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绝品兵王 第二百九十五章 老队长
作者:胖哥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二百九十五章 老队长</p>

    次日,又是在秦慕雪的别墅醒来,前一天喝了不少酒,让吴飞的脑袋也有点昏昏沉沉的。</p>

    起床以后,发现成宇已经完成了每天早晨的晨练,正慢悠悠地走下楼梯。</p>

    成宇看见他,说道:“我起床以后想要来找你,不过你好像喝了不少酒,就算爬起来了也练不进去,就干脆没喊你了。”</p>

    吴飞苦笑道:“你这话也说的挺有道理,我现在脑袋还痛。你的脚呢,怎么样了?”</p>

    成宇道:“不碍事,三天以后估计就能完全痊愈了,到时候我们就不会这么被动。”</p>

    吴飞苦笑道:“就算是这样,恐怕我们再遇上北少林那样的强队,也还是要输的啊,我和你最多就能赢两个或者两个半的高手,剩下一个人呢,小云肯定不行,秦慕雪也不太行,而且单挑赛的那一分也不能放弃。”</p>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咱们青城,就没有其他的弟子了吗?不能够召一个厉害点的,暗劲七段八段的高手回来撑一下场吗?”</p>

    成宇淡淡道:“他们都有任务在身呢,而且你以为精英弟子有那么多吗,可以遍地走?就算找他们一个过来,也不过是秦慕雪那样的水平,与其用那个人换掉小云,还不如好好培养小云呢。毕竟那个丫头的天赋很不错,只不过现在太年轻了而已,假以时日,一定可以超过我的。”</p>

    吴飞耸了耸肩,道:“好吧,我也就是好奇问问,并没有觉得现在这样就一定不好,不过就以现在这样的状态保持下去,积分赛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进入八强应该是可以的,不过想要拿第一的话,恐怕就难了。”</p>

    他心里面又想到了北少林,想到了空蝉的拈花指以及空严的滴水不漏的计算,还有一个未知实力的神秘莫测的如意,实在没有什么胜利的把握。</p>

    想到空蝉的拈花指,他顿时就想起了成宇说要挑选一门绝学让自己学习一下的,当即就问了出来。</p>

    成宇也是一直在构思这件事情,不过他也还没有想好传授什么绝学的好,毕竟他自己也没掌握多少门绝学,而且说到可以开始传授他人,他就更加没有这个把握了。</p>

    绝学可不是基本功,想传授就传授的,教导别人的那个人,自己首先就要对绝学有着足够深的领悟,以及可以将这门功夫化繁为简地去教导别人,万一遇到别人有什么不懂的问了出来,还能够根据别人的情况进行解释,不然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很可能耽误了别人的时间和功夫。</p>

    所以当吴飞问到成宇关于绝学的事情的时候,成宇犹豫了一下,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并且承认自己现在也还没有把握可以传授吴飞什么绝学,但是他可以联网问一问青城那些隐居的师叔师伯,也就是秦叔的师兄弟,那些人可也是老一辈的高手,虽然没有能够达到秦叔的高度,仍旧不可小视。</p>

    吴飞听他这么说,也只好无奈地拜托他去问问自己那些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师叔师伯,然后耐心地等待了。</p>

    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下一场的炎黄之战,不知道又会对上哪一队,如果又是那些拥有高手的宗门,那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恐怕又要用什么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套路了。</p>

    那种套路,用一次还好,再重复用一次,就算不被别人笑话,也会被别人针对的。</p>

    这天,吴飞便一直在别墅里修炼内功,直到傍晚,接到了一个电话。</p>

    电话却是黑子打过来的,吴飞有点惊讶,因为一般黑子都是不会没事打电话过来闲聊的人,他打电话过来,就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才会打得。</p>

    吴飞有点不安,问道:“怎么了黑子,是上次说的事情有头绪了吗?”</p>

    黑子沉默了一下,道:“头狼,我按照上次我们说的那样去联系以前的老伙计,结果发现……”</p>

    “发现了什么?”吴飞问道。</p>

    黑子停顿了一会,才说道:“发现银叶子死了,警方还在查。”</p>

    “银叶子?”吴飞一阵错愕,银叶子是一个特种兵的代号,那个被他们成为银叶子的人,便是吴飞当头狼之前,他们那个特种兵的队长,后来他退役了,吴飞才升任了队长这个职务的,没想到现在却被告知,连那么强悍的特种兵王竟然都被暗杀了吗?</p>

    银叶子同样也是黑子和酒王的教官,两人和他都有很深的交情,听说了他的死讯,都是一阵伤心。</p>

    吴飞当然也伤心。</p>

    只不过伤心里更多的是愤怒,那个内鬼一天不除,这种事情就会一直发生,死去的人也会越来越多。</p>

    黑子的声音有点哽咽,道:“我没想到,老队长他也会死,他那么硬朗的一个人,按道理来说,我们这些人全死光了他都不会有事才对呢。”</p>

    吴飞叹了一口气,道:“可能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才是要着重对老队长下手,好打击我们的士气。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一趟。”</p>

    “我在军区医院。”</p>

    吴飞扔下电话,急匆匆地开了小云的车直奔军区医院,飞快地找到了酒王的病房。</p>

    酒王和黑子都呆呆地坐在那里,整个房间都满是忧伤的气息。</p>

    吴飞叹道:“怎么回事?”</p>

    黑子和酒王对他点了点头,道:“头狼,你来了。”</p>

    黑子慢吞吞地拿出一份报告,说道:“你自己看吧。”</p>

    吴飞皱着眉看了一遍,这是警局的案件登记报告,上面清晰地写着,案发地点在燕京的某条街道上,被害人身中数枪,有搏斗痕迹,怀疑是被仇家杀害。</p>

    现场无痕迹,案件陷入没有证据的调查状态中,正在排查被害人生前社会状况,收集资料。</p>

    吴飞知道,这一份东西只是官面上用来掩盖一下的档案,很快就会成为不可侦破案件沉入泥潭,银叶子的档案也会因为这份死亡报告而终结,彻底封入绝密之中。</p>

    “这是现场照片。”黑子递了一叠照片过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