥病,就小夫妻之间闹腾了一点儿。你现在上去看沈迪,还不把人家弄得不敢见人了啊?我们啊,就要装作不知道嘛。”

    乔婶儿没太明白,雪菲菲又再说了一遍,在雪菲菲的“你这回懂了吧”的眼神示意下,乔婶儿这才明白;“这,他怎么也不说呢?”像是掩饰自己的不好意思,乔婶儿轻轻埋怨道,却也知道,这,傅沅熙还真没办法说出口,嗨,你说,这真是的。

    另一头,跑上楼的傅沅熙赶紧,敲门,开门,进门,关门的动作一气呵成,在床边坐着的沈迪见他回来了,疑惑的问:“你跑什么?”

    傅沅熙:“阿白,这是药膏,你赶紧擦一擦。我想起来还有些事情,我就先去公司了哈。”说完,就将手中的药递给沈迪,而自己,则很快开门走了。

    沈迪疑惑:他这是怎么了?跟有谁追着他一样。没有想太多,沈迪将药膏细细的涂抹在脖子上,很快,脖子上斑斑点点的印子就只剩下浅浅的印记了,沈迪对着镜子左右看了看,只要不是仔细看,已经看不出来什么,这才下楼来。

    雪菲菲,乔婶儿等人正在楼下带着宝宝,但是没有看到林海泉和乔叔,沈迪看了看,问道:“乔婶儿,小姨,你们在啊,我怎么没看到乔叔和爸爸啊?”沈迪边说,还边左右张望。

    雪菲菲:“喔,你爸爸和乔大哥一早就去公园里面遛弯儿去了,这回乔大哥来啊,你爸可高兴了。”

    乔婶儿:“可不是嘛,我家老头子也是,昨晚还在说呢,这么多年来,难得遇到跟他下棋一样好的。好什么啊?”乔婶儿嗤笑,“要我说啊,就是找到了个可以下棋的伴儿,高兴来着,他那个水平啊……”乔婶儿一脸嫌弃。

    雪菲菲:“诶,对对对,沈迪他爸也是,还老觉得自己下棋好呢。”

    沈迪看着两人在家“诋毁”两人,想到如果爸爸和乔叔听到了的表情,也是呵呵直乐,全然没有发现乔婶儿和雪菲菲对她隐秘的打量,和偶尔互换的戏谑的眼神。

    直到晚上快睡觉的时间,“逃家的”的傅沅熙才回来,整天没有见到人,傅沅熙回家也被大家联合狠狠整治了一下。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划过,乔叔和乔婶儿也在霍家呆了将近一周了,这几天,乔叔和乔婶儿一直想要回家,也跟林海泉和沈迪提了好几次,但每次都被劝了下来,但是过一天,乔婶儿又会提离开的事儿,这不,一早,乔婶儿就又拉着沈迪讲回去的事儿了,相似的对话又开启了。

    乔婶儿拉着沈迪坐在沙发上,双手拉住沈迪的手说:“阿白,婶儿和你叔也在这边叨扰你们这么久了,也是时候应该回去了。”

    沈迪:“婶儿,你看,你在这边也就呆了才几天,你数数,清安市还有好多地方你们都没有去过呢。”

    乔婶儿:“这,我们过来就是想来看看你,这人都看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沈迪:“婶儿,别回去嘛,在这儿再玩几天,我跟你说,前几天那边才开了一家餐厅,这几天打折呢,我们明天去吃,还有还有,还有一个主题公园开了,我们正好去见识见识,乔婶儿,你就陪我去吧?我一个人去啊?沅熙白天都有事情要忙,只有你们陪我去了。”沈迪说得楚楚可怜。

    乔婶儿:“这……”

    沈迪一看有戏,连忙加把劲儿:“婶儿,你就答应吧?对了,宝宝很黏你的,你走了,宝宝哭怎么办?我哄不好啊。”

    乔婶儿一见沈迪提到宝宝,脸上动摇的表情更加明显了。

    沈迪摇着乔婶儿的双手撒娇:“乔婶儿,好不好吗?你不疼我和宝宝了吗?”

    乔婶儿无法,只得答应下来。旁边的雪菲菲脸上不由得好笑:这孩子,每次都拿这个来留下乔婶儿,乔婶儿也每次都会被这样给留下来。两人呐。

    在乔婶儿看不见的角落,沈迪吐吐舌头,笑弯了眼睛。

    ——内容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