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贴身魔术师 第七十五章 在河之洲
作者:天水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七十五章 在河之洲</p>

    吴科带着林彩彩和胖子顺便带着苏溪按照程珂发给他的地址,来到了见面的地方。还没进去,程珂和黑子就迎了出来。</p>

    “吴科,看看这里怎么样?”程珂搂着吴科的肩膀说道。</p>

    吴科站在店外,并没有很在意,只是随便看了一眼,说道,“感觉还不错,这个名字还有点意思。”吴科抬头望向饭店的牌匾——在河之洲。</p>

    “哈哈,不只是这名字,里面走。”程珂邀请一众人向饭店里面走去。进了饭店,大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和普通的饭店一样,只是装修的比较复古,并不是平常饭店那样有富丽堂皇的吊顶大灯,也没有锃光瓦亮的地板,更没有标配的美女服务员。</p>

    众人实在想不到这个地方除了那个名字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纷纷看向程珂,程珂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言语,只是看着吴科。吴科也微微一笑,大家都一脸懵逼,搞不懂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不一样。</p>

    “这个地方确实挺特别,但最特别的地方应该就是这是你们的地盘吧?”吴科说着疑问的话却是肯定的语气。胖子和林彩彩愣了愣,两人心里不约而同的想着,就算这个店只是一个普通的饭店,但是再怎么说它也是货真价实的一个饭店,在寸金寸土的江中市少说也要好几百万。</p>

    苏溪不认识黑子他们,自己一个人在偌大的饭店倒也转的不亦乐乎,不过还真被她转到了特别的地方。</p>

    “吴科,彩彩姐,你们快来看,这里好奇怪。”</p>

    众人听到苏溪的声音,也都寻声而来,程珂刚刚注意到苏溪,于是便问道,“这位是?”</p>

    吴科三言两语说了他在思哲工作室的事情顺便介绍了苏溪。</p>

    “原来是苏小姐啊,幸会幸会。不知苏小姐发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程珂温文尔雅,显得非常绅士。</p>

    “其实也没什么了,就只不知道这家店的主人在选择镜子的时候为什么要用双面镜?觉得有些奇怪。”苏溪弱弱的问。</p>

    “哦,何以见得?”程珂反问。</p>

    苏溪以为他真的不知道,就解释给他,“你看啊。”她用手指甲顶着镜子,说道,“如果镜子里的影像和指甲之间有距离,那么镜子就是单面镜,但是如果影像和指甲之间没有距离,镜子就是双面镜。双面镜就表示着自己暴露在人家的视线中了。”</p>

    “苏小姐,懂得还挺多啊。”程珂似笑非笑。</p>

    “嘿嘿,其实也没有了,之前我们老板变过之类的魔术,正好用到了这种道具,所以我就多少了解一点。”苏溪说着。</p>

    “你们老板?吴科?”程珂问。</p>

    “不是,她说的是贺思哲。”吴科替苏溪回答。</p>

    “既然已经发现了,我就明说了,这家饭店确实是我们开的,而且用双面镜也是有意为之。我们开的这家饭店不是普通的饭店。最近好像是兴起了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种风气,那些商界大佬和政界巨头都特别喜欢这样的格调,怀旧复古,中式典雅。他们经常会在这种地方聚餐,商谈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或者是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交易。”</p>

    “可是这和你们开店又有什么关系呢?”吴科打断程珂的话,问道。</p>

    “这些当然和我们没有关系,但是马光华和我们有关系啊,我们最近在收集马光华的罪证,越来越多的人不想在马光华那老贼手下做事了,但是他们都有把柄在马光华手中,我之前离开的时候说过,不想再马光华那里干的我程珂门永远向他们敞开。所以前一段时间那些人便找到了我们,请求我们帮助他们拜托马光华。”</p>

    “所以,你们就想到了这么一个招?”吴科又问。</p>

    “对,没错。就算这家店起不到当初我们设定好的作用,但至少它是个正常的营业场所,我们不用向之前那样干一些违法乱纪的事情去赚钱养家。”程珂说着。</p>

    “是的,我不想兄弟们跟着我还做以前的事,那是把头别在裤腰带上做事,我现在已经不想那么做了,不想让兄弟们把性命交给我,而我还带着他们用生命冒无所谓的险。”黑子出声说。</p>

    “黑子哥这话说的,我都好像不认识你了,简直是让我刮目相看。”吴科随意说着。</p>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黑子老脸一红,心里也大概明白自己在吴科心里是什么样子,却还是开口问道,“哦,那么我黑子在吴科兄弟心里是什么样子?”</p>

    “我觉得吧,之前没认识黑子哥的时候,就只是认为你们和马光华是一样的人,做事没有底线,没有原则,从来只顾自己的利益,甚至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的生命。后来认识了你们,觉得黑子哥你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虽然当时救的阿本是你的弟弟,但是后来听程珂讲你的故事,觉得这样的哥哥,再怎么坏也不会坏到哪去的。”吴科看了一眼黑子,顿了顿,继续说,</p>

    “就在刚刚,我觉得你是一个真男人,是真正的男子汉,可以考虑到这么多兄弟的安危,他们的生命交给你,你们一起创造神话的同时,不要先被死神夺去了生命。其实我觉得,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只要经历过就好。不是有句话说‘生活不知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虽然我们不是这么文艺的人,但是人生如果只为添饱肚子而活着,那不就失去了光彩。”吴科说了这么长一段话,喝了口茶,润了润喉咙。</p>

    “哈哈,谢谢吴科兄弟,我没想到我这个粗人在你心中的形象还这么高大上,哈哈哈。”黑子又笑着说。</p>

    “其实吴科说的没错,我们的人生不应该就这么平淡寡味,哪怕短暂,但是应该精彩,就如同烟花绽放在夜空中的那一瞬间,短暂却璀璨,凭借着它那短短的一瞬间照亮了属于它自己的一方漆黑夜空。就如同昙花一现,所有美丽的东西都有有效期限。”程珂也突然有感而发。</p>

    其实我们都知道人活着每过一天就少一天,从现在开始,我们的日子里不必要的东西,不必要的人或者是事情就可以删除了。我们一生记住的人有限,记住的事情更是有限,我们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更多的事情,首先就要清空那些烦乱于心的东西,正所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p>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其次就是要把有限的变成无限的,就像是短暂的瞬间也能成为永恒的定格。犹如流星划过夜空,虽然转瞬即逝,但在那一刻,它就是永恒,用燃烧生命的方式做出有意义的事情,难道这不正是另外一种永恒吗?</p>

    “行了,我们不多说了,继续看看吧。”程珂招呼着大家。</p>

    绕过一处长廊,眼前是几间装修迥异的包厢,这几间包厢和外面的风格完全不一样,外面是中式复古的感觉,这里却是乡村田园的风景。也许在这样怡然自得的环境中人们才能卸下防备,轻松谈论一些见不得人的丑事。</p>

    “哈哈,不错啊。”吴科意有所指。</p>

    “哪里,小意思。”程珂也顺着吴科的语气回复道。</p>

    “程大哥,你们开这家饭店到底花了多少钱啊?”这时林彩彩突然出声问。</p>

    “这个嘛,你猜猜。”程珂笑着,并不说明花了多少钱。</p>

    “五百万?”林彩彩尝试着说,毕竟这里也不是很偏僻,而且面积也不算小,五百万应该差不多吧。</p>

    程珂笑了笑,笑意中好似在说林彩彩是个不懂行情的小姑娘,接着摆了摆手。</p>

    “那是多少啊?”林彩彩继续问着。</p>

    “你在猜猜。”</p>

    “那你得先告诉我是高了还是低了。”</p>

    “彩彩,你也太看不起江中市的房价了。”吴科笑笑说。</p>

    “啊?”林彩彩不明所以。</p>

    “这么跟你说吧,你之前马光华拆迁掉的房子,政府要是补助的话一个平方就要一万多,要是合理拆迁,你现在就成个富婆了。”吴科解释道。</p>

    “那这里岂不是不止一千万了。”林彩彩震惊的说着。</p>

    程珂现在比了个三的手势,“三千万!这么贵!想不带程珂大哥你这么有钱啊。”林彩彩比刚才还震惊。</p>

    “这个很正常啊,这里位置并不偏僻,而且还配有停车场和小型健身房,装修的有这么精致,三千万不算多了。”苏溪面不改色的说着,“思哲的那个位置比这里还好一点,都要三千万呢,只不过没这里大。”苏溪把玩着手中的头发。</p>

    “那么个小破工作室这么贵?”林彩彩问,见苏溪点点头,接着又说,“那贺思哲就这么走了,把它交给了一个认识了不到三个月的吴科?”</p>

    “当然,老板从来都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所谓的友情是不会在乎认识的时间的长短的。有时候你相交数十年的朋友能因为一件小事出卖你甚至伤害你,而有时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可能会为你付出生命。”苏溪解释道。</p>

    林彩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是啊,所谓的朋友是不会在乎认识时间的长短的,在乎的只是你是不是和你相处时的那份感觉,一种朋友的特殊感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