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十一章:两个醋坛子,一起打破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而这时邺蕴也感觉对到了拓拔玄谨的目光,她回头看向他。

    一个满是算计,一个带着疑惑。可这俩人的举动在夜姬旋翎看来却变成了浓浓的爱意了。

    这下这大殿之中的人都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算计。最终鹿死谁手?

    翎王看着大殿之中互动的几个人,开口说道:“邺太子是否愿意登台比试一番?”

    翎王的话顺利地把所有人的心思都拉了回来。

    “邺杭琴艺不精,还是不要登台献丑了。”

    邺杭一副慵懒的看着对面的夜姬旋翎,眼中带有一丝的占有欲。夜姬旋翎和拓拔玄谨也察觉到了,两人都对邺杭的眼神有些不满。

    邺蕴也有些不明白(王兄明明就是喜欢翎公主的,但是他为什么不与他们比试呢?以王兄的才艺也绝不会输啊!)

    翎王看着这样的邺杭也不好强求了

    ,“既然如此朕也不强求了。”

    说完又看向台下的人,见他们都不愿再比试才说:“比赛继续吧!”

    第二关比下棋,玄墨执白子,拓拔玄谨执黑子。

    两人一来一往,一个步步紧逼(拓拔玄谨),一个处处防守(玄墨)。

    很快比赛就接机尾声了,玄墨看着棋局上的白子。这些白子都被黑子包绕着,玄墨将手中的白子放下说:

    “玄皇的棋艺精湛,玄墨甘拜下风。”

    拓拔玄谨也放下了手中的棋子“棋如人生,我们也不过是棋盘上的一子罢了。只是本王向来不喜欢被人掌控。”

    拓拔玄谨的话十分尖锐,但是玄墨却优雅的回了一句话,这句话差点让拓拔玄谨杀了他。

    “那玄皇就不可能是旋儿的良配了”

    拓拔玄谨顿时就怒了。“玄太子凭什么说本王不是翎儿的良配?”

    玄墨缓缓起身“就凭我对翎儿的了解。就凭翎儿想与世隔绝过无忧无虑的生活。”

    玄墨的话震惊了全场,也包括拓拔玄谨和夜姬旋翎。

    “哦!那如此说来玄太子对本王的未婚妻还真是上心呢!只可惜……”拓拔玄谨起身走到夜姬旋翎的身边。

    “只可惜,翎儿此生注定要做我的妻子。”拓拔玄谨冷眼看着玄墨,一手搂着夜姬旋翎的腰,宣示着他的主权。

    “玄太子的好心,旋翎心领了,但这是配不配是旋翎自己的选择,就不劳玄太子费心了。”

    夜姬旋翎的眼里充满了厌恶。玄墨的心顿时就像被针扎了一样,一阵一阵疼得厉害。(看来这一次,我真的失去你了。)

    翎王看着两人的斗争不语,片刻之后。

    翎王站直身子说:“众所皆知,朕只有一个女儿。朕十分疼爱她。今天我就要将我最疼爱的女儿嫁给我最信任的人。”

    说罢,翎王走到了拓拔玄谨和夜姬旋翎的身边,拉着两人的手。

    “玄谨啊!你是朕看着长大的,朕相信你回好好照顾朕的心肝宝贝的。”

    玄墨看着夜姬旋翎幸福的笑容,心疼地越发厉害。这笑容本该是属于他的,可却因为他的无知而葬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