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贴身魔术师 第一百一十七章 供出同党
作者:天水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一百一十七章 供出同党</p>

    如果,你认为柳明仁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p>

    由于事情败露,马光华脑子也大了一圈。毕竟,在雇佣欧洲兵这件事上,他是中间人。</p>

    他想“但愿,你不把我说出去,从小到大,这么多年的兄弟。我要是被抓住,这么多年混黑道,警察一定不会放过我。”</p>

    马光华重重的吸了一口烟,又缓缓的把烟从嘴角吐了出来。躺在大大的长椅上,焦躁不安。</p>

    而此时的“龙哥”早已不知所踪。</p>

    国家安全局进行立案调查,询问柳明仁有关于雇佣欧洲兵的一切,柳明仁只说“我只知道那个人他让我叫他龙哥,其他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p>

    审问一次,是这个回答,两次,也是这个回答。并且都是只回答这一个问题,再问,他就根本不张嘴了。</p>

    所以,想要继续了解,一定要寻找新的线索。</p>

    警察局对这次事件还是比较用心的,因为在一个国家出现了另一个国家的军队,这是国家的安全隐患。所以,这件事情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p>

    民警还想从柳明仁的嘴中套出点什么,所以,这第三次的审问,民警带了一位刚毕业的心理学专业的小警察来与柳明仁沟通。</p>

    这就可以在他没有心理防备的时候说出有用的信息。可以说,这样得到有用情报才是不费一兵一卒。</p>

    “你好,我今天刚刚上任,陪你说一说话。”年轻的警察小伙开口说到。</p>

    柳明仁像没有看到他一样,一声不发。</p>

    “在这里,住的习惯吗?”警察继续发问。</p>

    “你看不出来我住的习惯不习惯啊?”柳明仁似乎对这个人的询问抱着特别大的意见。</p>

    “你为什么这么焦躁?”警察依然很自然的发问着。</p>

    “你问的都是废话,你有那么闲吗?”柳明仁特别不满意的说到。</p>

    “我说了,我只是想陪你聊聊天。”警察依然使用着心理战术。一点一点消磨着柳明仁强烈的抵触心理。</p>

    警察们当然都看过柳明仁的资料,并且做过详细的分析,所以,想要找到和他的共同语言,其实并不困难。</p>

    “这样吧,我们聊聊小时候,从记事的时候开始。我说了就是简单和你聊一聊,跟案件没有任何的关系。”</p>

    此时,柳明仁将目光定格在了他们面前办公桌的记录本上。</p>

    看到柳明仁的此举,年轻小伙子立刻说到“来人,把桌子上的本子都拿走,今天不做任何记录,就是简单的聊聊天而已。”</p>

    此举,让柳明仁放下了一大半的警戒心。同样,警察有他自己的目的,可以说成是,为了骗取信任。</p>

    警察先开口,“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小的时候挺像的。那时,我爸娶了我后妈,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我妈妈。”</p>

    年轻的小伙子说到这一句,仔细看了一眼柳明仁,看他的反应。</p>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柳明仁倒是很淡定,没有接话的意思。</p>

    年轻小伙继续说到“我在家里就不停的要妈妈,我的父亲就让我叫我的后妈,他告诉我,这就是你的妈妈。”</p>

    “我当然知道她不是,我就死命的不叫,我爸爸就来揍我,打的我哭爹喊娘,可我就是不叫她“妈妈”。</p>

    “我觉得,当时我爸都要把我打死了,那个女人拦着他,不让他再打我。那时我就有些轻微的感动,但是依然不愿意去叫她“妈妈”。”似乎小伙子说到动情处,他只顾着说自己的。</p>

    但请不要忘记,屋子里是有小伙子,有柳明仁,还有一个有着多年审讯经验的老警察。有三个人。所以,柳明仁的所有动作与微表情都入了老警察的眼。</p>

    “慢慢的长大,我才发现,你在不了解,不熟悉这个人之前就对她整个人进行否定,是不对的。”小伙子有些泪目。</p>

    “当我在黑暗里特别无助的时候,她就像那明亮的一盏灯,给了我方向,给了我面对未知的勇气。”</p>

    这时的柳明仁确实听进去了,他听着这个小警察的叙述,这个故事似乎很有感召力。</p>

    “在我被同学欺负的时候,她会告诉我,“不要太善良,你的善良会让别人认为这是你的软弱”。</p>

    但她同样也告诉我,要用一颗感恩的心面对这个世界,哪怕被人误解,也没有关系。坚持做自己,就好。”</p>

    “就这样,她从一个让我怨恨的人变成了我最信赖最依靠的人。好多次,我都想告诉她,对我来说,你就是我妈妈。”说到这里,小伙子真的哭了起来,这种发自内心的难过,不是装出来的。</p>

    柳明仁的心扉似乎也被打开了,他颤抖着声音说到“她现在还好吗?”</p>

    小伙子已经泣不成声,他断断续续的说到“她已经不在了,在我的那一句妈妈还没有说出口,她就走了,她就永远的离开了我。”</p>

    听到这里,三个人都沉默了,但是每个人内心的想法都不一样,表面上的感动与泪水,可是更为重要的是案件的进展以及柳明仁的口供。</p>

    这个时候,最为难过的是那个小伙子,因为这确实是他的亲身经历,而柳明仁与他的经历有些相似,但又不太一样,而那个老警察,听听故事,也就过去了。</p>

    “我的经历,好多年都没有理一理了。”柳明仁说到。然后又接了一句“若不是你的这番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去回忆了。”</p>

    “那一年我还在幼儿园,平时都是爸爸或者是妈妈一个人开车送我,那一天,他们两个人都送我。”</p>

    “那时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一起送我,那一天我特别的开心。”他继续说到。</p>

    “到学校的门口之后,他们都从车上下来了,妈妈还特意问我一句“喜欢妈妈么?”,我说喜欢。她又问我“喜欢爸爸么?”我也说的喜欢。”</p>

    她突然就哭了,然后抱着我说“以后都要好好听爸爸的话,千万不要怪妈妈。”</p>

    我问她怎么了,她告诉我快进去吧,不然就迟到了。</p>

    等我放学回家,妈妈就不在了,我问爸爸她去哪了,他就再也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p>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几个月后,我的父亲,领着另一个女人回家了。</p>

    这个女人对我不好也不坏,所以,对她我没有任何的看法。</p>

    柳明仁说的太过认真,此时的他并没有注意到那两个警察,他们早就已经恢复了状态,并且仔细的寻找着他话语里的每一个可能有用的词语。</p>

    在那一天,我把我爸又要结婚的消息告诉了我最好的朋友,我一直哭,一直哭。他就那么陪着我,他告诉我,“你别哭,我会保护你的。”</p>

    听了他的话,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p>

    这时,年轻小伙看似随意的插了一句嘴“他是谁啊?是你的好朋友吗?”</p>

    柳明仁想都没想的就说了出来,“是,他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从小到大,只要我有困难,他都会帮我。”</p>

    小伙刚想再插一句嘴,老警察就拉住了他。老警察轻微的摇了摇头,似乎在说“让他说下去,问的太多他会起疑心的。”</p>

    “从那之后,有什么困难我都会找他,他就像我的哥哥一样,保护我。”</p>

    “小的时候我个子矮,容易被人欺负,他就保护我。甚至那一次我被人绑架,他一个人跑来救我,然后他被打的重伤住院。”</p>

    “他的头上血淋淋的,可能是在打斗过程中等有人报了警,打着打着警察就来了。慌乱之中他们只顾着逃跑,并没有把我带走,他躺在地上,我一直喊他,他都没有反应。</p>

    最后救护车来了,把他接走了。自从他为了我挨打开始,我就认定他是我一辈子的兄弟了。</p>

    小警察看似安慰的问了一句“你的兄弟他还好吗?这么多年了你们的感情现在怎么样?”</p>

    “他一直都挺好的,他什么忙都肯帮我,只要他能帮。</p>

    “他都帮了你什么忙,能让你这么感激。”警察故做惊讶。</p>

    我需要人脉,或者急需用钱的时候,他都第一时间帮我,并且这次都还是他找的人帮我联系的兵。”这句话一说完,两个警察刷的一下站了起来。</p>

    老警察喊到“把人给我铐起来,押回去!”</p>

    柳明仁的瞳孔瞬间放大了好几倍。</p>

    他被手铐铐在一起的双手激烈的砸着桌子,他怒吼着“你们这些骗子,混蛋!”</p>

    就这样,不费一兵一卒,就把马光华从柳明仁的嘴里套了出来。</p>

    当马光华收到传唤的时候,他有些难受,不是为了要受到法律的惩罚而难受,而是他保护了柳明仁这么多年,他早已将他当做自己的亲弟弟了。</p>

    他已经习惯自己去保护他了,虽然,柳明仁比他还要大一岁。</p>

    这时的马光华,有些心寒。</p>

    可他不知道的是,柳明仁从来都没有想把他供出来,柳明仁是作恶多端,可是这么些年的感情,他是非常感激马光华的。</p>

    柳明仁哭了起来,不为别的,就为自己的无心之失,他现在终于一无所有了,这一次,即便这不是他想的结果,可是不知道马光华会不会再原谅他。</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