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三十五章:三个人的酒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翎儿,我来了,我来陪你了。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生我的气了,不是我故意来晚的,是有事情耽搁……”

    拓拔玄谨的泪盖住了他的话。

    “你起来啊!起来!我后悔了,我后悔放开你了。现在还来得及吗?”

    棺中的女子一改从前的沉静,静地让拓拔玄谨害怕。

    拓拔玄谨的手沿着翎的脸庞细细地描绘着,泪也沿着他的脸掉落在她的脸上。拓拔玄谨见到她脸上的泪,心中一疼,轻轻弗去她脸上的泪珠。

    “你看看你,怎么又哭了!”

    玄墨到时就看到拓跋玄谨轻轻为翎擦拭眼泪,那痛不欲生的样子让玄墨觉得恶心极了

    “拓跋玄谨旋儿已经离开了你就高抬贵手放过她吧。”

    玄墨冷冰冰地看着拓跋玄谨。“她活着时因为你不知受了多少苦难,如今她走了你就让她安心的去吧,不要再来看她了。”

    面对玄墨的话拓跋玄谨无话可说,他承认他确实给翎带来了许多苦难,要是没有他她应该还是那个冷冰冰的公主,在她的公主殿里面好好的活着吧!

    “你说得对,我就是个混蛋,我不值得翎儿如此待我。”看着如此自责的拓跋玄谨玄墨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了。

    可这些话却都是他的心中所想。

    “两位都不要再争了,这个选择是公主自愿的,与谨皇无关。”卢月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阻止了他们的对话。

    “公主也不希望看到二位如此吧!”卢月放下手中的金元宝,转过头对二人说道。

    两个人被卢月这样一说也都觉得羞愧了,纷纷拿起一旁的金元宝烧给翎,希望她在另一个世界可以过得好。

    很快一篮子的金元宝就被两个人烧完了,可两个人却丝毫没有想要离开。“两位,公主吩咐卢月给两位一些东西。请随卢月走一趟吧!”

    卢月的话让两个人一怔,却也没有太多的动作就直接跟着卢月去了。

    卢月走到了翎的房前停住了脚步。

    “请二位在此等候片刻,卢月去去就来。”卢月转身就进入了房间。

    等了一会卢月就从房间里出来了,她的手上还抱着一个雪色的盒子。卢月从盒子里拿出了两封厚厚的信。

    “这信是公主知道自己期限不多是写的,吩咐卢月在她去后将信亲手交到二位的手里。”

    卢月将信分别交给了玄墨而人。“公主说您二位拿到信后就不必再来公主殿了。”

    卢月做完翎吩咐的事情就离开了,留下两个男人在原地不知所措。

    回到驿站的两个人打开了信封,信封里唯有一句话: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两个人拿着信,露出真心的微笑。

    “翎儿你放心……”

    两个人放下心中的一切在酒楼喝的酩酊大醉。

    龙宫里的龙承也同样醉得一塌糊涂。

    “翎儿,你在怪我吧!”

    龙承躲在龙宫不敢去看翎,他被自己的愧疚琢磨地半死不活,整日与酒为欢。

    翎王与翎王后虽然也得到了翎的信,心中的伤感减轻了,可痛苦却仍然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