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十八章:邺杭的疯狂2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邺杭的眼睛充满了血丝,极其愤怒。他望着那个她从小疼爱到大的妹妹,如今背叛他的妹妹,痛不欲生。

    “蕴儿,哥哥可曾亏待过你?哥哥可曾欠过你什么?还是哥哥做了什么事情你不满意啊?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是我的妹妹,我最疼爱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亲的人,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

    邺杭向邺蕴怒吼着,一句一句地宣泄着他的怒火。

    邺蕴整个人瘫软在地,泣不成声。她拉着邺杭的手,慢慢的靠近邺杭。

    “哥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你从来不会把权利放在眼里的。可是现在的你却把权利看得比什么还要重要。哥哥,不是蕴儿变了,真正变的人是你!”

    “哥哥其实你是蕴儿的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哥哥求求你不要,不要变成蕴儿不认识的哥哥好不好?放手好不好?”

    一番话,震惊了两个人。

    邺杭从来都不曾想到,在她的心里自己是这样的哥哥。也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在他的心里是这么的重要。

    “蕴儿,对不起!是哥哥让你失望了。但是你相信哥哥,这一次哥哥一定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邺杭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你们看好公主,不要让公主有任何闪失!不然你们就提头来见吧!”

    第二天的宴会上……

    邺杭正打算当着众人的面打开箱子的时候。却突然冒出来一个人,阻止了邺杭的动作。朝堂上的大臣看着这个人勃然大怒。翎王见此情形只好出来主持大局了。

    “各位先冷静一下,先看一下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再做决定也不迟嘛!”

    有了翎王的话大家自然是不会再轻举妄动的了。只是他们不动不代表夜姬旋翎也不动。

    “父皇,这个礼物既然是送给儿臣的,那么就应该由儿臣来处置对不对?礼物是儿臣的,那动礼物的人是不是也应该交给儿臣呢!”

    夜姬旋翎俏皮眨着眼睛,这一个可爱的动作,让她那原本绝色的容颜更加夺目。

    “翎儿说的也有道理,既然动的是给你的礼物那就让你来处置吧!”

    翎王看着这样的夜姬旋翎又怎么忍心拒绝呢!只能是爽快地答应了。

    夜姬旋翎一步一步地靠近他,慢慢的走到他的身边。

    她的动作极慢,一步都走到了他的心尖上,他感到他的整颗心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他也知道这个女人很危险。

    他看着站在不远处袖手旁观的邺杭,向他投去求救的目光,希望他可以看在往日的情份上就自己一命。

    可是,邺杭你们自私的人又怎么会去救一个与他无关的人呢。

    “你为什么要阻止邺太子打开那个盒子”夜姬旋翎突然抽出一把长剑,抵那个人的脖子上。

    她那凶恶的眼神凌厉的口气,让人完全意想不到,她说刚刚那个撒娇的女子。倒像是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魔,而他就是被恶魔盯上的人。

    “因为那个盒子有问题。”那个人颤颤巍巍的回答了夜姬旋翎的问题。

    “盒子有问题,你又是从何得知盒子有问题的?这里是皇宫内院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夜姬旋翎的问题一个接一个,一个比一个更加的凌厉。似乎只要她再问一个问题,那个人就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招供出来了。

    “这个盒子原本就是我的,有没有问题,我自然比谁都更清楚。至于进皇宫,我是扮成侍卫的样子混进来的。因为大家都着急看神物,所以就放松了警惕,而我也就趁着这个机会混了进来了。”

    那个人衣服胆小懦弱的样子。却口齿伶俐地说出了一大堆让人意想不到的话。这些话,实在是不该让一个这样的人说出来。可是他说的话却毫无破绽。

    这一次夜姬旋翎该怎么做呢?

    邺杭的眼睛充满了血丝,极其愤怒。他望着那个她从小疼爱到大的妹妹,如今背叛他的妹妹,痛不欲生。

    “蕴儿,哥哥可曾亏待过你?哥哥可曾欠过你什么?还是哥哥做了什么事情你不满意啊?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是我的妹妹,我最疼爱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亲的人,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

    邺杭向邺蕴怒吼着,一句一句地宣泄着他的怒火。

    邺蕴整个人瘫软在地,泣不成声。她拉着邺杭的手,慢慢的靠近邺杭。

    “哥哥,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你从来不会把权利放在眼里的。可是现在的你却把权利看得比什么还要重要。哥哥,不是蕴儿变了,真正变的人是你!”

    “哥哥其实你是蕴儿的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哥哥求求你不要,不要变成蕴儿不认识的哥哥好不好?放手好不好?”

    一番话,震惊了两个人。

    邺杭从来都不曾想到,在她的心里自己是这样的哥哥。也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在他的心里是这么的重要。

    “蕴儿,对不起!是哥哥让你失望了。但是你相信哥哥,这一次哥哥一定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邺杭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你们看好公主,不要让公主有任何闪失!不然你们就提头来见吧!”

    第二天的宴会上……

    邺杭正打算当着众人的面打开箱子的时候。却突然冒出来一个人,阻止了邺杭的动作。朝堂上的大臣看着这个人勃然大怒。翎王见此情形只好出来主持大局了。

    “各位先冷静一下,先看一下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再做决定也不迟嘛!”

    有了翎王的话大家自然是不会再轻举妄动的了。只是他们不动不代表夜姬旋翎也不动。

    “父皇,这个礼物既然是送给儿臣的,那么就应该由儿臣来处置对不对?礼物是儿臣的,那动礼物的人是不是也应该交给儿臣呢!”

    夜姬旋翎俏皮眨着眼睛,这一个可爱的动作,让她那原本绝色的容颜更加夺目。

    “翎儿说的也有道理,既然动的是给你的礼物那就让你来处置吧!”

    翎王看着这样的夜姬旋翎又怎么忍心拒绝呢!只能是爽快地答应了。

    夜姬旋翎一步一步地靠近他,慢慢的走到他的身边。

    她的动作极慢,一步都走到了他的心尖上,他感到他的整颗心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他也知道这个女人很危险。

    他看着站在不远处袖手旁观的邺杭,向他投去求救的目光,希望他可以看在往日的情份上就自己一命。

    可是,邺杭你们自私的人又怎么会去救一个与他无关的人呢。

    “你为什么要阻止邺太子打开那个盒子”夜姬旋翎突然抽出一把长剑,抵那个人的脖子上。

    她那凶恶的眼神凌厉的口气,让人完全意想不到,她说刚刚那个撒娇的女子。倒像是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魔,而他就是被恶魔盯上的人。

    “因为那个盒子有问题。”那个人颤颤巍巍的回答了夜姬旋翎的问题。

    “盒子有问题,你又是从何得知盒子有问题的?这里是皇宫内院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夜姬旋翎的问题一个接一个,一个比一个更加的凌厉。似乎只要她再问一个问题,那个人就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招供出来了。

    “这个盒子原本就是我的,有没有问题,我自然比谁都更清楚。至于进皇宫,我是扮成侍卫的样子混进来的。因为大家都着急看神物,所以就放松了警惕,而我也就趁着这个机会混了进来了。”

    那个人衣服胆小懦弱的样子。却口齿伶俐地说出了一大堆让人意想不到的话。这些话,实在是不该让一个这样的人说出来。可是他说的话却毫无破绽。

    这一次夜姬旋翎该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