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十六章:初露野心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翎王看事情都已经差不多了,便起身向大家说道:“现在宴会正式开始,歌舞起!”

    一瞬间大殿上就变的热闹非凡,众人也就渐渐的沉浸在歌舞之中忘却了刚才的事情。

    突然坐在一旁的邺杭缓缓起身,走向大殿中央。

    “邺杭因一偶然的机会得了一神物,但邺杭身份低微,恐亵渎了神灵,故而将它进献给翎王。”邺杭微俯着身子,一脸恭敬的说玩完。

    又挥了挥手,不一会就有人台了一个盖着布的大箱子上来。

    邺杭又上前解释道:“这个箱子里面装的便是邺杭偶然得来的神物了。”

    “邺太子怎么不将那布揭开啊?你这样盖着布我们怎么看呢?”一些大臣看着那个所谓的神物,心中的好奇心蹭蹭蹭的就上涨了。

    邺杭听了这话说的微笑着道:“大人有所不知,这神物不可见光,它一见光它就不受控制了。”

    邺蕴听了邺杭的话震惊了。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个盖着布的大箱子,她没想到哥哥居然真的把那个东西拿了出来。

    邺杭慢慢的靠近那个箱子,手伸向了箱子上面的布上。邺蕴的看着邺杭的动作,心也随着邺杭的动作而慢慢被提了起来。

    “等等!”就在那块布将要被揭开的时候,邺蕴忍不住叫出了口。

    众人的注意力本都集中在那一块布上,邺蕴突然的叫声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邺蕴看着众人,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不妥,但是这件事情她已经没办法退缩了。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邺蕴只好又接着说:“王兄,它是神物,怎么能那么轻易地面世呢!我们应该要举行一个盛大的典礼来迎接它才是啊!”

    邺蕴的引起了邺杭的不满,邺杭微皱眉头,看着邺蕴。

    又转身对着翎王说道:“蕴儿这丫头被父皇和母后给宠坏了。不识礼数,还望翎王不要怪罪。”

    邺蕴看着邺杭的动作也知道哥哥是在为自己开脱,可是她却真的不能拿在场那么多人的性命开玩笑。

    “翎王是蕴儿无礼了,但是事关重大,蕴儿也只能用如此方法来阻止王兄了。还望翎王先听听蕴儿的意见,再怪最蕴儿也不迟不是。”

    邺蕴温润有礼的样子让翎王十分满意,翎王点点头示意邺蕴说下去。

    邺蕴看着翎王的表情她知道自己成功了。便告诉了翎王自己的“借口”。

    “其一,这神物不得见光,如果见光它就会异常暴动,这不就会很危险吗?

    其二,此乃神物,我们自然要用一个最盛大的典礼来迎接它。

    其三,今天本就是为了公主与驸马的大喜而设置的宴会,如果因为这个神物而夺走了公主与驸马的主角那不是喧宾夺主了吗?相信这也不是翎王想看到的对不对?所以蕴儿才会在这最后一刻喊住了王兄,希望翎王不要怪罪蕴儿鲁莽才是!”

    翎王看着那个娇小的人儿,突然想起了女儿年幼时的模样,也就答应了她的请求。

    “公主的话确实有道理啊!朕不可为了这神物而让朕的宝贝公主受委屈啊!那就依公主所言,再重新举行一个宴会来迎接神物吧!不知太子可愿意?”

    翎王看着一旁恭恭敬敬的邺杭心中突然生出阵阵寒意……

    邺杭没有被翎王的眼神吓到,他仍旧是恭恭敬敬地回答翎王的问题。

    “神物邺杭已经送给翎王了,那自然也就由翎王做主了。翎王说改日在为神物举行宴会,邺杭又怎么会不同意呢!到是邺杭觉得愧疚,是邺杭考虑不周,还险些破坏了公主与驸马的好日子,希望公主,驸马不要怪罪邺杭才是。”

    说完邺杭又向夜姬旋翎的方向行了一个礼,夜姬旋翎与拓拔玄谨对视一眼,拓拔玄谨又起身挥了挥手。

    “太子不必客气,太子送礼本就是为了庆本王与翎儿的大喜,本王感谢你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罪呢!太子真是多虑了。”

    拓拔玄谨的话虽不咸不淡,却也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既然大家都已经同意了。那这宴会就继续吧!”说完翎王举起酒杯先饮了一杯,之后又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