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十五章:邺杭的心机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邺蕴一个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客栈,此刻邺杭正在门口指挥这一大批人。

    “如果找不回公主,那你们所以人就提头来见本太子吧!”邺杭看着那些人,怒不可遏。

    邺蕴看着那个“关心”自己的哥哥,心痛如绞。“不必了,我已经回来了。”

    邺蕴不再看他虚伪的面孔,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既然公主已经回来了,那就下不为例。回去侍候公主吧!”邺杭看着邺蕴的动作倒也不生气,只是解散了那些下人。

    过了许久,邺蕴已经洗漱完了。邺杭才踏入了邺蕴的房间,并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蕴儿,哥哥知道你在生气,但是哥哥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不要怪哥哥。”邺杭抓着邺蕴的手,心情有些低落。

    “哥哥,蕴儿没有怪你。”邺蕴抽回自己的手,背对着邺杭,此刻的她没有任何的感觉。早已经麻木了。

    “你可还记得母亲的话吗?”邺杭知道邺蕴不生气了。她已经对他失望了。

    “母亲说过,每一个人都是一颗美丽的珍珠。她们在还是石头的时候接受了蚌的打磨,蚌磨平了她们的棱角,磨合了她们的伤疤。让她们变成了耀眼夺目的珍珠。其实时间就是蚌,他会帮你疗伤,让你长大!”邺杭眼中满满向往,他希望他也是那一颗珍珠。

    “蕴儿,你也是一颗珍珠!而那玄墨就蚌,他的存在只是为了磨砺你,让你更加美丽,而不是陪伴在你的左右,哥哥这样说你可懂了?”

    轻柔的语气,温柔态度,让邺蕴不得不承认此刻的邺杭是一个好哥哥的同时,更加是一个好戏子。邺蕴也知道,她的哥哥是怎样的人也不会再相信他了。

    “哥哥,我累了,我想休息一下!”邺蕴的话充满了疲惫感。听见邺蕴这样说,邺杭也只好离开了。

    “珍珠?蚌?哥哥的眼中只看得到耀眼的珍珠吗?哥哥,我并不想成为珍珠。我只想做一个沙粒,永远陪伴在蚌的身边。而不是耀眼孤独的珍珠。哥哥你可明白,我想要的只是沙粒而已……”

    邺蕴一个人呆呆的望着天空,想的出神。

    “玄墨,如果我不是他的女儿,如果我不是公主,如果你不爱夜姬旋翎,那你会不会看看我呢?我想不会吧!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我的身份而厌恶我,你厌恶的是那软弱的性子吧!我也一样……如果我愿意为你改变,你可愿意多看我一眼?”

    “蕴儿,参加完这个宴会之后我们便会去吧!父皇也在惦记你呢!”

    邺杭轻轻抚摸着邺蕴的额头,语气温柔,平缓。已经全然看不出他昨天凶狠了。

    “蕴儿遵命!”

    邺蕴不着痕迹地转过自己的身子,不让自己与邺杭对视。她怕邺杭看出自己的不舍,更怕邺杭对玄墨痛下杀手。

    邺杭看见邺蕴的反应也没有生气,只是唤来仆人收拾东西,即刻进宫。

    ……………………………………宴会上……………………

    早早地就到宴会上的邺杭,现已经与大臣交谈甚欢。

    而同样早到邺蕴的心思却一直都曾留意那一个本该坐着玄墨的空位,一直看着那个位置。直到外面喊了一句“玄国太子玄墨到”方才把邺蕴的思绪拉了回来。

    “蕴儿,你不要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情。”邺杭虽然在和众大臣周旋,却也看到了邺蕴那炽热的看着玄墨的目光。

    “蕴儿明白!”一句话让邺蕴的脸变得毫无血色。

    不久又听到外面传来声音“公主,驸马到!”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门口,集中在那一对神仙眷侣的身上。唯有邺蕴一人的眼睛凝视着满眼血丝的玄墨,心疼不已。

    此刻的玄墨早已无心关注是否有人在看着他了,他的一颗心早就被门口的那一对恩爱夫妻给扎碎了。

    是,他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很般配。夜姬旋翎紫衣绝色妖娆,而拓拔玄谨一袭紫衣高贵邪魅。这样的他们真的很般配,很般配。

    玄墨苦笑一声,低头一杯接一杯得喝着苦涩的酒。

    邺蕴看着这样的玄墨,心虽痛,可更多的是嫉妒,是不甘,更是无奈。

    宴会开始了,歌舞升平,觥筹交错,所有的人都被这热闹的氛围包裹着。

    突然,就传来一阵巨响。

    玄墨缓缓起身,喝醉的他一步一晃地走到了夜姬旋翎的身边。

    “旋儿,我真的不想放手。我做不到!旋儿,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这一次……”

    玄墨痴痴地望着夜姬旋翎,接着酒意道出了心底最深处的话语。

    “住口!玄墨,我们已经不可能了。无论当初如何现在我都已经不在乎了,因为现在我爱的人是谨。”

    拓拔玄谨搂着夜姬旋翎的腰突然一紧,将夜姬旋翎牢牢的禁锢在了怀里。

    夜姬旋翎想推开他,可是他的力气太大了,夜姬旋翎也就只好由他去了。

    夜姬旋翎又接着开口打断了玄墨的话,也打破了玄墨最后一丝幻想。

    玄墨无力地跪坐在地上,脑中不停地回荡着夜姬旋翎说的话。

    “都已经不在乎了,不在乎了,连生气都不会了。”

    邺蕴站在不远处看着那个狼狈不堪的玄墨,心如死灰。

    那个如同月亮一般高贵的男子,如今却为了一个女子变成这幅不堪入目的模样。

    玄墨,你还真真是爱惨了她啊!而现在你应该死心了吧,我也该退出了。

    “玄墨,翎儿爱你之时,你未曾珍惜,翎儿离你之后你又悔不当初,你把翎儿当成了什么?你又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玄墨,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永远在原地等着你,你也没有那个资格!”

    拓拔玄谨的一番话震惊了玄墨,是啊!他又有什么资格让旋儿等着一个伤害过她的他。

    “旋儿,对不起,是我喝多了,做了让你难堪的事情。我向你道歉!希望你幸福!”

    玄墨的语气极其平淡,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一切。是啊!不接受又能怎么样,木已成舟,再难回头。

    玄墨的放手让所有人震惊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不仅仅是玄墨对夜姬旋翎爱,更多的是玄墨对夜姬旋翎的忍让和呵护。

    “玄墨,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身为皇族的你没有先顾及皇族的面子,而是先考虑夜姬旋翎的感受。这就是你对她的爱吗?玄墨,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啊!”

    邺蕴的心一瓣一瓣地被剥开,那种痛,唯有爱过才懂。

    邺杭作为一个局外人,没有插手这一切。可这一切都由他主宰着。看着这个结局,邺杭勾唇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