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贴身魔术师 第四十三章 偶遇
作者:天水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四十三章 偶遇</p>

    吴料跟着黑子一行人来到一个偏僻的小屋里,下了车,在黑子的带领下,走了进去。</p>

    入眼只能看到一张四四方方的大桌子,以及周围躺倒在地上的凳子椅子,吴料见状,眨了眨眼睛,心想,这黑社会竟然这么寒掺,一点像样的黑老大气势都没有。</p>

    黑子指了指他对面的凳子,让吴料落座,吴料点了点头,也没什么可以讲究的,擦了擦板凳上的灰尘,一屁股坐了下去。</p>

    “好了,咱们商量商量对策吧,总不能带着人,直接去找马光华干架吧,这也太不现实了!”黑子向周围扫了一圈,沉声说道。</p>

    吴料点了点头,对着眼镜男说道,“你们有什么好方法,可以说出来听听,我暂时不发表什么意见。”他算是知道,这眼镜男在黑子这一行人里,应该是充当智囊的角色,所以也懒得和黑子打哈哈,直接就开口问起眼睛男来。</p>

    只见眼镜男眯了眯眼睛,低下头沉思了一会,接着开口说道,“首先我们要在不打草惊蛇的前提下找到黑子的弟弟,阿本,之后,我们尽力的去策反一些兄弟们,让他们为我们所用,这样我们才能放开手脚,真正的对着马光华大干一场。”</p>

    黑子听着眼镜男的注意,喜上心来,无愧是自己的得力手下,能优先为自己考虑,先拯救出弟弟,其他一切好说,黑子心想,即便策反失败,被马光华发现了我们的意图,那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哪怕最坏的后果是我们被他驱逐,也大不了一走了之,天大地大,哪里去不得,更何况自己对这座城市并没有值得留念的地方。</p>

    “小可,那你有什么好的方法吗,怎么才能不惊扰马光华的前提下,无声无息的救出阿本啊?”黑子看着眼镜男,疑惑的问道。</p>

    吴料听到黑子对眼睛男的称呼,小珂,愣了愣神,这个面目儒雅,气质还算不错的男人,竟然有一个挺女性化的名,暗暗的摇了摇头,感觉有些难以置信。</p>

    事后吴料通过黑子才得知,眼镜男原名程珂,在没加入黑社会之前,是一名大学教授,在他这个年纪,能当上大学教授,也算是对他智商,对他情商的一种肯定,吴料那个时候就感觉三观收到了强烈的冲击,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一个相当于是黑帮二把手的人,他的前身竟然是一名大学教授!</p>

    那日,吴料很是好奇程珂究竟是怎么从大学教授转变成如今的黑社会头领的,所以在闲暇之余,向黑子问了问程珂的过去,这才得知,黑子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道,加入黑社会的每个人,都是有一段故事的。</p>

    说罢,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酒盅,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看了看漫天星辰,回忆道,当初我碰到他的时候,实在一条街上,只见他衣衫褴褛,身上破落不堪,看着他在和野狗抢食物。</p>

    “汪汪汪”野狗炸起浑身的毛,向程珂喊道,毕竟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些食物,这个可恶的人类竟然来和自己争抢,是可忍孰不可忍啊。</p>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然而程珂不管不顾,无视野狗的喊叫,捡起了丢在地上的被人群踢的脏兮兮的馒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也不顾及自身的形象,在大街捧着馒头,眼神向四周不停地扫射着,犹如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宝物,怕引起他人的窥视,争夺手中的馒头。</p>

    今日,黑子是来替弟弟买鞋关于电脑方面的书籍的,弟弟有事不方便,黑子只好硬着头皮出来给他买了,走在路上,突然看到一个浑身脏兮兮的青年人,手中捧着馒头,竟然吃的津津有味,看他衣履阑珊,蹲坐在商店的阶梯上,看着来往行人,眼中偶尔闪过一丝清明。</p>

    商店里出来了一个倒拿着扫帚,脸上满是横肉的胖大姐,只见她走到程珂身旁,狠狠地踹了一脚坐倒在的程珂,接着口水四溅的大骂道,“小畜生,又来我们这儿干嘛,挡我们发财路,小畜生,”说着,拿起扫帚,向程珂狠狠地打去,程珂受到大妈的虐打,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只是抬头瞟了一眼大妈,眼中充满着不屑,好似在说,你打得这么轻,是在挠痒痒吗?</p>

    大妈被程珂的眼神明显气坏了,打的越发的用力了起来,便用扫帚抽打程珂,边大骂道,“混小子,看我好欺负是不!看你还敢这么嚣张!看你还敢坐在我们店门口!客人看见你,都跑光了!不想让我们活得安生,我也不让你好过!”</p>

    接着喘了口气,好似打人事件累活儿,歇息了歇息。</p>

    黑子站在路边,看着这个男人,被打的缩成了虾,却仍是没有发出一点痛苦的声音,原本抱着看戏的心态,也渐渐发生了转变。</p>

    程珂匍匐在地上,感受着身上传来的阵阵剧痛,苦苦的笑了笑,尽管身体由于受到剧痛二产生了痉挛,但脑子却一片清明,心想,这点痛苦,与过去所受到的打击,背叛相比,又算得上什么呢。</p>

    接着凄凉的哈哈大笑起来。</p>

    正在喘气的大妈突然听到程珂的笑声,看着他颤抖着身子,脸上却满脸的平静,半睁得眼睛,不时闪过一丝精光,大妈也许是看得有些吓人,踹了程珂一脚,暗骂道,“真他妈的晦气!还是个神经病!”朝躺在地上的程珂吐了口痰,转身向房屋里走去。</p>

    黑子只见这个衣衫褴褛的男子缓缓从地上坐了起来,吹了吹手中的馒头,用手拂去粘在馒头上的灰尘,张开嘴巴向馒头咬去。</p>

    黑子看着他淡定的样子,好像刚刚大妈打的是别人,不是他自己,也越发的对这个男子的身份感到十分的好奇。</p>

    直到程珂将手中的馒头细嚼慢咽的吃完,这才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着他龇着牙,好像无意间碰到了伤口,满脸的痛苦,额头上渐渐的渗出了冷汗。</p>

    黑子看着这个青年要走,止不住心中的好奇,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越发的感觉像小时候的自己,倔强而又无药可救,连忙上前,将程珂拦下。</p>

    “小兄弟,肚子还饿不?”黑子咧起嘴,露出自以为友善的肖安荣,对着程珂说道。</p>

    &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nbsp;  程珂听到后面有人问话,转过头,淡淡的瞟了黑子一眼,低下头,无视黑子,迈步向远方走去。</p>

    “小兄弟,我不是什么坏人,我是看你有点可怜,发了善心,想给你买点东西吃吃。”黑子看着程珂对他不理不睬的样子,尴尬的笑了笑了,赶紧走到他的身前,将他拦下,心里暗想,哎呦,还挺有性格啊,不错,我喜欢。</p>

    程珂听到黑子地话,愣了愣神,看着黑子满脸的笑意,觉得如果继续不答应的要求,可能会跟自己一路,于是无奈的的点了点头,心想,这人真是有点怪啊。</p>

    殊不知在黑子眼中,程珂更是显得怪异,领着程珂向周边最近的饭店走去,边走边向程珂说道,“小兄弟,我并没有什么恶意的,只是看你被那个女人打,竟然能做到不动声色,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是感到很好奇而已。”黑子顿了顿,接着说道,“你看看你这身行头,并没有什么好骗的吧,要钱没钱,要人嘛,感觉也不咋样,我又是何苦来这样自找麻烦不是?”</p>

    程珂咧了咧嘴,皮笑肉不笑道,“嗯,是挺有道理的奥。”自从被狠狠的背叛,程珂就决定,这辈子不会在相信任何一个人,他已经对生活失去了希望,觉得生死如常,看淡了所谓的名利,看淡了所谓的荣辱,也就对于他人的打骂,毫不在乎。</p>

    黑子将程珂领进饭店,叫来了服务员,将菜单交给了程珂,让他点菜。</p>

    程珂接过菜谱,翻了几眼,随手点了几样,接着交给了服务员。</p>

    “小兄弟,我看你好好的一个人,怎么沦落到如此地步,即便向他们那样给人打打小工,也不至于混到如此地步吧。”黑子将手压在桌子上,身体前倾,指了指刚刚离去的服务员,笑着试探道。</p>

    程珂听到黑子的话,淡淡的笑了笑,不假思索的答道,“这是我的决定,这是我的人生,我想怎样就怎样。”</p>

    黑子以为对面的年轻人会开始倒苦水,已经做好了洗耳恭听的准备,结果却被这句话弄得措手不及,红着脸,极其尴尬的笑了笑,“哈哈哈,有道理有道理,想不到小兄弟年纪轻轻,就有这番醒悟,着实不错啊!”黑子感叹道。</p>

    程珂听到黑子的马屁,撇了撇嘴,接着盯着桌子上的牙签开始发起呆来。</p>

    顿时场面陷入了极其尴尬的地步,黑子无奈,只好后者脸皮继续说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p>

    程珂仍是看着桌子上的牙签,面无表情的说道,“名字只是一个称呼,有什么好问的,我们以后也不再见面了,没必要告诉你了,更何况我的名字,我也不想在记起来了。”过了一会,程珂可能是觉得对面的大高个又是请自己吃饭,又是好言相劝,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张口说道,“姓程,单名一个珂字。”</p>

    接着沾了沾水杯里的水,将字写在了桌子上。</p>

    黑子看着程珂写在桌面龙飞凤舞的名字,只是感觉说不出的好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