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第四十六章:醒来,最痛的惩罚!上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第二天早上,青墨早早地就到了拓拔玄谨的门口等着,可是却迟迟不见他出来。

    “青墨,你这是干嘛呢?”青翼路过这里看见青墨站在拓拔玄谨的门前就问了一句。

    “哦哥,我在等爷呢!”青墨有点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

    “爷还没有起来?”青翼那紧张的样子就差冲进去了。

    “没有啊!我从早上一直等到现在我都没有看到爷出来。”

    青墨不知道青翼为什么这么激动,不就是晚一点起床嘛!至于的嘛。

    “遭了,爷一定出事了。”青翼拿起剑就要往里面冲去,青墨不懂,就把青翼拦在外面。

    “哥,你这人真是的,爷不就是睡个懒觉嘛!你至于这么激动吗?”

    被拦下的青翼无奈地看着自己的蠢弟弟。

    “你才来爷的身边,你自然是不懂。爷这个人做什么事情都有一个规矩,他是不会坏了自己的规矩的。所以爷一定是出事了。”

    青墨听青翼这样说立马就认识到了事情的重要性,跟着青翼冲到了拓拔玄谨的营帐里。

    营帐里:

    所有的东西都在原来的位置,营帐里很安静,根本不像有人去过的样子。

    “哥,你看,我就知道是你多心了吧!大惊小怪的。”青墨把剑又收了回去,大踏步走向床边。

    “爷,时候不早了,您应该起身了。”青墨在拓拔玄谨的耳边喊着,却也不敢喊大声了。

    青翼则是在一旁看着青墨,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可这一切都告诉他是他想多了。难道真的是他想多了吗?

    转过头见青墨还在喊爷,心里的疑惑更加的多。“爷还没有起来吗?”

    “没有,我都喊了好多次了。可是爷就是没反应。是不是没听见啊!那我应该喊大声一点吗?”青墨纳闷了,这爷怎么这么懒了?

    青翼突然上去把拓拔玄谨的帘子掀开……

    那一瞬间两个人就那样愣在了哪里。

    龙承:“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告诉你吧!救翎儿唯一的方法就是要你的命,只有你死了翎儿才可以醒过来!”

    拓拔玄谨:

    “我死了翎儿就可以醒过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龙承:“你想知道理由吗?”

    “因为她把她的魂魄放在了你的身上,只有你在受重伤的情况下自愿死去,翎儿的灵魂才会回到她的身上……”

    拓拔玄谨:

    “翎儿,我不值,不值……”

    拓拔玄谨的魂魄在天地间游荡着,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只有对翎无尽的思恋。

    突然一道白光照在了拓拔玄谨的前面,让他的眼睛难以看清楚前面的物体。

    “你终究还是回来了,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宿命吗?真的好不甘心啊!”

    一个女子的声音传进了拓拔玄谨的耳里,那个声音充满了幽怨。

    “翎儿,是翎儿的声音。”拓拔玄谨想要寻找那个声音的来源……

    “您醒了!”

    一个身著蓝衣的貌美女子在他的身前端坐着,见他醒过来又急急的唤来了许多的婢女,为他梳洗。

    他趁她们给他梳洗时仔细地观察了这个房子,不知为何这个房子给了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封哥哥,你会永远陪着翎儿的对不对?”

    女子身穿粉衣,笑容甜美无暇。拓拔玄谨看到女子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句“翎儿!”

    拓拔玄谨伸出手想要触碰翎,可那女子却消失不见了。是看到她的笑容,渐渐淡去。

    画面又转到了另一边。

    “从今天开始,封就是我们家族的族长!”

    年迈的男子这样说着。可被授予族长一职的男子却一直没有反应,直到一个女子的出现。男子才转过身来。

    为什么那个人和长得一模一样,而那个女子也和翎儿一样,难道这是我们的前世,我们前世就已经相爱了?

    拓拔玄谨的脑中闪过无数的画面,他和翎的相识,相知,相爱,再到后来的一切的一切!

    “翎儿,我想起来了,我是封,是你的封哥哥!我回来了!”

    得知封的死讯,用最快的时间处理了一切事宜的龙承急匆匆的赶到了凤族,到了凤族的冰室里,才发现冰棺早已经被打开了,棺中那个女子也消失不见了。

    龙承无力的跪在冰棺的一侧。“翎儿,我还是来晚了,我到底还是失去你了。”

    “龙承,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突然出现在身后的翎让龙承黯淡无光的心撒进一丝光芒,可下一秒却翎的一个巴掌却又让他回到了现实。

    “翎儿,我是想要救你的命啊!”

    龙承捂着被翎打过的半边脸,声嘶力竭的冲翎呼喊着。他再也忍受不了这种被自己深爱的人忽视的味道了。这一次,哪怕是恨,他也认了!

    “龙承,我宁死也不愿他受到半点伤害。”翎丢下这句话,直奔封族。

    “啊!为什么?明明我也为你付出了那么多,可为何你的眼睛就是容不下我?”

    龙承疯狂地在冰室里撞击着,不知道过了多久,龙承失去力气,躺在冰上,望着混乱的冰室默默流下眼泪。

    冰室外:

    “不愧是情圣啊!为了翎公主什么事情都做了,殊不知这一切都是我的计划……”

    男子看着冰室里的龙承眼中满是“敬佩”

    “等一等!”正向封族赶去的翎突然被雷神给叫住了。

    “雷神,你找本宫何事?”翎的语气十分的友善,这雷神是谁有神里面最低调的一个,而且为神忠厚老实,在神界颇得人心。

    雷神见翎这般模样,羞涩的不得了。“其实我只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告诉你……”

    翎火速赶到了封族,却正好见到一个女子在为封更衣。

    你不是从来不让任何人近你的身的吗,你不是不喜女子吗,怎么?如今都变了吗?

    翎怒气冲天的望着那一对“狗男女”,慢慢的靠近了封殿。

    本来在更衣的封突然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气。下意识的看向翎的方向。

    “翎儿,你来了!”

    封惊喜的笑出了声,甚至忘记了自己还在更衣。直接就向翎跑去。

    “你这样过来你不怕人家姑娘生气啊!”翎没好气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傻瓜,心中却早已为他的行为乐开了花。