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绝品兵王 第053章 边陲之狼
作者:胖哥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053章 边陲之狼</p>

    “唉等等。”吴飞叫住了她:“我送你回去,你一个人我不放心!”</p>

    刚出了那档子事,吴飞神经正处于敏感状态,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回。</p>

    苏清涵显然也明白,就点点头,答应下来。</p>

    走出门,吴飞跟爸妈打了个招呼:“爸妈,我去送下清涵。”</p>

    苏清涵挥了挥手:“叔叔阿姨再见,你们早点休息,彤彤,不要一直看电视,早睡早起才是好孩子。”</p>

    吴爸吴妈笑呵呵的摆手:“路上注意安全!”</p>

    同一时间的京城郊外,某个地下基地,各个扭曲的隧道仿佛迷宫,到处都是或明或暗的警卫,配备这真枪实弹,苏万河一身戎装,看着光影重重的大屏幕。</p>

    一个身穿军装的伟岸中年,走出隧道,经仪器检验,确认身份无误后,他走向了大厅,按了下厅门的门铃,大声喊了声报告。</p>

    “进来!”苏万河苍老而不失威严的声音传出来。</p>

    大厅门打开,中年走到大厅中间,身子挺得笔直,打了个敬礼,高声道:“杨青山奉命回国,向首长报道。”</p>

    他刚从米洲调回亚洲,归国第一时间,他就到总部来报道。杨青山心中忐忑,料想是工作迟迟没有进展,引来了上级的不满,才做出把他调离的决定。</p>

    看着眼前威严肃穆的老首长,他心里满满的全是愧疚。</p>

    而这时,那老人缓缓转过身,背着手望着他,目光锐利,仿佛能看穿人心,见杨千山身姿挺拔如轻松,没有丝毫的动摇,老人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欢迎回来,一路辛苦了,过来坐吧!”老人指了指旁边的沙发。</p>

    “是!”杨千山坐到沙发上,双手扶膝,腰杆挺得笔直,目不斜视。</p>

    苏万河见状,摇头一笑也不多说什么,随后拿起一个牛皮纸袋,走到杨千山旁边坐下,笑了笑:“杨处长,你在调回来之前,米洲那边已经把资料上报给总部了,从你接受调令那一刻,你的工作重心就从国外转回国内。但你所执行的任务,都由亚洲处指派,总部不予干涉,这点你可明白?”</p>

    杨青山神色一怔,有些愕然,他很清楚自己所执行的任务是什么,因为这件任务的特殊性,之前他一直是以米洲为中心辐射周边,而现在却要撤回国内,而且总部不予干涉,这是出什么事了吗?</p>

    他弄不明白这里的道道,想问却不也敢问,对于眼前这个老人他是畏大于敬的,年轻时经常被他教做人,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不过片刻后,他神色便是一松,不再多想,因为老人所说的话已经表明,这次不是因为他的工作进展不佳才把他调回来的,这让他心下稍安。</p>

    “时间紧迫,我就不多说那些没用的话了,来看看吧!”苏万河将牛皮纸袋打开,拿出一沓子文件,递到他面前道:“别紧张,慢慢看,这不是小事!”</p>

    约莫二十分钟,杨青山抬起头,震惊的说不出话来:“这……这……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就是东瀛一直密谋的窒息计划?吴队长不是队伍了?他又接手了这个任务?”</p>

    “唉!他是正好碰到了。现在事情还不明朗,但愿吴飞那边能有起色吧。”苏万河沉沉的叹了口气,闭上眼,点了点头。</p>

    再说吴飞这边,将苏清涵送到她住的地方后,便转身回去了,他知道苏清涵今天身心俱疲,不适合谈情说爱的搞些暧昧,而且公司面临清洗,她心里压力很大,明天更是要忙,所以他一点留下过夜的意思都没有表露。</p>

    只是回到家以后,躺在床上,他眼睛睁开合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不知道为何,可能是刘秘书的一席话,也可能是今晚发生的那件事,总之他有些心潮起伏的感觉。</p>

    愣愣的盯着天花板,吴飞眼神空洞一片,看不到任何感情。</p>

    他的记忆再次回到了几个月前,是在西南边陲之地的一处雨林中,吴飞终于找到了那个他恨不得生啖其肉渴饮其血的人,那家伙的实力简直强大到变态,好在那时他受了重伤,是以自己一个兄弟的死换来的。</p>

    死的那个兄弟,就是李成。</p>

    “哈哈哈,不愧是一群边陲之狼!团队协作方面你们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不过就算你们杀了我又能怎样,你们就报仇了?真是可笑而幼稚!”那个男人濒死也面不改色,只是疯狂大笑着,眼神透露着嘲讽:“我们何其相似,不过都是被人算计的可怜虫罢了。你们开枪吧,我没有企图用这些话来让你们放弃杀我,但我知道,咱们共同的仇人,会一直逍遥的活着,你们永远报不了仇的!来,开枪吧,狼崽子们!”</p>

    吴飞冷笑一声,涂满迷彩的脸上冷漠如冰:“你以为用这种幼稚的话,就能迷惑得了我们吗?不管你是不是我们真正的仇人,但我兄弟死在你手里,一枪崩了你,太便宜你了!放下枪,像个男人一样的战斗吧,黑蜂!”</p>

    “吼……”</p>

    边陲之狼!</p>

    吴飞用力的抿着嘴,摸了摸左臂上那个已经被洗得无法辨认的纹身,依稀能看得出是个狼头,但太模糊了,不仔细看的话,很容易会忽略。</p>

    他曾经是那个小队的头狼,可是因为那件事,他的好兄弟李成死了,他也因此退伍。</p>

    头狼?</p>

    没有狼群的头狼,那还是头狼吗?现在的他,早已经名不副实了吧!</p>

    但即便纹身不再,狼的凶残、血性、耐力、执着与不屈,也不是谁都能磨灭的。</p>

    吴飞不再多想,强行心神安定下来,他想找回那种身为头狼的感觉了,变得更加自信,这样对接下来对付郭氏集团,东瀛人,窒息计划有利……</p>

    身为边陲之狼的头狼,即使孤身一人,面对东瀛鬼子,又怎么能心生畏惧?</p>

    心念至此,他眼中闪过一抹幽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逆鳞,现在自己的逆鳞被碰触,假如不做点什么,那就太辱没自己兵王的称号了。</p>

    很显然,吴飞要拿郭氏集团开刀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