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贴身魔术师 第八十二章 结识陆瑶
作者:天水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八十二章 结识陆瑶</p>

    这次打开门,大家都没有退缩,纷纷打开灭火器一股脑儿喷了上去,可是,不知是什么可燃物,火势居然不见小,吴科看了看这边,心下一想,随即运用起火彩门,控制住火不让火势继续蔓延,同时他透过火幕搜寻被困在里面的人。</p>

    在吴科控制住火势之后,那些火好像是有了生命一样,居然好似自动散开,中间成了真空地带,供救援人员就去搜寻被困得人。毕竟吴科也不可能一直控制着,一旁的消防员也没空理会刚刚还凶猛的毫无办法火势怎么变了样,也迅速抓起手中的灭火器,喷向着火的地方。</p>

    在众人的合力之下,终于扑灭了火。吴科这时也收了手,跟着众人一起进去寻找被困的人。他记得很清楚,当时确确实实听到了有人在呼救。可是在搜寻一番过后,大家并没有找到人的踪迹,不用说是活着的,连一具烧焦的尸体也没有。吴科却不相信,没有放弃,继续朝里走去。</p>

    那些消防员见火也已经灭了,这里也没有他们什么事了,就打算回去复命,报告救援的结果以及现场的情况。至于查清起火原因,是警察的事情,他们也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管了。</p>

    “在这里,人在这里。”吴科突然大喊道。他看见一个小女孩蜷缩在鱼缸里,因为鱼缸很大,容下一个人绰绰有余。已经出去的消防员们听到吴科的声音又折了回来。看到了吴科指着那足足有一面墙的鱼缸,里面是一个女孩,已经晕了过去,不知是死是活。</p>

    吴科三步并两步走了过去,拿起被烧的只剩一条腿的残破椅子腿照着鱼缸就砸了过去,一砸之下,鱼缸没有破反而是那条残破不堪的椅子腿又断成了好几节。站在一旁的消防员们一个个赶紧拿着手中的灭火器砸向鱼缸,虽然那鱼缸很是坚硬,但在众人的合理砸击之下已经出现了裂缝。大家见终于有了效果,更加卖力了。</p>

    毕竟鱼缸里的小女孩还不知死活呢,在里面多一秒钟就多一分危险。这时一个消防员从外面跑过来,对大家说,“用这个。不然待会儿砸破的玻璃也会伤了她的。”刚刚一起砸鱼缸的人们都没有考虑到这一点,看了看他手里的工具。一个类似于队长的人说,“小徐,做的不错。”叫小徐的消防员嘿嘿笑了两句把手中的工具递给了消防队长。</p>

    那个消防队长拿着工具,有条不紊的切开了鱼缸的玻璃,“哗啦啦”浴缸里的水流了出来,连同着鱼缸里五彩缤纷的热带鱼一起,那些鱼在地上七上八下的乱跳着,挣扎着,似是也知道自己的生命要到尽头了。只是现在人们哪里有多余的精力去管它们。见鱼缸被打开,水已经流了出来,吴科上前抱出已经昏迷的女孩。</p>

    他的手在女孩的脖颈出探了探,“有呼吸,还活着,我送她去医院。”吴科对站在一旁的一种消防员说了一声,抱着女孩就风风火火地出了门,跟着女孩上了救护车。</p>

    把女孩送到医院后,吴科也联系不到女孩的亲属朋友,又不放心女孩一个人在医院待着。给林彩彩打了个电话,简单地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说有事不回去了,让她不用等自己。</p>

    吴科随意清洗了一下自己,便坐在女孩病床前陪着女孩,等着女孩醒来。医生说了,幸亏送来的及时,女孩现在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吸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入太多的浓烟又在水里泡了太久,身体虚弱,消耗太大,所以一时还醒不来,不过不用多久就可以醒来了。</p>

    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或是两个小时吧,女孩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还有消毒水的气味。她转回了思绪,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医院。吴科站在窗边并没有发现女孩已经醒了。这时女孩想开口说话,发现嗓子又干又涩,根本说不出话,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感觉上面干干的,就想拿起桌子边的水杯喝水。但是还是太过虚弱,刚刚端起的水杯就掉落了下去。</p>

    吴科听到杯子掉落在地的声音,转过身来,看见女孩已经醒了,于是就问道,“你还好吗?”见女孩点点头,又看了看摔碎的杯子,说,“渴了吗,想喝水?”女孩要出声回答,忘了自己说不出话,就又只好点了点头。吴科又重新到了一杯水,又细心的往里面插了一根吸管,端着杯子递到女孩嘴边,女孩就着吴科的手喝了水,有了清水的滋润,感觉嗓子好多了。</p>

    等到女孩喝完水,吴科问,“还要吗?”女孩这时可以开口说话了,于是开口说,“谢谢,不用了。”嘴角牵起了一抹虚弱的笑容,女孩还想说话,吴科这时才看见,女孩的嘴唇干裂的都出了好几个口子,便开口说,“你先别说话了。”女孩不明白吴科为什么不让自己说话,但也听话的闭了嘴。</p>

    吴科拿起桌子上的棉签,沾了沾水,贴在女孩的嘴唇上,润了润女孩干裂的嘴唇。吴科觉得着并没有什么,但是女孩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身体虚弱脸还是苍白的,但是耳朵上却悄悄蔓上了粉红。吴科又继续润了润后,见嘴唇已经不那么干了,便拿去了棉签。</p>

    “你叫什么名字啊?”吴科温柔的问,像是怕吓到了她。</p>

    女孩并不回答吴科的话,反而说,“谢谢你救了我,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p>

    “我叫吴科,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吴科有耐心地再次问道。</p>

    “我叫陆瑶,你可以叫我瑶瑶。”女孩眨着大眼睛说,苍白的脸还是没有好转。</p>

    “好,瑶瑶,你能告诉我你爸爸妈妈的电话吗?我打电话叫他们过来。”吴科和陆瑶说。</p>

    “我没有爸爸妈妈。”陆瑶淡淡说,但脸上却不见伤心。</p>

    吴科看了看陆瑶,脸色苍白确实不忍对她大声说话,以为这又是个和父母闹气离家出走的青春期少女。于是耐着性子对她说,</p>

    “怎么可能呢?人都是有父母的。”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突然想到了自己,自己不就是个无父无母的人嘛,不过好幸遇到了师父,甩开了脑海中的思绪,继续说,“没有父母,你怎么可能来到这个世界上呢?”当初他也是这样想着,想着赋予他生命的父母怎么可能忍心抛弃他,可是是师父在他和流浪狗抢食时救了他,不是所谓的父母。</p>

    “大哥哥,我的爸爸妈妈已经不要我了。”女孩脸上出了苍白还是看不出其他的表情,可能心早已被伤的体无完肤了吧。“那你总有家人的吧,我要怎么才能联系到你的家人呢?”</p>

    女孩点点头,虚弱的说,“我有一个堂姐,电话是137xxxxxxxx。”女孩报完电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话,就闭上了眼。</p>

    吴科立马按照女孩说的号码,拨了电话。电话接通了,但被挂断了,于是吴科又拨了过去,这次有人接了,“喂,你好,哪位啊?”一个听上去有点熟悉的女声透过话筒传了过来。吴科清了清嗓子,“你是陆瑶的姐姐吧?”那边嗯了一声,又小声自言自语地嘀咕“那小妮子又惹什么事了。”吴科没听太清,于是问了一句,“你说什么?”</p>

    “哦,我是陆瑶的堂姐,她出什么事了吗?”</p>

    “是这样的,你妹妹现在在医院,麻烦你过来一下。”</p>

    电话那边的女人一听到在医院,立马问道,“瑶瑶怎么了,她还好吧,她怎么可能在医院呢?”</p>

    “你先别着急,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只是还有点虚弱,你先过来吧,在第一人民医院,三楼,十八床。”</p>

    “哦哦,好的,麻烦你再帮我照看一下,我马上就过来。”</p>

    过了大约半小时,病房的门被推开了,“当当当”女人高跟鞋的声音走到了病床前,“瑶瑶,你还好吧,没出什么事吧?可吓死姐姐了。”</p>

    刚刚闭眼的陆瑶睁开了眼睛,摇了摇头,表示没事。这时女人站了起来,面向吴科。</p>

    “这位先生,谢谢你送瑶瑶来医院,我是瑶瑶的堂姐陆娅。”</p>

    吴科听着女人的自我介绍,觉得陆娅这个名字很是熟悉好像在哪听过,回想了片刻,没有想起来,心想重名重姓的人这么多,便不再想了。陆娅看了看吴科也觉得眼熟,还不等吴科说话,就又说,“这位先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感觉你很眼熟。”</p>

    “哦?我也觉得小姐眼熟呢,毕竟人都长着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呵呵。”吴科低声笑着说。</p>

    “呵呵呵,先生真是幽默呢。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等瑶瑶出院了,我们想亲自感谢你。”陆娅说。</p>

    “当然。”吴科拿过桌子上的纸,写了一个号码,只不过没有给陆娅,而是给了躺在病床上的陆瑶。低声对她说,“有什么帮助的可以打给我。”又出声说,“小丫头,我可等着你好了亲自感谢呢。”</p>

    陆瑶不明所以,但还是收好了吴科给的纸条,吴科这时对陆娅说,“既然这样,也没我什么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p>

    陆娅又开口道谢,送吴科出了病房。虽然陆娅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但是吴科就是感觉她不好,很少有人第一次见面就给自己这种感觉。吴科也没有过多的在意,以为是自己多想了。</p>

    缓步出了医院,吴科抬头看了看天空,又抬起手看了一下表,已经到下午四点了。吴科从早晨出来到现在一直在医院没有吃过东西,这时肚子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声。</p>

    于是吴科来到不远处的小摊前要了一份馄饨,大口吃了起来,这时突然想到那个叫陆娅的女人为什么会让他觉得眼熟,之前在天使的年终典礼上,因为萧筱筱有过一面之缘。这时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她给吴科的感觉不好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