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贴身魔术师 第三章 我们合作吧
作者:天水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三章 我们合作吧</p>

    似乎是因为雷声太大,这原本再次昏过去的女孩居然悠悠醒转过来。</p>

    她脸上原本沾上了很多白灰,不过随着雨水落下,很快就顺着脸颊滑向了两边,露出了其下精致的脸蛋。</p>

    她有一双精致的眸子,虽然难掩其中疲惫,仍旧亮得夺人心魄,仿佛会说话一般,一眼看过就让人心跳加速。</p>

    她的鼻子小巧,脸蛋秀气,眉线淡淡的,加上她此刻状态不怎么好,就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p>

    “是你,救了我么......”</p>

    女孩眨了眨眼,睫毛上不断有雨滴滚落,她显然有些虚弱,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p>

    吴科点点头。拿出张面巾纸给她擦了下:“你感觉怎么样?”</p>

    “我,我没事。”</p>

    她勉强笑了笑,左右一看,脸上露出一丝悲切:“我家被拆了......你......”</p>

    话未说完,她瞧见吴科手上因为摩擦而渗出的鲜血,整个人愣了下,继而眼泪就流了出来:“谢谢,谢,谢谢。”</p>

    她哽咽着向吴科不足道谢。</p>

    “没事,只是小伤,过两天就好了......哎呀,你别哭呀。”</p>

    吴科可没什么安慰女孩子的经验,手忙脚乱的劝道,紧张得不行。</p>

    也就是这时候,旁边小白很是煞风景的叫了起来:“回去再说好不好啊,我的毛全被淋湿了,待会都要感冒了!”</p>

    吴科老脸一红,这女孩脸上的污渍被冲洗一净后,实在是太过漂亮,以至于他看得眼睛都直了,完全就忘了还下着大雨。</p>

    “这雨估计一时半会停不了,你现在这样......要是不嫌弃的话,去我住的地方避避雨吧?”</p>

    吴科没什么跟女孩子打交道的经验,这话说得结结巴巴,脑袋也一直低着,一直到说完,都没敢去看女孩子的眼睛,生怕被人误会。</p>

    等了半分钟,女孩都没回答。</p>

    他忍不住抬起头来,瞟了人家一下,结果才发现,那女孩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疲倦脱力,居然在他的怀里睡着了。</p>

    ......师父啊师父,你总跟我说孤男寡女不能共处一室,可又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情况,你让我怎么选啊。</p>

    吴科很是纠结,旁边小白有一个劲的催促,无奈之下,他只能咬牙把这女孩抱在怀里,跑着往出租屋方向走去。</p>

    这雨实在是太大,虽然路程不远,但毫无遮挡之下,吴科和女孩的衣服很快就湿透了。</p>

    两人贴得太近,衣服淋了雨又贴在肉上,此刻吴科跑起来,很清晰就可以看到女孩凹凸有致的身子,甚至于连她的呼吸打在自己肩膀上都能感觉到。</p>

    他在山上几乎就没接触过女人,这样跟异性近距离的接触还是第一次,看着女孩肉隐肉现的美妙身段,闻着她身上传来的异性荷尔蒙味道,吴科脑袋嗡嗡作响,脸直接红成了个猴屁股。</p>

    这一路几乎是痛并快乐的跑回去的,等到了屋里,吴科将那女孩放到床上,很是喘气了阵,又喝了一大杯水,才算是勉强让悸动的心平复了下来。</p>

    不过很快,他又开始发愁了。</p>

    小屋子条件奇差,没有空调,更别提烘衣机,此刻两人的衣服都湿哒哒的套在身上,他自己还好,身强体壮一时半会也没什么,但这女孩明显已经筋疲力尽,这要是再穿着湿衣服睡一晚上,说不定就得发烧感冒了。</p>

    更何况......就这么穿着,也太让人挪不开眼睛了。</p>

    他站在原地踌躇了半天,总算是决定下来,想帮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孩把湿衣服给脱下来换掉,但尝试了几下却更是发愁——别说换衣服了,他连怎么脱女孩身上的裙子都弄不明白,生怕怕人家弄醒了到时候不好解释。</p>

    就在他纠结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之前那声音又在他脑子里响了起来。</p>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上天有好生之德,经判定,你成功的进行了一次救助活动,获得奖励:一级水元素彩门。”</p>

    又来了?</p>

    吴科心里很是激动,从一开始到过了这么久,就他也回过味来,这声音听着刻板古怪、毫无感情波动,显然不可能是神仙,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跟师父给自己的手机里那些游戏一样,只是个设定好的程序而已。</p>

    唯一的区别在于,这个程序很厉害。</p>

    而且看样子,只要达成某些特定的条件,这个程序就会给自己一些奖励,不管它的用意是督促自己进步还是别有企图,但起码在目前看来,对自己算是件好事。</p>

    “你能不能告诉我,什么是水,水元素彩门?”</p>

    他仿佛自言自语一样,对着头顶的空气问道。</p>

    没有人回答,这系统仿佛再次消失了一般,根本毫无反应。</p>

    但紧接着,旁边的小仓鼠却叫了起来。</p>

    吴科回头听了下,脸上顿时很是精彩——无它,小白居然知道这东西是什么。</p>

    “学会水元素彩门就能控制方圆五米内的水源,具体容量为半斗水。”</p>

    吴科又惊又喜,喜的是小白显然已经有了更为聪明的智商,同时也不知道为什么明白了很多他都不知道的东西。惊的则是,这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件好事。</p>

    不过吴科这个人唯一的优点就是从来不纠结自己想不明白的事情,他很快摇头挥发散了脑中的纷乱念头,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刚获得的能力上面。</p>

    小仓鼠小白在旁边又叫了几声,提示了下如何使用能力,吴科仔细的听着,又琢磨了下,随后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p>

    很快,他就感觉自己仿佛跟身边的水产生了共鸣,皮肤上的水滴开始不由自主的抖动起来,淅沥沥的不住往下滴,没多久,他的身上就恢复了干燥,而脚下,则多了一团凝聚成团的水泡。</p>

    吴科乐得不行,他观察了那水泡半天,才找了个桶将其装进去,随后如法炮制的对那女孩使用了自己的能力。</p>

    过程中并没出什么差错,唯一让他不解的是,从女孩身上提取出来的水隐隐有一丝血色。</p>

    难道是受伤了?</p>

    他心里一惊,小心翼翼的挪动女孩的身体观察了下,找了半天却没什么发现。</p>

    不,其实还是有所发现的——就在这女孩的臀部位置,明显有一丝干燥的血迹。</p>

    不会是屁股受伤了吧?</p>

    吴科挠挠头,有些纠结该不该把人家裤子脱了查看下,结果还没动手,女孩却突然一声呻-吟醒转过来。</p>

    他吓了一跳,后仰一下就打算站起来,可速度还是太慢,脚下刚动就被女孩看了个正着。</p>

    “你!流氓!”</p>

    女孩的脸一下子红透了,一手捂着屁股,一手劈头盖脸的就逮着吴科一阵扇。</p>

    “喂!我不是流氓!”吴科一边躲,一边连声否认:“我是看你屁股流血了,想抱你包扎伤口!”</p>

    “嗯......啊!”</p>

    女孩闻言,先是一愣,紧接着看了眼自己的裙子后,顿时脸色更红,又是尴尬又是羞恼的道:“我,我这不是受伤了!”</p>

    吴科撇撇嘴:“你别骗我了,不受伤怎么会流血。”<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他这话说得理直气壮,一副‘我也很见多识广’的样子。</p>

    女孩愣了下,一时间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才好,干脆捂着耳朵,羞愤道:“别说啦!”</p>

    吴科很是无语,这女孩子怎么都怪怪的,动不动就发脾气?</p>

    他心里忍不住想到。</p>

    ......</p>

    一通闹腾最终以女孩的肚子叫声结束,吴科本着救人就到底的想法,下楼买了些面条和鸡蛋,回家给她下了一碗面。</p>

    趁着吃饭的时候,两人聊了下,吴科得知,这女孩名字叫林彩彩,从小跟着爷爷长大,家里靠着摆地摊卖些魔术扑克和魔术道具为生,原本日子虽然过得紧巴,但起码还能熬下去。</p>

    但好景不长,就在上个星期,她的爷爷因病去世,原本老头子在的时候开发商顾忌舆论没敢强拆,后面见只剩下她一个人,顿时起了歹毒念头,装作不知道屋里有人,直接趁夜就把林彩彩家的老房子给拆成了废墟。</p>

    到吴科将她救出来之前,她已经被困了整整一天。</p>

    “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爷爷也走了,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办了。”</p>

    林彩彩说着,眼泪就掉了出来,抿着嘴呜咽,看起来很是难过。</p>

    吴科没想到她现在居然这么困难,犹豫了下,开口道:“要不咱俩合作吧,我是变戏法的,到时候你在我旁边推销魔术道具,肯定能赚钱。”</p>

    “你会变戏法?”林彩彩闻言,抬起头来,一脸不信:“别骗人了,你这么小,就是会也肯定是三脚猫的功夫,我......”</p>

    话音未落,她仿佛看到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小嘴猛的张大,整个人一下子愣在了原地,连手里握着的筷子都掉了下来。</p>

    ——她亲眼看见,自己被子里的水仿佛突然有了生命一样,蹑手蹑脚的从杯口爬出来,然后相互拥挤在一起,成了一个在半空中飘飘荡荡的水球。</p>

    这还不算晚,随着吴科手指一动,那水球居然很是听话的晃荡着,慢悠悠的飘了过去,落在了他的杯子里。</p>

    吴科瞧见她愣神的模样,很是得意的问道:“怎么样,现在信了吧?”</p>

    “信,信了。”她结结巴巴的应了声,满脸的不可思议:“你这哪是魔术,简直就是魔法!”</p>

    “嘿嘿。”吴科笑了笑,越发得意,端起杯子里的水喝了一口:“放心吧,咱们合作你绝对会发财的。”</p>

    “这,这是我喝过的......”林彩彩嘴巴动了动,说道一半声音越来越小,最终似乎是不好意思,还是没把话说明白。</p>

    眼见到了吴科神乎其技的本事后,她已经完全放下心来,心里盘算着明天一早去把爷爷从前埋在房子地下的微薄积蓄拿出来,好好进点东西。</p>

    两人又聊了会,等林彩彩把面条吃完,吴科洗了碗,将床让给她后,自己就拿了张凉席,铺在地上睡了过去。</p>

    一夜无话。</p>

    第二天一早,尚在睡梦中的吴科就被一声尖叫惊醒了。</p>

    “你还说你不是流氓!”</p>

    林彩彩尖叫着,一副又急又怕的样子,手脚齐用,一边推一边踢,将吴科从凉席上赶到了地板:“你,你居然爬到床上占我便宜?”</p>

    吴科还没睡醒,有些迷糊,闻言揉了揉眼睛,左右看了看,顿时有些没好气道:“你好好看清楚,明明是你从床上掉下来了!还好意思怪我!”</p>

    林彩彩被他吼得一楞,转头望了下,紧接着,脸上顿时红透。</p>

    她此刻居然是坐在吴科的席子上,而那旁边的床上则空无一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